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此木是柴的博客

世间一粒尘埃,出自茫茫人海。

 
 
 

日志

 
 

【原创】五十一月后立春  

2017-02-13 19:36:10|  分类: 月后系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五十一月后立春 - 此木是柴 - 此木是柴的博客
 

1

       今日立春,又是开工日。
       舆论里出现两种声音:一种是对灾难的恐惧,一种则是对希望的憧憬。
       我属于后者。——尽管喉咙发炎生火,满目星光,但我仍然努力地活着。
       于是,我带着关注的人事物,又一次走进《为你读诗》,里面恰恰是——献给立春又开工日,——纪伯伦慰藉人们矛盾的作品——《论工作》节选。
       上面配了美国Grant  Wood的油画作品《春日乡间》:女人挺起腰干,拿着锄头在插满秧苗的田野上挖坑;男人弯腰弓背,俯地插秧;女人的坑刚挖好,男人就刚结束上一个坑的插秧;这画面实在是好极了。
       我像传播福音的使者,把立春之日献给开工人们的信儿传播:

       所有工作都是空虚的,除非有了爱;
       当你们带着爱工作时,你们就与自己、与他人、与上帝合为一体。

        什么是带着爱工作?
       是用你心中的丝线织布缝衣,仿佛你的至爱将穿上这衣服。
       是带着热情建房筑屋,仿佛你的至爱将居住其中。
       是带着深情播种,带着喜悦收获,仿佛你的至爱将品尝果实。
       是将你灵魂的气息注入你的所有制品。
       是意识到所有受福的逝者都在身边注视着你。

       我常听你们梦中呓语般地说:
       “雕刻大理石,在石中找到自己灵魂形象的人,比耕田的农夫高贵。”
       “捕捉彩虹,用虹霓在一方织物上绘出人的形象的人比制鞋的人高明。”
       但是我要说,——不是在睡梦中,而是在正午格外清醒中说:风对高大橡树说话时的声音,并不比它对纤细草叶说话时更甜蜜,
       一个人若能把风声变为歌声,又能用自己的爱使之变得更加甜美,他才是伟大的。

       劳动就是有形可见的爱。

       面对如此优美而又充满哲理的诗,我作为“新年新气象”系列的《年》诗创作起来,显得极其困难,就像薄透的冰渣,被一只大脚踩上,要么保持裂缝的状态,要么充满破碎的危险。

2

       清宝兄弟在朋友圈依然活跃,立春这天更是。
       大年初一他与我互施拜年礼时,说他胃癌多年的老娘在小年前两天去了,走得安祥,匆忙。
       当时于彼岸值班的我,竟难以描述听此消息后的况味。遂停留好久后,以我来彼岸三日母亲去世的经历,劝他说:“兄弟,那样人少受罪,也算另一种生了。”
       他应了声“是”。随之在立春日,以《立春》为题,云:

让我以茶代酒。
敬沧海,
敬桑田,
敬这世事无常。
敬光阴,
敬流年,
敬你执着依然。

明朝,
愿你以人为鉴,
知善恶,
明得失,
晓踏千沟万壑;
拟乱云,
定风波,
共消万古千愁!

       读罢,我仿佛看见他——整日穿梭于深山老林,吃方便面,就火腿肠,吸“美猴”烟,喝汉斯酒——脸上长满胡渣,裤腿沾满泥巴,孤瘦冷清的身影。
       又仿佛,听他说走夜路的感受:我不怕黑,不怕崎岖,但我害怕自己对着山的呼喊,只换来回声,却没有回应。
       但他,真的——
       有理想,深深地热爱着自己的果树培育;
       有魄力,抛弃了北京果树研究所的舒适,选择了扎根山沟的清苦;
       有人道,带着身患恶疾的母亲四处求医,当听说山里有药可治只身奔山采挖,甚至,用佛教音乐为果树杀虫,用中国军魂保护果树的原始基因不被外人所盗……
       他在小久保隆的《早春之声》下,一步步前行,行前。

3

       在去往彼岸的路上,北京798传来驻京同乡、中国画蚁第一人刘豫华先生举办彩墨花卉2017跨年作品展的消息,主题为《炸春》。
       《炸春》前,2016年6月初,刘先生将工作室安定在100多平米的孚王府,看着那个古香古色的劲,再看他正挂著名书法家丁嘉耕先生题写的“孚望阁”,其高兴溢于言表:
         “这个工作室的地段非常好,在(北京)二环内。走路10分钟就能到中国美术馆,15分钟能到王府井步行街,20分钟可到天安门。而且,工作室是老建筑,是清朝道光帝爱新觉罗·旻(mín)宁第九子爱新觉罗·奕譓(读huì,封孚敬郡王)的府邸,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府邸结构为上下两层,二层阁楼是孚王妹妹,皇帝公主的临时下榻,所以这个当年叫公主阁……”
        果然不负众望,不到一年功夫,便筹备了这场《炸春》。欣喜之余,我发了几句即兴,以表祝贺:

好一场炸春!
这是我,以及我的方式元春,
你不愿,也不是你的迎春,
无缘见,也不必在乎我去探春,
相信有,也无须曲意逢迎而惜春,
因为这儿,已炸春!

