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此木是柴的博客

世间一粒尘埃,出自茫茫人海。

 
 
 

日志

 
 

【原创】秋送  

2015-08-31 21:02:07|  分类: 精神伊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秋送 - 此木是柴 - 此木是柴的博客

 

 

       出门送人之类的事,原则上我一般不去,可这次我得违反自己的原则,因为送的对象是我的父亲。
       父亲昨日来渭,说是为雪域翔域姊妹俩开学报名。今日一大清早,带着翔域从她家赶过来。早饭后,给俩孩子报完名,便与两孙女如饥似渴地在公园玩了两三小时,完后到家一边急着说要回去,一边又与俩孩子玩,刁空(澄城方言,抽空之意)又与我言语,雪域如何如何比翔域做事专注冷静,否则怎会钓到7条鱼,而翔域则一条未收。
       直到下午三点,两盒拆开的烟几近见底,父亲才“拖拉”出门。我急忙拿了钱夹,里面装了墨镜,与孩她妈和雪域翔域姊妹一起,送他出门去车站。
       出了门,才发现秋日的阳光并不耀眼,也才感觉倘若把包里的墨镜戴上与父亲说话,感觉十分别扭,他说话时我的表情是啥都看不清,索性让它在包里闲着。
       路上,父亲言说昨夜在我住处走时,雪域翔域姊妹俩如何如何一把鼻涕一把泪争执,正言说时俩小家伙一人趁父亲一只胳膊,做出一副示范昨夜争执的样子。今日此幕已非昨夜,可惜昨夜那一幕已消失在昨夜了。但父亲仍很高兴,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嘴里一连说了几遍:世上的事骗不了人,我孙子就是我孙子!
       父亲又言说老家泉沟的花椒今年长势如何如何好,三伯替他摘了花椒卖了三千元后,高兴地把地铉的红光一片,且让三妈用锄把地里的草锄的一棵不剩。学着三伯说话的样,“‘兄弟,今年哥把你椒摘了,卖了三千元,哥给你一千元!’我说‘好,只要有哥这句话就行了,明年你继续摘吧。’其实我记得账本上有他两千元,这下可在账本上给他销去两千了……”
       父亲还言说老家与他同行的DCJ君如何如何苦命,在学校干了一辈子,还做过教导主任,按理讲他家光景比我家要好,可至今大儿子在西安一公司上班,二儿子在外地打工,三儿子在每月供四五千元尿毒透析费后,前几天终因身体衰竭不治身亡,年仅三十三岁……而他如今新涨的工资达到多少多少,又念叨起大伯为我们家操持了一辈子,最后落了个在外地火葬的结局,直念叨的连叹几声:唉,人生啊,再好的人也经不起病折腾,再好的事也经不起命折腾。
       听父亲每言一个话题,我除了“是”“嗯”个不停,找不到其他更好的应对词。——我虽不是“人云亦云”,但他所言的每一个话题,我真找不到一丝可插言的缝。孩她妈亦是。路上,除了父亲津津有味的滔滔不绝声,就是雪域翔域姊妹俩的追逐嬉戏。
       沿途至食处,父亲因早饭尚未完全消化,便要了他最爱吃的凉粉,外加了一个饼,在我的再三央求下,给饼里夹了些岐山臊子肉。似乎这样,父亲的习惯才是习惯。也似乎只有这样,我的心才感觉不到空。这些,是孩她妈和孩子们感觉不来的,此刻,她们享用着米饭的别样感受。
       父亲习惯性地用较慢的速度夹着“要的太多”的菜品,夹一下似乎“未够”,夹两下似乎“有点多”,等夹到三下似乎“糟蹋了”……多少年来,这个节奏从未改变,就是母亲在世为此三番五次唠叨,他什么都遂母亲愿的情况下,对此仍未作出丝毫改变。每每此时,母亲总无奈地说:你爸吃饭慢,慢就慢在三处顶不住一来回的夹上了。父亲听后也总以笑了事。
       父亲不仅吃饭慢,而且话多。鉴于今天回澄,话似乎比平日更多,且涉猎又很广泛。但无论话题怎样广泛,却都离不开他的“老三篇”:建再好的家业不如育好下一代,逢再好的际遇不如身体有个好状态,苦日子熬过自是蜜般甜的光景来。几乎是刚才路上所言的“深入补充”,听后我和孩她妈仍不言语,只有俩孩子放下正操米饭的筷子,说:“爷爷,你都说了好几遍了!真啰嗦!”父亲“哈哈”大笑,也停下手中筷子说:“我这俩美虫虫(澄城方言,“美”,“个”之意,“虫”通“曾”,曾孙的简称),让你们把丫(澄城方言,爷之意)就说倒遭了!”
       看他们爷孙公媳们笑,我心却是一紧。
       饭罢在路口挡车,挡了半天,父亲看仍没有同往车的迹象,便要坐公交车,我心稍微一急反问:“急啥嘛,多等一会自会有的!”父亲听闻我执着坚持的口吻,默不作声。其他人亦默不作声,只有路上来来往往呼啸而过的汽车轰鸣。
       到了车站,我三步并作两步飞奔到卖票窗口,为父亲买了张回澄的票。一回头,便碰上一手提苹果袋,一手提行李包的父亲的焦急目光,他顺势将一手的苹果袋往地上一放,用腾出的手匆忙掏出一张百元钞,边往我裤兜装,边战战兢兢说:“好娃哩,你现在城里生活不比我们那个小县城,生活工作上正用钱,爸给你帮不上啥忙,但坚决不会拖累你,这是爸做事的一个原则。爸好歹现在是月工资半万元的人,完成你妈临走时的遗愿的基础越来越有了!”我一边说了好几句“你快装上”,一边费了好大的劲,才勉强把父亲往我裤兜塞钱的手掏出来。
       等看清车票上发车的时间,我和父亲不约而同地说:时间不早了,车快走了,保重!不同的是在后缀的称呼上,我说的是“爸爸”,父亲说的是“娃娃”,之后彼此都挥动起在眼光里瞬间消逝的手,包括孩她妈。
        父亲正过检票口的时候,停留在检票口外的雪域翔域俩姊妹俩,突然挥手跳动起来,用稚嫩的童声大声喊:爷爷,再见!再见,爷爷!观此,检票口的女工作人员会心一笑,脸上竟开出动人的花来。已过检票口被玻璃窗隔住的父亲,用力地回头摆手,露出打破我心湖平静,且一辈子无论如何都忘记不了的开心一笑。
       望着父亲渐近通往故城班车,走路有形但似乎力量有限的身影,我急忙取出出门时备在手包里的墨镜戴上,尽管候车厅光线灰暗,候车厅以外天色阴郁,但这些我已无法看到,能看到的,是父亲正走在无人陪伴的归家路上,一场应季应时而生的秋风秋雨即将来临。


                                                                                  2015年8月30日晚水轩心斋

 

  评论这张
 
阅读(188)|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