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此木是柴的博客

世间一粒尘埃,出自茫茫人海。

 
 
 

日志

 
 

【原创】三十七月后清晨的车站  

2015-11-23 21:08:01|  分类: 月后系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三十七月后清晨的车站 - 此木是柴 - 此木是柴的博客

 

 

       偶日,一个极平常的日子。公交车里只有我和她,连司机也未必有。
       心有灵犀似得,她高兴,我亦高兴,坐到了一起。她说她的家长里短,我说我的理想漫漫。
       我已记不住具体是何语言,亦忘记窗外景致如何改变。只记得行了一段后,她到站下车时的别语:感觉话已说完,我也正好到站,再见。身影如萧瑟的秋叶,飘了出去。
       以后的以后,我在她说“再见”的车站乘车数次,而她口里的“再见”,如飘出车窗外的秋叶,一去不返。
       如此,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在对我并未有丝毫影响的前提下,仍在思考一个笑话似的问题:她是谁,是谁有如此力量促成这一面之交。
       朋友?也许。不然怎会有投心之语膜拜醇酒之香。爱人?也许。不然怎会有暖心之眸对望微澜秋水。亲人?也许。不然怎会有母心之慈包容苍凉大地。
       显然,我思想有些多了,就像当初慈悲的人儿说出“前世五百年的回眸,才换来今世与你擦肩”。猜想无数,但答案只有一个:她是萍水相逢的一面之交,无名无姓,无根无据,无地无址。
       在日子的长河里,我们会遇见无数上下车的她,彼此并无过多依附,但一抹微笑,一句话语,一席倾听,却足以改变身陷囹圄的世界。在茫茫的宇宙中,我们会以形形色色的方式存活,生命并无高贵卑贱之分,但一个念头,一盏灯靥,一本经书,亦足以改变心谙世道的凡尘。
       了这相面之缘,轻有多轻,重有多重?
       我来不及作息,在许多人还沉浸在甜蜜的梦乡,我便启程并告诫自己:每一个生命都是花朵,尊严且卑微。每一缕声响都来自奥林匹斯山,天籁且心惊。当然,也可提晨钟暮鼓之曲风。要命的是,晨钟暮鼓之曲风已随日复一日的“无所创新”而麻木,不仁不义到尸体溃烂,找不到所宗。十字架上有的是耶稣,可十字架下未必就有耶稣的知音。自然,晨钟暮鼓边敲打者比比皆是,可更多的他们还未从丧钟夭鼓的现实中苏醒。
       我也花一朵,也掺和其中,阿Q式自信十二根琴键迸出的旋律是不断更新的等待,希望和精彩,阳光出来必是温暖,其色斑斓……暂不考虑能否觅到食的物竞天择,先做好早起鸟儿的准备,再考虑如何不枉早醒的清晨,车站的清冷。


                                                                                              2015年11月18日彼岸

 

 


  评论这张
 
阅读(156)|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