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此木是柴的博客

世间一粒尘埃,出自茫茫人海。

 
 
 

日志

 
 

【原创】白水下了今年首次冰雹,你信吗?  

2017-04-17 16:31:08|  分类: 云水禅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白水下了今年首次冰雹,你信吗? - 此木是柴 - 此木是柴的博客

 

 1

       昨日下午,老同学发来图片,谈起他们白水落今年首次冰雹的时候,还附上一句“苍天疯了!!!”的“补充”。当时,他在汉中学习完后回渭城的途中。而我所在的渭城,则艳阳齐天,超脱不太明朗的碧空,有了几分潮热,走两步,身上会渗出几滴不大不小的汗来。
       这样的情景,怎么也与冰雹连接不起来。就像几日前,富平澄城一带(其他地方有无此类事件传播不得而知)流传的《往赵村樊村去的路上发生校车事故》一般,有图有真相,现场惨烈,跟真的无什么两样。白水冰雹与渭城天气,与校车事故,尽管两两实难连接,但事我信。
       一则,作为一位长期工作在基层的干部,他有无数玩笑可与我开,但绝不会以此为噱头。好歹,他很清楚冰雹一旦落下,对百姓,对“亿万人民的口福”的白水苹果,将意味着什么,不容多说。
       二则,我有在北部山区工作和生活的经历。想起自己在黄龙山下乡上工作那会,见了我人生最大的冰雹,跟核桃似得。时值六七月,冰雹落下时,打得我玻璃窗破了,辖区群众的苹果,辣椒,烤烟,西瓜等经济作物几乎绝收。灾情发生后,向上报送的雹灾文件信息,雪片似的飞了去,只换得一次“上级下乡查看灾情”,记得当时乡党委书记还是有心,让灶房师傅把冷冻在冰箱的冰雹端给上级,还从眼里渗出几滴受灾的泪花,这事才真了,才换得当年“适当减税但绝不免税”的结果。后来,听说那次冰雹,还打死过西邻乡镇的牛。

【原创】白水下了今年首次冰雹,你信吗? - 此木是柴 - 此木是柴的博客

 2

        为避免雹灾,北部沿山一带的乡镇普遍重视防雹增雨工作,每年县人工影响天气办公室(简称“人影办”,第一次见到有这三字的制式车,我还以为演合阳线戏之类的剧团),从四月开始,直至十月,派出人员力量和防雹器械,由使用乡镇出资,全力人工影响天气。
       在我的记忆里,2002年4月底,“旭洲”四村即有霰(霰又称雪丸或软雹,比冰雹软,常在四月左右出现)降落,随后以此为信息,报送《渭南日报》并刊发。当时,有记者问我“霰”的概念,我解释后,他们得到一次“知识普及”,而我却想的是“霰”对群众生产生活的影响。
       一次下乡,与防雹队员在良甫河河滩抓蟹捞虾,头顶红红日头的晴空忽现黑梢高云,继而豆雨落地,只见防雹队长一声“快撤”, 队员们紧紧随从,迅即从河上岸,纷纷提起鞋袜,箭一般向摩托车奔去。“噗”地一声,此起彼伏,三辆摩托接连发着,连我在内五名人员坐车飞驰,上了三里坡,大约五分钟后,到达防雹队住宿地。队长跑向电台,作战似得拿起报话机喊话:“省台省台,我区域有雹云出现,雷达高显中上部位达45BBZ(分贝)以上,多普勒屏显达60BBZ以上,达到作业要求,“旭洲”作业点请求空域!”电台一阵“刺啦”,随即指示:“请做好作业准备,8分钟后进行作业,空域时间5分钟。”
       喊话完毕,队长配合其他两名队员,包括我和一位同事,从专门房子里搬出一木箱防雹弹,用架子车迅速推向驻地外边,架有高射炮的空旷地带。一瞬间,风雨交加,乌云密布,队员揭开炮身帆布,将炮眼位置调整好,把约30CM的军绿色炮弹准确装入炮筒,“8分钟后”队长一声“作业”令下,拉响拉火管,只听“嗵”地一声,一阵大雨临头倾盆,另一名队员将落地的炮弹壳拾到炮弹箱;队员又装入一枚炮弹,又听得一声“嗵”,透顶又一阵倾盆大雨;待十几发炮弹打完,一长两员以及我们“俩外人”均以落汤鸡而告终。
       雨由骤转密,由核变豆。雨地里,我们“俩外人”又将拉炮弹箱的架子车重新推回,驶过的麦场,有两道深深的车痕和十只伴随车痕的脚痕。回到防雹队驻地,刚擦了把脸,我便问队长:“刚才在河里你怎么能确定就要下(冰)雹呢?”他“嘿嘿”一笑,向我卖弄似得说:“凭啥?就凭你哥多年的经验。”我追了一句“到底是啥呢”,他告诉我:“其实没啥,我们农村人都有句‘黑云白梢子,下雹挨(澄城方言,读“nái”)刀子’的话,何况我还是干了多年防雹的正式人员啊!”果然,后来听到邻乡传来“有部分地方农作物被(冰雹)打”“‘旭洲’作业点准确增雨防雹”的利好消息。
       后来,还有一则驻乡电信站长被“外星人”吓得扔了摩托,腿脚摔得打了石膏的事。问他事情的经过,他先言一声“咱是井底之蛙”的话,而后倒出心底的“苦水”:
        那日雨前我正在梁家咀沟底钓鱼,眼看天色风向不对,便收起鱼竿,骑摩托杀回。不道半路看见空中有“异物”忽忽悠悠向下降落,我以为那不是“外星人”,便是中了邪,只想了脑中的事,忘了骑着的摩托,一跤把我摔得老远,人车分离。谁知,那竟是人家防雹队打出去的火箭炮弹,上面有降落伞托着一米多的炮壳,本来就是为了防止伤人,结果还是把我伤了。
       这事很快在“旭洲”传播开来,起初人们以为“说笑”,后来见到电信站长一连几月拄拐跛脚,都信得“踏踏实实”, 笑话也说报告文学似的,入情入理。

