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此木是柴的博客

世间一粒尘埃,出自茫茫人海。

 
 
 

日志

 
 

【原创】三十五月后“要走,我和你一同走”  

2015-10-08 23:39:24|  分类: 月后系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三十五月后“要走,我和你一同走” - 此木是柴 - 此木是柴的博客

 

 

       话说宝玉步入梨香院探看宝钗,巧出黛玉半路逢场,薛姨妈设酒待宝玉,不曾想宝玉与宝钗黛玉对口打醉,半醺半醒间,面对黛玉的“惆怅”的“你走不走”的问话,乜斜倦眼,仍答出一句可心的“要走,我和你一同走”……
       这是一段古老的故事,未及你我,但及你我,并非能讨得此暖话。像某处墙上的图腾,某人胸前的护符,那般深入骨髓的神圣,让世人敬仰,万般眼羡。终了,是弃之不忍,守之不到,望之不及的难耐。
       老家,总有一段不曾过往的难耐。它可能是一株草,一抹云,一面墙下两声简单的蛐鸣,一扇门里几声熟悉的声音……或者,门外老槐树的递裂树皮,老邻居的漂白胡须,老土地的渐深皱纹……
       数天的阴霾抵消了我在老家所有的快乐,包括曾经津津乐道的童年,暮色行走数里饮牛平安归来得到的褒奖,学期终考又得盖满红色校章的奖状……这些就像永恒的星辰在黎明快要来临时一颗颗陨落,落入躲避人间但事实存在的茫茫宇宙。
       疑惑,常常让我遐想。想我自己究竟是条贪欲的毒蛇?还是只本本分分的蚂蚁?事实上,我正处在毒蛇和蚂蚁的分界,区分的介质却是时间。
       过了一天又一天,不知过了树叶黄了多少遍,化泥多少残,在夹缝碗天处溜出的时光里,竟发现自己长成了一株野草,随风飘摇,顶雨破笑。见过的人,有的踩脚,有的发恼,还有的唾液。只有矮矮的稚童与他们不同,有的扶我,有的给我笑,有的投我拥抱……
       秋天,让我学会了思考。它迅速将一个纸团塞到我手,并留我一句响彻耳畔的警告:看完烧掉!!!什么才能将纸烧掉?火。庆幸,我还有智慧。可独有智慧又有什么用,此刻智慧再高也无法猜出纸团里的秘密。
       什么秘密这般重要?重要到看过后要用火烧掉?搞从没发生的演出?我又演出过什么?似乎没演出过什么,但怎么又有演出过一些什么的萌记!“真差劲”的记不起,又“极庆幸”的有了一些记忆。
       我急切的在时光里搜寻记忆,与我急切的欲打开纸团解开难解的秘密没有先后次序。此刻的状态,秋天为我解释曰“梦”,疑惑为我辩解为“庸”,老家却提醒我乃“生”。我不知该哭,还是该笑。这也是答案!这是答案?
       试试。试试不去在时光里搜寻记忆,也试试不去打开纸团不解难解的秘密。既然无先后次序,既然矛盾俱在,索性不碰不触,还剩什么?自己。
       正想给自己落个清静,不道却被大观园里半醺半醒乜斜倦眼的宝玉搅了局,谁知那丫疯的也是谶语半句:姐要我陪,我就在姐的背后,没看见我的眼,正看姐的头,惜不见姐的眸,断看我的手,正不由自主……
       话未尽,却夺得我手里的纸团起褶皱,被半路逢场巧出的黛玉展开阅透,道出一句“‘自己’二字有什么好看,真是闲了无聊卷纸团,你走不走?”听此言,似问我,但末言却明明是在敲打宝玉。
       宝玉无答,但心思在待。
       我明欲言,却揉纸点火。
       烧了去,一烧百了。


 

                                                                                 2015年10月8日晚水轩心斋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