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此木是柴的博客

世间一粒尘埃,出自茫茫人海。

 
 
 

日志

 
 

【原创】麦熟杏黄时  

2017-06-07 09:27:25|  分类: 云水禅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麦熟杏黄时 - 此木是柴 - 此木是柴的博客

 

 

端午前,我给老家拨了一个电话:“三伯,咱家的麦啥时候熟?!”

那边立即传来惊喜而又警惕的语气,——我叫“三伯”后“噢”的应声拉得老长,自然地如步入“久违的隧道”。“出”后见到的不是阳光,却是“满目的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你问哪个干嘛?”

这个感觉我熟悉。如同每次接到“久不来电”同州姑父的电话,仿佛真有大事要发生。无事,已是偶尔。——这感觉对于中年,尤其近几年的我而言,更是如此。

 

【原创】麦熟杏黄时 - 此木是柴 - 此木是柴的博客

 

 给三伯打电话前,我正好翻到过去从老家拍的麦熟杏黄的照片。虽对端午节的事宜只字未提,但嘴里老说醉酒般语无伦次的话:“没啥,没啥,我就问问,我就问问,问问咱家的麦子啥时候熟。”

“连麦都不知道啥时候熟了?就这几天,端午前后。”三伯奚落着我,听我还在说醉酒般语无伦次的话,便“寒暄”一阵后,我极木讷地挂上电话,似乎还有话没有说完。

 

【原创】麦熟杏黄时 - 此木是柴 - 此木是柴的博客

 

我努力地回忆他刚才在电话里说的每句话,似乎麦这几天就要熟了!那千枝柏的杏也该黄了!杏黄没黄,三伯虽没说,但我知道它们已是卖馍的不离笼伴的关系!

记忆开始清晰,境况却已今昔两向。拍照当日,是母亲的一周年祭日。

 

【原创】麦熟杏黄时 - 此木是柴 - 此木是柴的博客

 

 那天早上,我一个人背着相机,在太阳未出前,出门向北绕过沟渠,上到窑背顶上的娘娘庙,俯瞰红花沟和整个水地的麦田,黄灿灿一片。山坡上不时吹过的微风里,一片泥土和麦子的本香。阡陌垄上,头挂收割机的拖拉机正赶往麦田;枣红秦川牛和发黄的人们拉着架子车,已走在麦垛摆放整齐,只剩麦茬扎人的麦地;上地早的收麦人,手中的弯镰儿已不再是割麦工具,而是梵高(荷兰后印象派画家,终生共画麦田系列作品几十幅,崇敬自然,赞赏体力劳动者,不为上流社会的所谓贵族画像,只画村庄里质朴的百姓,与世俗抗争,是人类伟大灵魂的“守望者”)或让·弗朗索瓦·米勒(法国画家,拾穗者是代表作之一,1857年创作)手中的画笔。——只有他们,才有资格在这大地作画;也只有他们,才能让大地最好的倾诉与表达。

【原创】麦熟杏黄时 - 此木是柴 - 此木是柴的博客

 

 一声“算黄—算割—”掠过苍穹,心里惊叹:这料历了九月,经了犁耙耱耩耕种碾务弄的庄稼——就要收了!这丰盈的乾坤也转眼成空,即将转入下一个轮回!

娘娘庙不远处,是一片杏园。黄黄的杏儿挂满枝头,就像深宫里的佳人等待郎归,翘首期盼。低头处,熟透了的杏儿落了一地,皇恩竟如此浩荡!浩荡到——皇帝随了闺怨的一凡妃儿,流落到民间来度生!这究竟是哪位朕?渡的何种情?

【原创】麦熟杏黄时 - 此木是柴 - 此木是柴的博客

 

如此伟大的章节,竟被收留在我—一介凡夫俗子的眼中。我究竟是——人间睹了物丢了魂的阿凡,方才忆起:如此这般的杏儿,小时候压根留不住,未黄便被“小毛贼”的稚手“偷了去”,而他们却要承受耐不得的酸;长大后望其兴叹,待花了钱,尝到嘴,却要承受支撑文明的“挣钱难”。如今,熟杏挂满枝,落满地,被鸟食,确是栽杏的奇叔奇婶染了疾,顾不得,只留这片光景独追忆……

从娘娘庙又下到沟渠畔,边上的地里,LZ爸爸正拉着麦耙,耙着掉落在麦茬地的零散麦穗,以颗粒归仓;可多年前患疾的LZ,就像一道梦魇,落在地上,就再也没能耙着。

 

【原创】麦熟杏黄时 - 此木是柴 - 此木是柴的博客

 

翻过沟渠,走到下水地的路上,巧遇豁豁哥在渠南鸭舍收蛋,我们隔渠对话。他夸我“每次回来都要在老家齐齐转一遍”,我说“我就想四处看看,看看老家哪里有了改变”;我问他“近来家里咋样”,他告诉我“你莲姐身体不咋好,整日背着药罐;鸭子是个张口货,为了补足药罐,还得当事张口货;此二项下来,等到晚上上了炕,浑身就像弹了花”。言未尽,我便有“走掉”的想法。可是往哪走?这可是我在彼岸——日思夜念的老家,已深深地融到我的骨肉里。

 

【原创】麦熟杏黄时 - 此木是柴 - 此木是柴的博客

 

走到水渠沿边时,太阳已升得老高。这时,遇见与母亲“狗皮褥子没反正”的莲姐,以及香花嬷嬷。她们看我走来,顿时停止洗脸,向我谈了一些有关母亲的话题。

莲姐告诉我,她已梦我母亲好几次;去年在西安看病时,还遇见过一位和我母亲头发相似的人,好几次看着背影,她都差点喊出“婶婶”……香花嬷嬷一说三叹:“唉,你妈争气……唉,都一年了……唉,我还给你三妈说,人在不显然,走了时间如流水……”我告诉她俩“我梦母三次,却只见一次正面”的事实,嬷嬷说:“唉,你妈那人争气,知道你们平时忙,不愿打搅……”

 

【原创】麦熟杏黄时 - 此木是柴 - 此木是柴的博客

 

闻罢,我头转向一边,看眼前——能看得见的金灿灿的麦田,也看远处——娘娘庙边,看不见的——杏园。

 

                                                                     2017年5月30日古都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