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此木是柴的博客

世间一粒尘埃,出自茫茫人海。

 
 
 

日志

 
 

【原创】四十五月后秋意  

2016-08-13 10:29:57|  分类: 月后系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四十五月后秋意 - 此木是柴 - 此木是柴的博客

 

       两书读到秋处,一则红楼梦回“秋爽斋偶结海棠社,蘅芜院夜拟菊花题”,一则张恨水小品《秋意侵城北》,一时让我不知归去何方,竟在《秋意侵城北》旁注:秋意,是所有季节酝酿的归宿,正如“春日是希望的狂欢,秋日是感叹的摇篮”。此谓生命的两端,常常往往皆有,春日狂欢之时偶有伤感离愁,秋日感叹之时却会心怀期盼。因此,真正的秋意完全不在乎是否有落叶飘飞,是否有寒风瑟瑟,是否有寒露莹莹,而它本就是生命之象,之根。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有还无。
       在浩瀚的人类文化中,古人吟秋至红楼“海棠诗社”已无从下笔,何况今人之我?恨水先生选定了南京城北,攫取鸡鸣寺旁的“空旷而萧疏”,而后“泡一壶清茶(安徽毛尖),清坐一会,然后在附近切两角钱盐水鸭子,包五分钱椒盐花生米,向门口烧饼桶上买两三个朝排子烧饼,饱啖一顿才买一把桂花,在一段青草沿边的水泥马路上,顺了槐柳树影,踏着落叶回家。”算是了了秋意。
       我发觉秋意是在农庄,早晨起来眼睛惺忪的时候。叶子散乱一院,似乎昨夜有人故意提竿打树。但凡六神无主者,力不从心者,蒂托早熟者,纷纷从树坠地。六神无主者筛孔夺青,力不从心者皱褶扰青,蒂托早熟者泛黄侵青。尤其后者煞是惹眼,惹眼到耐看的程度。久了,才发觉它对着的窑洞那般空,空的足以忽略所有健在的人。环顾四周,它竟躺在老去了的庭院里,除了野草喘息,连呼吸的一个也无,况且这样的庭院也是被主人上了锁的。
       我努力回忆自己是怎样进门的。似乎是父亲,——黝黑干裂的双手紧握一把“将军不下马”的钥匙,打开绣迹斑斑的铁锁。——“将军不下马”的钥匙,是昨日母亲交到父亲手上。——父亲开锁时紧握钥匙的样子,完全是在握着母亲交付钥匙时的温度,力度不紧不松,不易掉至地上。门,我是进去了,其实谈论怎么进去似已无关紧要,紧要的是,我进了一口空门,——如今开锁的人还在,而本来掌管钥匙的人却已远走他乡。
       我实在无法形容那片蒂托早熟者的颜色,言及泛黄侵青,也不过是一时兴起的粗描淡写。最为确切的,莫过于《红楼梦》里贾母为凤姐补上的“软烟罗”一课:“软烟罗只有四样颜色:一样雨过天晴,一样秋香色,一样松绿的,一样就是银红的。”应该就是次样的“软烟罗”——秋香色。——夏末秋初的交集色。或许谈论那片叶子什么色也无关紧要了,要紧的,是我遇见了这片叶子,一片蒂托早熟者的叶子,落在我的眼前,落在如今我家尚无人居的庭院。
      弯下腰身,得废老半天功夫,方能把它从地上捡起来,细细端详,竟——如此耐看,如此耐看!随之而来的夜里,蛐蛐启鸣,摄入空旷,这空旷始料未及,毫无边际,淹没诸君。

 

                                                                                     2016年8月13日凌晨彼岸

  评论这张
 
阅读(10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