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此木是柴的博客

世间一粒尘埃,出自茫茫人海。

 
 
 

日志

 
 

【原创】又言灞桥柳  

2016-12-04 15:55:56|  分类: 云水禅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又言灞桥柳 - 此木是柴 - 此木是柴的博客

 

       起此念头的缘由,在某日当晚。归行至巷口,忽有大约年岁五十的人近身经过,遂飘起《灞桥柳》之乐,顿如压闸之水,自深巷溢出,明知不是酒,但却胜其当然,描有色,闻有味,辨有香,一饮即醉。
       起此念头,其实由来已久。自续书堂起,偶去唐都,途径临潼,蹊跷《灞桥柳》之乐充盈两耳,遂向窗外望去,并未有灞桥柳儿巧挪步,倒是——“骊山写意倾绿壁,石榴工笔一片红。长恨当歌戏烽火,直教遗风浸唐都。”如在日暮城市边缘,适逢一农家摆摊老妪,其上暗褐的拐枣,火红的啖柿满满,褪色的头帕,沟壑的脸庞,被夕阳一一击穿……
       我宿命般走不出那境地,救赎般再续前缘。先用笨拙之笔于1998年,首次勾勒灞桥柳; 2009年4月途径唐都,于月夜发酵;此次,又如籽逢适温般发芽,炮遇明火般点燃。
       我曾试图解析这灞桥柳赐予的生命密码,但一次次,要么被拖入——“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而困惑;要么止于——“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而无解。天下皆知易安士,不晓婉约有几分。灞桥柳之于我,亦如不晓易安之婉约。愈解,愈陷,宛如登山,竟不知其高远。索性,也便不去解,得半解之味,足令余生品矣。
       在灞桥柳荡涤的历史风尘里,周幽王为得褒姒一笑,置军令预警于不顾,点燃骊山烽火戏弄朝中诸侯;唐明皇稳享开元盛世,倾其儿媳杨玉环,不顾人道伦理,扒灰热恋。我常想:透过这些历史风尘我看到了什么?得到了什么?我看到的更多的是,这些在封建专权下,——相对极具人性的爱情故事,被冠以扭曲了的历史观后,“那些美人”将不再美,而被扣上“狐狸精”“红颜祸水”的大帽;“那些君王”亦将不再成王,而被配以“昏君”“好色暴政”的等号。从而,习惯性分出这个丑,那个美,这个好,那个坏,这个忠,那个奸,等等名头。却——从未考量过“那些君王”——以不及常人的才思荒废朝政,坐拥美人;而“那些美人”又以不及常人的愚蠢陪笑青春,投怀深宫。事实的本来面目,应是“各有其苦”,而非偏激了的“名头之分”。
       刘瑜《红旗未曾下过这只蛋》云: 中国历史我读得很少。当然最主要是由于懒散,但隐隐一直还有一层原因,就是中国史的写法。无论是古代的正史,还是当下的戏说大多充斥着那种“皇上听了奸臣的谗言,杀害了忠臣,然后王朝就垮了”的脸谱式历史观。我不相信历史靠“忠”、“奸”二字可以得到解释,事实上我觉得“忠”、“奸”式历史观背后包藏着很坏的政治观,这种历史叙事里既缺少“限制权力”的意识,也没有“个体权利”的位置。所以潜意识里,我一直认为国史读得越多,脑子坏得越快,就像一桶牛奶里含有三聚氰胺,喝得越多中毒就越深。逃避读国史,部分是出于精神上的自我保护。
       “烽火戏诸侯”之典故与《史记》相吻,但与《吕氏春秋》记载仍有出入,后载周幽王博褒姒一笑,不是点燃烽火,而是击鼓。钱穆《国史大纲》对《史记》所载亦持疑义:此委巷小人之谈。诸侯并不能见烽同至,至而闻无寇,亦必休兵信宿而去,此有何可笑?举烽传警,乃汉人备匈奴事耳。骊山一役,由幽王举兵讨申,更无需举烽。事实上,在2012年初清大收藏的战国竹简中,并无“烽火戏诸侯”一事,其上记载周幽王主动进攻原来的申后外家申国,申侯联络戎族打败周王,西周因而灭亡。这才是西周灭亡的真因,并非烽火戏诸侯。
       历史,相似如此惊人,肮脏更惊人如此。世人追溯爱情的结果,似乎只有楚楚临潼与灞桥之柳缠缠绵绵,夕阳西下,骊山烽火台西望长安,偶有一两记事者,低吟《长恨歌》于华清池畔。除此,皆恬居默言。忆此,遂作联一副:
       阳春白雪,千古一爱,思也悠悠,念也悠悠,更那堪华清池畔现世忆;
       骊山烽火,倾世一笑,琴也戚戚,瑟也戚戚,复何求灞桥柳头作古曲。
       恐联有失,又请常为联之“五柳先生”斧正,其欣然笑纳,并辅以“原句立意甚好,但局部联律不合,稍作调整,若句失本意,敬请见谅”之雅正:
       阳春白雪,绝代双骄,思也悠悠,念也悠悠,有谁共华清池畔赏新月;
       烽火骊山,千年一叹,琴曾戚戚,瑟曾戚戚,复何求灞柳桥头听古弦。
       我以“雅”复“五柳”,友却执意我作是好。好其究竟,然各有所处,各有所好。正如灞桥之柳,令我身陷囹圄,何况作他,亦不排除好恶之嫌,复又有囹圄开化之分。此山,此水,此地,此故,终归,斯于生死难离也。
       一日冬夜,街市灯瘦人稀,一摆放整齐的脐橙车旁,卖主老翁静候守摊,观南来北往之客,偶尔跨步张口,终究恬居默言,静候守摊。恍然有种熟悉,他怎守摊如我守柳,半步亦不曾离。

 

                                                                               2016年12月2日晚彼岸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