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此木是柴的博客

世间一粒尘埃,出自茫茫人海。

 
 
 

日志

 
 

【原创】墓窑合龙口  

2014-05-17 23:02:57|  分类: 黄土风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墓窑合龙口 - 此木是柴 - 此木是柴的博客

 

 

       随着墓窑龙口的合住,燃放的鞭炮腾空而起,响彻在农庄上空,回荡在整个川道!这不是庆祝的欢腾,而是灵魂归宿的遇见,我脸上没有一丝欢笑,只是眼睁睁看着张陵在未来某个时刻即将新添一抷新坟而无能为力!灵魂里彻骨的无能为力!
      今早有幸,我拍到了多年想拍却一直未能拍到的花上蝶。以前每次拍的时候,不是镜头跟不上趟,就是追不上蝶的步,只听“扑啦啦”一声,镜头里无物,花上头无蝶。今天,镜头争气,蝶儿也通理,旁若无人般停留在野花之上,似乎在等我,等我——这位追了它多年的痴者!而它,几乎是在帮我圆着梦,像西天取经每每遇到劫难之时,就会遇见那些从天而降无所不能的如来菩萨,然后又一溜烟一道光似得消失的无影无踪,它亦如斯!
      墓窑龙口的合上,让我看到了自己的卑微,卑微的不如踩在脚下烂的破碎的一杆麦穗,——遇到雨水,它们还会狠命地生长,甚至长出新的幼芽!我看到了自己的可怜,可怜的不如腾空而起的一颗火炮,——在生命的最后一瞬,还会迸发出响震彻高空、回荡川道的响声,其态度的决绝、音色的灌耳、灵魂的空灵,却是回忆里的万般风情!我也看到了自己的脆弱,脆弱的不如一抷黄土,——无论多么伟大,直至不可一世的人,但只要黄土口一张,都会成为其口里的一餐食而已!一个人,一具灵魂,在行将就木时,也就吐完了最后一口气,而碑子有没有不知道,有碑子的上面写什么亦不知道,似乎,这全是“后人们”的事了!
       一位匠人师傅拎着一瓶白酒,仰天畅饮,“咕咚”下肚,淡淡的说了一句:“合窑洞龙口,我是一万个高兴;合墓窑龙口,我却是一万个难受!一醉百醉,一了百了!”说着,又呷了几口。我看在眼里,醉在心上。在与他近几日的谈话中了解到,他给我们农庄极其周边许多人都鼓过这样的墓,鼓墓的手艺是跟着一位嗜酒师傅学的,起初他对师傅的嗜酒如命非常不解,喝酒的原因自然他无从知晓,后来他给自己总结说:干这活全凭酒,没有酒他就干不成。久而久之,他也开始像鼓墓师傅般喝上了,干这活喝,干其它活也喝,干不干活都会喝,白天黑夜不在多,他因生理缺陷取了个名叫“豁豁”,现在人都不知道“huohuo”和“hehe”是叫他当初的名,还是叫他现在的嗜好了。
      墓窑龙口的合上,一些人,一些事,犹如西去斜阳奄奄一息,即将逝去,其灵魂如东山青烟,袅袅直上。此刻,人生远远已非你我、哭笑、一杯酒凝成的遇见这么简单。
    
                   

                                                                               2014年5月16日农庄
    

  评论这张
 
阅读(192)|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