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此木是柴的博客

世间一粒尘埃,出自茫茫人海。

 
 
 

日志

 
 

【原创】十九月后的宇宙苍茫,母在何方?  

2014-05-29 14:05:40|  分类: 月后系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十九月后的宇宙苍茫,母在何方? - 此木是柴 - 此木是柴的博客
 

 

       从来,都没有像今天凌晨这样,端详浩瀚淼淼的宇宙。北斗七星在哪儿,银河系里有多少个星座,我对此毫无探究,岂谈“知之”。
       凭着幼年对北斗七星的阅识,从村谷到村上,踱步数里,一步一望,完整才慢慢释放出来,明三星的勺柄,暗四星的勺轮,勾勒出璀璨熟知的七星勺形北斗,其巧匠工能,远非凡人能比,莫叹宇宙之浩瀚,之伟岸,之循道。天河宛如白昼奶河,流过碧空万里,闪烁在静谧长夜,我们变得小了起来,身长,人心,甚至眼神,无一例外,不时地问:我是谁?谁是我?
       时值东山顶上月牙羞羞升起,月牙开豁之处,启明之星镶于其间,一幅完美的宇宙杰作就这样完成了。莫非,这就是成吉思汗的景仰?阿拉伯人的图腾?伊斯兰教的向往?我不能妄下结论,我只能欣赏大自然的晨曲。“算黄—算割—”,“咕咕—咕—”,“咯究—咯究—”,诸多此类,释怀纷纷,堪称“自然神韵、天籁之音”,其“演奏者”不下十数,适时适地,信口拈来,虽天色不明,但天籁有声。出走在这样的五月,母亲绝非所能想到;出走在这样的五月,却需要我用余生的时间震惊,思考。
       母亲出走的那一天,我在彼岸欣赏着 Toni Braxton 演唱的《Un—Break  My  Heart》,一首刚刚接触的新歌,旋律一开始,就把我带入无尽空灵的境地,仿佛世界就只剩我一个人。我在空灵的旋律中,才记起自己刚刚打过一场篮球,其过程很慌乱,很急促。弟弟打来电话,断断续续响了三次:
       21:19,“哥,你不忙的话赶紧回来吧……”
       21:25,“哥,咱妈吐血了……”
       21:34,“哥,咱妈走了……”
       我在手机上记了一串数字:2014年5月21日21:29。感觉的滋味来不及体会,任由疾驰的车轮从彼岸驶向故城——有我母亲的农庄,自己此刻成了一名活生生的赶路的人,没有欢笑,没有悲伤,只有一片片时空里流淌的沉默。尤其是回到农庄后为母亲烧下炕棱纸的时候,潜意识里竟差点笑出声来,然后才是假惺惺的一把鼻涕一把泪,“不孝子”应该就是这样:离世时看不到儿的人,离世后听不到儿的哭!母亲,你说是吗?要不您怎会背我而去?要不您怎会选择了无尽长夜?要不您怎会出走在美景万幅的五月?我不孝您可以惩罚我,可我的父亲,我的弟弟,还有您的两个儿媳,两个孙女呢?您在世时可是说过他们“好”的呢,他们应该不在“不孝”之列,您怎舍得抛下,怎舍得抛下这个您一手拉扯大正要安享清福的家?母亲,您说呢?
       母亲,您在哪里?我在今天这个凌晨,披星戴月,迎着清风,追寻您匆匆离去的影踪。路过泉沟父老乡亲的门前,路过南疙瘩地的崎岖陡峭,路过老家窑洞的尘世荒凉,来到您的新家,离老家窑洞不远的地方,就在老家窑洞的顶上,面向东南,背靠西北,俯瞰可揽泉沟通貌,平视可见遍山峰景,仰望可阅宇宙永恒,可算集开阔、明朗、通天的大道正道君道,与您“人活着要争气要有精神”的做人气脉不谋而合,相得益彰。与我们的老家相比,多的是人气;与我们现在的家比,多的是慧气;与我们理想的家比,多的是灵气。你看,东山顶上的明星伴月牙升起来了,远山沟里的灯火亮起来了,天籁间的各种鸟儿唱起来了……这些远远要比我们家的窑洞灯火、人世苦曲明亮的多,动听的多,永恒的多。
      母亲,您才安新家,莫须怕,也莫须孤独,我连续三晚已为您打了“怕怕”,用点着的甘草为您启明,用所拿的馒头打发了那些影响您回家的野狗,从您新家的巷口,到南疙瘩拐弯的路口,再到您那天出纸(澄城方言,意指安葬人时所有孝子在张贴告示的地方烧纸)的村口,为您回家的时候清扫了一切可能存在的担心和路障,只为您一条光明的回家坦途。您要是想我们了,就回来看看;您要是想走,我会去送您!无论您在哪儿,我们都会陪伴着您,到天涯,到海角,哪怕我们的脚上磨出老茧!磨出水泡!
       彼岸,是我新工作的地方,也是您知道的地方!我去彼岸之前的前一天下午,我回泉沟看过您,当晚我就琢磨那是不是看您的最后一眼,事实证明,您真真正正站在了我的彼岸,我也站在了您的彼岸!那天我始终迟迟不想离开,更有种想写类似“孩儿立志出乡关”的诗篇,感觉极其强烈,强烈到刚坐在渭水以南一家餐馆的凳子上,便流下了止不住的热泪,可终究还是没有写出一句让您能够听到的诗言。这事到了今天再也不能拖了,拖久了您给我托梦咋办?母亲,您听好了:
    

孩儿踌躇赴彼岸,
踱步不前蒙泪眼。
家母病榻几挣扎,
归来明德树灵前。
    

       此刻,我正端坐在咱家门口的石墩上,为您写为您吟!母亲,您听到了吗?
    
                    

                                                                                                  2014年5月27日农庄
    

  评论这张
 
阅读(194)|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