4

        我还想起昨晚与我共餐的C。
        “我现在又不是缺啥的人,为啥不好好活着呢?尽管父亲受到重创,犹如天塌,可毕竟天还是没有塌下来。新的一年,我要努力活得幸福一些,快乐一些!”
        “我应该是那种——整日除了工作家务,就是看书,——或就着爆米花,对着电脑写书的人,对吧?!”
       ……
       我除了作出“祝贺你”“是”的应答外,我已想不出其它更好的词语了。
       说实话,对于一位整日闷闷不乐的人来说,这语言已经非常阳光了。
       我打心眼里替她高兴。可她究竟不知我有多高兴,我高兴的重心在哪儿。

5

        我还想起公交车上捧着季羡林的《我的人生感悟》读的小伙,以及老S为我展现二十余年前我曾寄给他的信。
        于是,我写了《书》和《信》,作为“新年新气象”的系列一一广播。
        《书》云:

当许多人开着轿车
他坐着公交
当车上许多人
不看手机就听音乐
或大声聊天说笑
他旁若无人
静静坐着

衣服不时髦
颜面不漂亮
惟手捧的书是新的
眼神是痴的

或许
他只有书
以及捧书时的痴样

       《信》云:

二十多年
二十多年的信呵
你在家里藏着
我却像盖满邮戳的信
在外漂着

二十多年前
二十多年前的字呵
间架结构摇摇欲坠
徒有一腔热血
盼望你在外漂着的回声

二十多年前
二十多年前的纸呵
有如家乡泉水的纯净
它能映出所有观者的倒影
除了那岁月的眼睛

        或许,这些都是我面对立春,始终未萎靡不振,坚持积极向上的难得力量。

6

       来到彼岸,其间缀满了红红的灯笼,年味尚未完全褪尽。
       我心空落落的,——不知是《年》诗写的太堵,还是年过后新添岁的忧愁。——究竟高兴不起来。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挂满红灯笼的彼岸周围,还是一片荒凉。
       偶尔,会冒出零星烟火,彼岸的人们都会欣喜若狂,都会在功劳谱上为自己先写下重重的一笔,然后,对于排队欲书的人吼:“这儿哪有你的份?”再然后,未来得及书的人们灰头土脸,回到自己的位置上,该打狗支桌子的继续打狗支桌子,该吆鸡关后门的继续吆鸡关后门,该剥葱撂蒜皮的继续剥葱撂蒜皮。
       这些现象虽个别,但在被侮辱和被损害的——身心俱伤的生命个体面前,无疑又是致命而不可挽回的。面对功劳谱,付出与所获不对等的感叹,荒谬与可悲互因果的嘲笑,以及真理与龌龊共命运的修行,这些生命个体在心里安慰自己:
       历史的车轮不以任何人的阻挠而停滞,太阳也不以任何斑的出现而失光。毕竟,出类拔萃者少,如我庸才者多,GM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仍需把希望播种在春天。
       ——哪怕是一点点,终究是个念想,是给自己和时光的一个交代。

7

       该死的咳嗽就像别了多年的魔鬼一样,在午夜又找到了我。
       我在心惊胆战中,歪歪扭扭地写完了《年》:

我在年头俯瞰过往:
这一年
咋过得如此辛苦?

有人归结年初吃了霉馒头
有人抱怨别人总有幸运女神眷顾
或本是三分薄田的量
却吃了三亩肥田的胆

可勇气——
不都让年过去了么?
那霉馒头不也被你
当垃圾扔了么?

于是,我又在年后瞭望:
这一年
怎过得不那么辛苦?

把这想法趁着立春的节奏
一一倾诉,让——
盼雨的庄稼得雨
望晴的蚂蚁得晴

       写就最后一个“晴”字,却突兀地想擦去,可这已经描摹了许久的黑字怎说擦就可擦去?如何是好?我想起了野夫《生于末世运偏消》的一段文字:
        “幺叔是我见过的少有的温和男人,也许是那时的身份,决定了他必须对所有的人事都谨小慎微。但是他的温和不是那种点头哈腰式的谦卑,他永远不卑不亢的微笑着面对他的一切厄运,既不对孩子们使气光火,更不会和那些客户吵架扯皮。乡人们修好了一件破烂的物什,总是愿给几文就是几文。现在想来,他是见过大钱和大世面的人,即便失路潦倒了,身上依旧秉承着一种贵气;哪怕铜驼荆棘,也无法磨去那些曾经的教养。”
       此话似一记重锤,狠命地敲打着我似过非过的年心;我倒似一只无头苍蝇,只想起“既然选择了远方”,却不知如何披星戴月,风雨无阻;真有几分被魔鬼附体了的死相,好歹,自己还是生的,趁此把那体内的魔鬼咳嗽了出去,也重重地把它摔打在地。
       我自以为,这是已被确立的春天。

          
                                                                              2017年2月13日晚水轩心斋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