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此木是柴的博客

世间一粒尘埃,出自茫茫人海。

 
 
 

日志

 
 

【原创】永远的五月(2)  

2016-06-02 17:30:27|  分类: 念亲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永远的五月(2) - 此木是柴 - 此木是柴的博客

 

 

1

      今天“520”,春尽夏初。
      天儿无无夏日的火热,也无暮春的乍暖,倒是摆出雨非雨晴非晴的阴郁谱来,添衣则热,减衣则冷,合适实难把握,不知如何是好。
       一大早,便死盯一张高铁拍照不放,其上麦田倾绿泛黄,一望无际。畎亩阡陌,觥筹交错,织锦如画。乳红瓦房坐落其间,犹龙睛所点,煞是惹眼,我的心随之被定了上去。
       俟细观瓦房,不知被剑刺刀砍,还又雨打雷劈,艳阳将屋顶穿了个透亮,门窗深藏不见,单凭所观凤毛麟角,可断其状歪斜异常,瓦砾成堆,昔泥落土,破败及危。
       回想拍时,高铁风驰电掣,那瓦房乃疾驰而过,刹那心动之物。幸之有拍照作念,不致思无所处,叹无所指。
       今之再观,当时情景历历再现,竟生出与他分享之念,附以“今之特别,赠君一座小房,关乎你我过去及将来”注解,不道,君以丹麦安徒生的《茅屋》回赠,两相恰好,心互击缶,是为不欠相安。贴之:

在浪花冲打的海岸上,
有间孤寂的小茅屋,
一望辽阔无边无际,
没有一棵树木。

只有那天空和大海,
只有那峭壁和悬崖,
但里面有着最大的幸福,
因为有爱人同在。

茅屋里没有金和银,
却有一对亲爱的人,
时刻地相互凝视,
他们多么情深。

这茅屋又小又破烂,
伫立在岸上多孤单,
但里面有着最大的幸福,
因为有爱人作伴。

2

        今夕何夕,彼岸月季火红似海,概莫例外。
       于岁月的潮汐中,我是恨红者。起经在稚童时节,外祖母常赐我朱履着之,且大乍,煞是惹眼。常被同伴哂之:嫁人真多余,不嫁实可惜。此语顿似匕首,刺得我鲜血柱涌,血肉模糊,逼退至潮湿阒静之角,弃履而坐,低首嘤泣。
       生不知为何而来,死不知为何而去,竟铁了心得恨起红来。
       至彼岸三日,晨曦浮露,花园踱步,识得月季丛丛,如火如荼。观之如生,嗅之沉香。作别不忍,采撷无心。频目回转,惟俟一嫣然。扪心复问:此花何红?
       恨,往事如烟。
       那日,母不告而别,空留红一片。
      《烟花三月》势如破竹,屡下江南,兴尽难挽舟。
        今观红,已两年。

3

       手握灵珠常奋笔,心开天籁不吹箫。
       两载间,我屡涉长春丛中,常闻数鸟乐鸣。布谷浮云传道,云雀作首微嘈。杜鹃泣,斑鸠低,金翅调,蜡嘴献诀窍。闻此徒叹:鸟族岂如我?嫣然不知处,悲喜交加。喜形易色表,而悲却不常色。我莫如鸟族,康乾无悲诉。
       悲极观彼岸,春水荡平湖。与池鱼对望,我知其无忧,其不知我哀愁。我愿作池鱼,主沉浮易事。池鱼愿做我?客居他乡游。秋愁浮春水,湖心锁清秋。
       道者循道规,无道使私欲。我始于芬芳,亦欲终于芬芳。遂拈花识露,衔瓣品香。不道露染月娇,香随风凋。容动暮暮朝朝,颜老朝朝暮暮。芬芳何处?莫不是那识花回眸,一瞬而已?一瞬如何留得,私人枉矣。
       那些所谓“妙笔生花”“动人天籁”,皆他所有,而我,只有五月。

4

       自此,“耳畔频闻故人死,眼前但见少年多”。
       虽我未及中年,但却步入白氏乐天的《悲歌》之境。
       东塬李老爹的突去,同州老爹的诀别,始料未及,如在梦中。俟眼儿睁开,才觉次序似乎早已排妥。
       一度时日里,“老小”狐疑一切。老庄,新宅,陵地,其坐次走向,风水八卦,皆归狐疑之列,甚至还萌生厚酬聘请阴阳先生的冲动。
       我直怪:妈这头带的太不好了!顺带向他摆摆手,以示阻止聘请阴阳先生的念头。三家就如签了阎王的征丁契,每年一丁,三载契止。
       有时,真盼阎王长了顺风耳,闻得我骂他的声:汝家操蛋的吃紧战事,不派了汝好生养就的腿儿兵,倒拉了我这穷命百姓充数,莫怪老天赐予汝管死人的掌柜职。有时,又盼阎王真是死聋子,闻不得我咒骂他的声,也好少了三位服役受的罪孽。
      大人少止戈,稚童多平和。雪域但凡闻及哀乐,必思其奶,继而走开。——她于一晚问及恐龙化石原委,母答其“逝龙所变”,又问“人逝是否亦如此”,其母曰“人逝作骷髅”,而后默不作声,嘤嘤作泣。
      自此,雪域厌其哀乐。

5

       对于哀乐,我未有雪域的厌烦,倒多了许多平和。
       唯独五月,尤其五月窗外,从校园里飘来《小草》《让我们荡起双桨》的歌声,会让我丢下彼岸所有的事,激活脑里所有沉积的念,双目微闭,专心聆听起这一支支岁月的挽歌。
       此刻,仿佛泉沟南疙瘩上的格桑,正随歌成长。

 

                                                                                                2016年6月2日彼岸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