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此木是柴的博客

世间一粒尘埃,出自茫茫人海。

 
 
 

日志

 
 

【原创】夜蛐秋鸣  

2016-09-01 12:05:46|  分类: 哺育摇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夜蛐秋鸣 - 此木是柴 - 此木是柴的博客

 

       下日就是九月一号。雪域一脸笑意,兴奋地整理着书包,我掂了掂,足足五六斤。她已是小学三年级的新生了,这点分量或许对她而言,并无多少负重之感,可于我而言,却是沉甸甸的。此刻,她已怀揣新学期的梦想,安然入睡,而我,此刻在对着电脑加班的当儿,闻得一声声来自窗外墙角“唧唧吱”鸣叫,于是,双目圆睁发呆,思想陷入无尽的黑洞。
       五六斤的书包有多重?我如雪域般大的时候并非此般。一个用碎花布条纳轧而成的书包,里面仅装了语文数学两本主课,其余尽是文具盒、练习本以及诸如馒头、馍片此等零碎食物。其时,我多想把那些自然、音乐、美术、体育也装了进去,可家长们总会摆出一副特有的大人样,严厉呵斥说:“装那些不学无术的书干嘛,想做死狗样啊?”当时家长们只想到不学无术,但并未想到书包的重。如今,我看到雪域整理了大约五六斤重的书包,要求把那些没用的书放下的时候,她们倒反回来似当年我那会严厉呵斥的家长样对我说:“什么无用,无用我装吗?老师检查怎么办?你们真老土!”老土?我这“老土”也改了当年家长教育孩子的功利样,——“人性化”似的注重起书包的分量!这个变化她们现在怎会明白,倒是当年我们那会“不学无术的书”确实“翻身农奴把歌唱”了。
       这些书有多少可用?我不知道。我只看到许多学生学了不少知识,更学会了不择手段的恶性竞争,纵然身背三甲之名,但却落下了仁义爱心的课;许多“尖子学生”每每考试榜上有名,回到家里好吃懒做,动辄使出“咆哮般的性子”让家长们无所适从;许多学生被送入“贵族学校”,面对家长们接送车辆不在名车之列,便提出“把车停得离校门远点,你走过来接我就行”的要求,甚至在接到后坐车的刹那,被同班同学瞧见,以此便会大发雷霆;许多学生终日爬书山趟学海,可——行路时无视生命无视交通,说话时不知好歹不知轻重,做事时仅凭喜好毫无章法,做人时自私狭隘缺乏德行……读那么多书,究竟何用?
        多少年的九月一号前,我亦如雪域般对上学充满积极怀揣梦想,可这积极能保持多久,这梦想能怀揣到什么时候仍不至于东方大白。我真为她以及她这样的孩子们,当下的求知状态以及未来的生存空间,由衷地感到幸福而心酸。至此,我记起晚归路边偶拾的一句话:生活就要像疯子一样的过,才能忘记生命给我们的颠簸!
      “唧唧吱”的夜蛐秋鸣还在继续,我与它隔墙对吟:我们从春日里来,从秋日里歌,这不是我们的喜好,而是我们命该如此!我们有无数的兄弟姐妹,彼此有形体大小和颜色黑白之分(中华蟋蟀、油葫芦、大棺头均为黑色,中华灶蟋为白色),如果彼此并不熟悉,那就唤我一声大名,那你就是我的兄弟姐妹!“唧唧吱”— “唧唧吱”—我们是墙角、草丛、瓦砾堆中的常客,不分春秋不分昼夜放声而歌,歌唱生命中,我们曾经遇见过,也曾战斗过,也歌唱我们一亿四年前不谋而合!如若大棺头此刻在我们其中,那我们自觉闭上嘴巴,听它言说!


                                                                                           2016年9月1日彼岸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