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此木是柴的博客

世间一粒尘埃,出自茫茫人海。

 
 
 

日志

 
 

【原创】渭南桃花源②  

2017-02-24 14:16:30|  分类: 家乡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渭南桃花源② - 此木是柴 - 此木是柴的博客

 

       在“老韩”的“指引”下,闻得渭南西塬正新建“桃花源”的消息,我心窃喜,拾掇起久未动过的无敌兔,顿生奔往其中,一探究竟的念头。
       “老韩”者,西塬人士,自教工行列转入行政招商,谈起区情概况,如数家珍,所闻者如听教工授课,颇有几分收获。细细道来,皆有口才记忆,文学素养,做人品性等等,一一横沉铺张。久而久之,其言,为众悦;其指,为众探。
       今逢我打听桃花源的下落,她告我“所处西塬三张,日前在建,但愿无失望之想”的温馨提示,我问具体路线,她告我“路好走,上了西塬自有招牌提醒,若嫌麻烦,可导航前往”。打开导航,果然有“桃花源民俗文化园”的标识。
       近来天公凄惨,霾重,黄土漫天,典型的黄土高原的三月。——渭北三月更甚,仅那整夜的风,满目的尘,便足以让人心悸,烦闷。末了,还得噘着嘴儿,放着狠话,忍着性儿,擦洗一番。
       车子如入瓮之鳖,先沿渭清,后沿渭兰公路蜿蜒蜗行,两旁聚众无数,皆在忙着趁了日前的时令植绿补绿,但愿能换得“山清水秀一片新”,可那天的到来究竟何日,终究是来不及想的“多事问题”,索性先把绿植了补了,有无水“随后再议”。
       但这会的风搅土确是谁也避之不急的,植绿补绿的女人们纷纷包起红绿头巾,男人们不怎么讲究,照旧掂起锄儿抡着,用锨铲着。如我们一样的行者,车窗则关得严严实实,车里弥土远非除尘剔垢那般简单,单就车里出来几位活兵马俑的尴尬这一项,就够笑到十里之外,常谈常新。
       上了塬,地势一片开阔,沿了“三张镇”“桃花源景区”的标示牌径直南行,至不足十里处,路急转西南,飞瀑直下,一个鹞子翻身未完,正爬坡时,便有“掉头转弯”的导航提示。
       待车头调好,放眼刚才鹞子翻身时的谷底,一片青砖古建筑群呈丝瓜状,占尽南北川道;四周山峦屏障,树木遮掩,大有曲川通幽之味道;同行者皆叹“费时枉路”,我则打开镜头,起身下车,于山尖处,——“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般,侥幸地摄起桃花源来:一川在建的古建筑群宛若仙子下凡,平地上,山脚根,山峰顶,清水畔,落地无序,铺排有章,散中不无逻辑,个中彰显风范,似曾相识,又记忆变淡。
       至于回返车中,面对“路都认不准”的说辞,自有“旅行者,从无枉路之说”的心迹表露。离了“枉路”,重涉“桃花源”。
       源外约有三里青砖招客廊,附有古灯搁置两侧;长廊行罢,“桃花源”三字赫然标示于画梁雕栋其间,东西各置仰天石狮一尊,此作迎客门;待尘脚入门,东有方池荷亭修山脚,西有正院厢房待客道,中有三洞拱起之方正飞檐阁楼,可钟可鼓,司职朝暮;若非工人嘈杂,机器喧嚣,尘脚着土,若入西京长安,坠入浮华。

【原创】渭南桃花源② - 此木是柴 - 此木是柴的博客

 

 