【原创】白水下了今年首次冰雹,你信吗? - 此木是柴 - 此木是柴的博客

 3

       这些事,若非亲眼所见,我这“旭洲”之南的“南方人”绝不相信。
       记得小时候,每有冰雹降临的时候,我问外婆“那是什么”,外婆让我问家里最年长的姥姥,姥姥以往日从未有过的严肃口吻对我讲:“把你眼睛赶紧闭上,哪有啥?别再乱看了,什么也没有!”
       孩童的我听此后,完全不能满足我的好奇心,一副打破砂锅璺到底的口吻继续问:“没啥?那地上明明有白白的,像圆溜溜糖的东西落了一地,还说没啥?……”
       姥姥立即放下手中的活儿,用三寸金莲的小脚紧赶到我面前,捂住我欲说还休地嘟囔小嘴道:“好娃哩,你再甭敢胡说了,你这不是寻得招孽哩?!”
       “我咋是招孽呢,我……”
       “不信问你婆去!”姥姥说服不过,抛下最后一句“绝话”来。
       正在窑后案上擀面的外婆手执擀面杖,吓唬似得说:“这娃,你竟不怕招孽?过来!”随即放下手中的擀面杖,一把拉住我的手,将我拉向窑门外,附在我的耳边悄悄说:“你跟你姥姥犟啥哩,婆都不犟。在咱这家里,你姥姥经得多,知道得也最多,落在地上那东西确实如她所说,叫‘孽’,哪里人不听话就落在哪,专门对付那些不听话的人,我娃听话,长短不‘招孽’了。”
       或许,是因为外婆说的很多,我也就不再“打破砂锅璺到底”了,当日有关“孽”的事画了一个令我十分糊涂的句号。
       后来,姥姥死后,在一次冰雹过后,听大门外人们闲聊,其中,外婆对农庄的人们说过这样的话:唉,今年我看庄稼不会咋好了,谁家干一整(庄稼),都招(架)不住这一场愣子(澄城方言,意指冰雹)啊。对了,我听人说,这愣子的下法是轮哩,今年是咱这块,明年就跑到别处去了,咱就只能盼明年有个好收成了……
       大门外的人都知道外婆是村干部的内人,见多识广,说出的话,自然也就比其他人可信多了。
       我呢,仍是一头雾水。眼瞅着“孽”成了“愣子”,而且下法是轮的。
       当我毕业到“旭洲”工作后,为外婆谈起沿山地带见云即雨多冰雹的话题时,她一改往昔的神秘气,揭盖露底似得解释说:“就因为那是祸害,前多少年人都不爱提及,都把它称之‘孽’!”
       这一下子,才把我埋了心底多年的心事彻底疏解。在没疏解前,我却始终不信。

【原创】白水下了今年首次冰雹,你信吗? - 此木是柴 - 此木是柴的博客

 4

       如今,在这信息发达,几近爆炸的时代,形形色色的信息培育了形形色色的人群,形形色色的人群发布着形形色色的信息,“真的”“权威发布”,“假的”“据次媒体”,为寻得一个真实谈何容易?
       最有意思的是,某某“权威”发布了这么一段天下咋舌的话语:中国人民相信我们的程度,可到“即便报道错了,也会认为对的”的程度。但没经过经历检验,熟知是真是假?何况,有些信息的真假除了经历检验外,还需要时间,历史和人心的检验。
       我怀念从前,怀念从前的慢,就像木心先生,字句斟酌,致敬岁月的诗篇:

记得早先少年时
大家诚诚恳恳
说一句 是一句

清早上火车站
长街黑暗无行人
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从前的锁也好看
钥匙精美有样子
你锁了 人家就懂了

       现在人忙,我亦是现代人其中之一。其实,我已无心去辨别这冰雹是否下了的真伪,而在乎消息的背后,是否有人亦如我小时那样,模糊地被认定为“招孽”后,用了二十余年的功夫寻找“招孽”的定义,以及究竟有多少人“招了孽”的消息。因此,信与不信,不过是捅开事实真相前的一道窗户纸,而捅开窗户纸后的价值取向,却往往是佐证事实真相的有效证据。
       当然,我这则信息,君亦有信可不信亦可的权利,不妨以明日的“权威媒体”“正规渠道”为准罢。

                                                                                  

                                                                                        2017年4月13日彼岸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