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此木是柴的博客

世间一粒尘埃,出自茫茫人海。

 
 
 

日志

 
 

【原创】晚饭后散步  

2015-11-28 16:19:40|  分类: 漫步牡丹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晚饭后散步 - 此木是柴 - 此木是柴的博客

 

       晚饭后散步,有人说这样有利于健康。而我,不是为了验证此言真假,只是吃饱撑得。
       来渭前,散步朝阳公园是奢望;来渭后,朝阳公园是邻居,但却形如聋耳。
       初涉。一抻绳带、着红帽的人朝我走来,路灯辨出她是女人。绳带另一头,是套上项圈的白狗,如陕北后生的羊皮坎肩,曰其“宠物”。后面不远处,一对男女,亦如此手执绳带,遛着“宠物”。
       乡下人完全没这悠闲,狗也显得没城里同胞这般值钱,那般宠。要么四处奔走,要么看家守门。渴了,喝口凉水。饿了,舔点麸食。牛奶,肉,主人一年到头也吃喝不上几口,何况它们这些家奴?
       路儿渐黑,凭直觉可断:左手边上是开过牡丹的枝桠,右手边上是绕湖的裸柳,而脚下正要穿过一拱木桥。桥下湖水正悄悄流走,流走前,却非如此地悄悄。它趁着玉立的邻亭,招来乳色月光,揽怀似渴,全然忘却了玉壶冰心的存在,我呼出的热气算最自然的提醒。
       我仰望东方,裸柳的枝条间透出一道道捅破黑暗的剑光,四周霎时草木皆兵,风声鹤唳,猜想不出,这冷剑出鞘,捅的是藏身黑暗敌人的心脏,还是同样置身黑暗我跳动的心房。踌躇的,是桥下的黑白两道,以及映照白道的路灯。
       白道,我毫无顾忌地走了过去。没走几步,就看到一对热恋的小青年隐隐约约,浮动在未及消失的我的道影中。瞬间,有种错误的定势思维向我蔓延。他们不远处,湖里盛开过一朵白莲。盛开之日,招来许多艳羡。他们的艳羡,不是碧空浮云的纯洁,亦非冰肌雪肤的容颜,更非麻骨起伏的残喘,而是荒村野岭的突兀藏身。
       然,并不算完。众手皆抚玉颜,我无枝可攀,手伸根底,不道污泥一滩。“莲心向我绽,我俗不可攀。莲心笑我痴,我言无人知。莲心卿我言,我眼望天边。莲心赠我泪,我生至此完……”古老的歌谣沉淀在此刻的玉湖,寂静无人知,岸边只有眼前这对小青年,缠缠绵绵,说着一句接一句飘在风里的踉跄夜话,跟喝了酒似的。
       远处公园中央的高亭楼阁,突然传来“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的歌儿一阵阵,声音出自有些沙哑的嗓门,像印证和怀念某些穿越时空的东西。我已忘了眼前的黑,只是凭直觉,仍能辨清前方是何路,路旁有何景,景中有何物……
       月亮升起来,升起来了。虽没有倾泻一碧万顷的溶光,但此刻仍撒下了一抹抹令世人仰望的清辉。清辉甘于躺在我的脚下,化成夜的安慰,走出一条铺满欣喜的小径来。就是这一条小径,让我看到吐诗成华饰非涂是的悲哀与苦痛,让我看到冲破藩篱久望长安的寂寞与苍凉,更让我看到啼笑皆非甘为盲囚的摩肩与接踵,而我这样的小人,只配走如斯幽径。但横陈的清辉,那一定是上苍的恩赐与眷顾。
       我不是诗人,但我一定会做真人。如若写诗,必将蘸满自由奔放的笔墨,爱恨兼存的浪花,运筹帷幄的力道,一并落入款款大方的纸砚。若不够真人资格,我就去做布衣。如若耕田,必将锄头伸向万年寂静的荒山,相守千年离骚的家园,沐浴唐宋清明的遗风,勤奋开垦悠然采菊的心田。若还不足布衣德行,我便做好当下自己。必将眼光投射于西天的晚霞,身披霞光生息劳作,面朝大海轻吟低唱,写人不出格,行道不捷径,仙般悠闲,僧般寡欲,任光绕熏香,青烟漫漫。任美好天籁般流传。
       月亮越升越高,公园未及白昼,只有些许夜空的星星点点,对了,那是人间的路灯。我穿过路灯,又恢复了黑暗的凄清寂静。被染上黑的人们彼此也不说话,唯恐破了这自然的静。
       在夜色中,我迅速超越了一个又一个步履迟缓的人,他们偶尔的窸窣言笑,如悦耳的风铃宿命般在各自门头上萦绕:生儿养女的滋味,代管爱孙的味道,你今早喝了一碗豆腐脑,我今早咥了一碗羊肉泡……言语流淌在风中革命似得飘摇。偶尔,一缕灯光拂过,映出他们目慈面善头发花白的容颜。尚还年轻我,则像穿越隧道。
       此刻的泉沟,定然陶醉在月光的倾泻中,升腾起一股股雾霭在老村上空飘浮,亲人般久久不肯离去,任凭鸡怎么打鸣,犬怎么吠叫,老窑背上长了多少野草。这样的固执显然有些太过理想,而太阳明朝到来才是无人阻挡的现实,我在月亮和太阳之间久久徘徊,眷恋太阳的热闹,也眷恋月亮的逍遥,素不知这份眷恋被流浪的昨日所蚕食,蚕食成如今凄清的鸡鸣狗叫,坟冢荒丘,穹川空道。
       “爸爸!”精灵般的雪域扑向我苍穹之怀,突然也不突然。
       我这才记起,晚饭散步前我带着她,她如我一样流浪在这公园。其时,正好走完一个圆,走到出发时与她分手的地点。分手时尽管我逆转行走,但她顺转找我也是自然的事。就像今晚的月亮,突然也不突然。

                                                                                            

 

                                                                                   2015年11月28日晨水轩心斋

 

  评论这张
 
阅读(238)|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