       行过方正阁楼,山脚中殿,殿外各有东西配楼把守,呈钟鼓之势,颂扬东方文明;殿宇为圆松雕梁青砖砌墙所撑,覆有蓝瓦拱顶四方飞檐装裱,可谓小施恢宏;步过其下,但见涂黄梁柱时有漆松之味阵阵袭来,坐禅修道之念油然而生,却不知香火之财是贵是贱?好在此时并无香火,亦无僧人道士,此关可绕不提。
       虽“此关可绕不提”,但目前依坡而建之正殿,突起通天,必仰之可视,其石阶足有百数之余,其体力不得略矣。东西亦有配楼可瞻,石阶二侧植有松柏层层,蹬阶至顶者,皆腿脚酸软,叫苦不迭。依国人文化之逻辑,其殿必有“大雄宝殿”之通笔,裱置其宇以正名。
       穿过正殿门,南有辅殿延续恢宏之势,青砖围墙开有花纹古牖,方的,圆的,六边的,窥外风致各异,好不热闹。窥之东西,两川相夹,顿觉置身凌空,雾起云涌。南方恰有玲珑塔召归接应,仿佛塔有至亲等候。

 

【原创】渭南桃花源② - 此木是柴 - 此木是柴的博客


       置身峰顶,临川窥谷,东有白杨密植成林,羊肠小道清白可辩,阳坡榆枝含苞,呈紫待放;西有残荷漫池吞川,巨龙长廊盘旋其间,亭榭水阁连线,游人入画;更有目前遥远荒村,忽隐忽现,仿佛与我叫阵,捋须卖老,答也不是,不答亦不是;复有谷底水围之城郭,门前水流淙淙,腹背街市嚷嚷,后依青山巍巍,大有清明上河图之儒。
       久观已生痒,近瞻必下山。下山时偶遇植绿二妇,我问“此路可下山”,二妇皆答“可”,又赞其“生财已有道”,她们但笑不再答。同行者与我随笑出声,一时竟忘了脚下之陡,山道之险,周身之困。
       沿城郭围转,叮当哐啷之声不绝于耳,循声望去,拱顶之上,殿宇之下,皆有无数能工巧匠者雕梁画栋,解板砌砖,领导一方。偶问其一“此作何用”,但闻“我只负责做工,不知作何用途”之声。我以笑作退,于城郭腹背大道摄入开去,宛若屠鱼之夫,豁出一剖腹之刀口,直抵命根之绝处。

 

【原创】渭南桃花源② - 此木是柴 - 此木是柴的博客

 
       道途石壁刻有“埋儿奉母”、“扼虎救父”等二十四孝典故,房屋整排矗立于壁台之上,马头墙昂首东方,透过囍字窗牖,院呈四合之状,惟南北房一览无遮,正房则为照壁所障,始终风勿进也。踱至头房,红柱三根立拱顶,栋梁五色潜宇下;壁雕富贵瓶充盈,巧立窗牖看究竟;风页松门开两扇,莲主笑生客相迎。
       客入其间,壶天别有乾坤。正方大场自由吞吐,戏苑台静空有脸谱,边上老翁正挥帚趟尘,仿佛繁华如烟,已成往事。徒留一道凄清,壁上“富贵长青图”浪得虚名,大“福”大“贵”仅作客观,遮天斗拱亦不过几只张牙舞爪的浮世苍龙而已。倒是穷途末路的石头拱桥,给了一些处世的参考:但见峰顶之玲珑塔,城郭之朱漆门,皆化为水中之倒影,被流水之匆匆所冲刷,到头来,竟不及山峦之巍然,水流之畅快。
       走出桃花源,繁华皆不见。但闻几声解板拉锯及工匠笑谈之音,其余皆化为车后漫天之风尘,似乎,陶潜是谓何人,亦不知所宗。同行者问我“久未此游吧”,我仅笑不答;知我出游者问我“桃花源之桃花已盛”,我答“桃花源里未必有桃花矣”。
       记得来时“老韩”的“温馨提示”,我想说:未失所望,至少,咸鱼的我有了近观山水的去处,周边百姓有了发家致富的门路,所谓穷有所得也。
     

                                                                                   2017年2月20日水轩心斋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