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此木是柴的博客

世间一粒尘埃,出自茫茫人海。

 
 
 

日志

 
 

【原创】孤槐  

2016-10-28 11:25:47|  分类: 黄土风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孤槐 - 此木是柴 - 此木是柴的博客

 

 

       山的峭削头,扎着一棵槐。遇见时,正值冬日。树冠不大,但如掌心,分成数叉交错仰天,腾空向上。此外,周围空无一物,我称之曰:孤槐。
       它,什么时候扎到这,因何扎这,不得而知。也曾想着见人打听打听槐的事,就是遇见个放羊娃也行。可细观方圆百里,除了绵绵无尽的荒山黄土,连个烟都不冒,我就不由得笑自己:这是在做梦了。
       打听不来它的成因,也不知道它的岁数,我又怎么把它给别人介绍?这是事实。而它就扎在那里,不言不语,不来不去,不扬不卑。这。也是事实。
       我望着望着,没觉得孬,也没觉得好。给它配点春色吧,那些花红柳绿,莺莺燕燕,似乎于它,都太过喧嚣;让它使出夏的性子吧,“往昔红颜何处去,一头青丝为谁留”,出手于它,似乎又有点老套;把秋和冬都拨给他,可那黄叶却有点多余,那纯雪又衬得不够,两季可不成了做作的搭头了?
        唯独此时,——秋叶落尽,冬雪未临之时,这槐孤得贵气,孤得鲜美。看,那一道道下山猛虎般的龙脊上,在那山的峭削头,那孤槐,——壮硕的树冠,精炼的枝干,昂扬的虬须,撑擎的天空,不正是那——画龙点睛之妙笔,千钧一发之来神,历史渊源之沉积,生命长河之浪花?
       倘若此时天有神助,那么来一声朝天唢呐,或是响谷竹笛,那一颗不喜不悲,不知如何是好的心儿,还不滋润得潮潮的,湿湿的,水水的。像是回到了儿时的故乡,寝在窑洞里的土炕上,眯着眼儿,打着盹儿,手里攥着未啃完,夹着油辣子的白馍,混混沌沌地嘟囔道:“我还要吃一个,娘!”
       可惜这些,不是远了,就是梦了,总之都空了。可山没有空,它还有孤槐;孤槐也没有空,它还有我;我呢,什么也没有。哦不,还有槐,还有山,还有潜在山里的生灵万物。


                                                                                     2016年10月28日彼岸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