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此木是柴的博客

世间一粒尘埃,出自茫茫人海。

 
 
 

日志

 
 

【原创】惊悉金陵老师梦中论语  

2014-04-03 09:06:35|  分类: 柴夫呓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惊悉金陵老师梦中论语 - 此木是柴 - 此木是柴的博客

 

 

       昨夜,博友“一剪寒梅”熊老师托我一梦,古稀老人遥在金陵,且又为忘年博友,不免让我心生惊叹了。
       就在距我敬素轩不远的边上,现城郊中学的原址上,大规模的城市拆迁令此学校亦无幸免,顷刻校园沦为一片废墟。废墟之上,大道旁边,一处有过拆迁痕迹但可勉强住人的房子煞是惹眼,老师便居于其中。
       见面时,我似乎问了一句“近日老师身体可好”,老师十分轻松地答曰:“无妨!无妨!可惜夫人有恙,好在药箱随身携带,医嘛,她本就为医,吃什么药,该怎么养,自有一套养生保健之道,不用费心。”说着,便从房子拉出一旅游箱的药来,我十分禁讶。因老师夫人在现实生活当中并非作医,而是与老师同职同业两相为悦,我习惯称其“洪老师”,可现在“洪老师”摇身变成“洪医生”了,禁讶在所难免。
       正当我心里惊讶不止的时候,“洪医生”便及时从房屋里走出来,嘴里反复念叨着一句话:“这老头真是!这老头真是!”语气轻中带巧,颇有几分红楼金陵女钗的江淮味道。接着为了避嫌,又言谈一番:“侬此拆迁,标准可是不一样的唻!这不,拆迁工人初来,便吵嚷着此房如何的不安全,后经侬师几位学生‘解释一通’,他们即道‘住人还是可以住许久的唻’,仿佛吃了灵丹妙药,一下子全讲了实话。”在她的口气中,在我的印象中,熊老师这几位学生,皆权高位重,讲话是有相当分量的,子丑寅卯对于他们,我自然熟悉无疑。
       “您们来这么多日我都不晓得?今中午我应尽地主之谊,我们共进午餐?”我似乎有几分无奈,又有几分虚伪似的。但见老师微微一笑,答道:“你们年轻人干事业不都忙么?”边说边掏出几张钞票,又继续说着:“共进午餐可以,但这一点心意,你必须拿着,毕竟我们没有见过雪域······”我在万般推辞之后,诚惶诚恐地接受了老师的“见面之礼”。
       话语刚“投机”不久,便谈起了毛俊锋,我更为惊讶。毛俊锋与我是同乡同校,但却年长,住处彼此接近,鉴于其见识之广,思维跳跃性大,谈话涉猎较多,常人眼里尽是“不知所云”,单位人亦是“另眼相看”。因其这一点个性,他却意外地博得了老师的赏识。我又是一惊,便问:“你们怎得认识?”老师答:“我们是认识好久的老朋友了!”我惊讶着追问,老师答了一句什么“三千年前遍猪毛”,但答语里的“毛”不知是地域方言之差,还是学问颇具考究,老师竟读作“liú”,后来,老师给我解释说,在三千年前自有毛姓以来,他都认识了所有姓毛的人。大概也就这么个意思。
       梦罢,即是凌晨三点,我便起来忆梦作文。回想起前几日老师来我博客看文赏片作评的事,又联系起昨日我给手机里莫名其妙地输入了两句关于人性交往的悟语:年轻人交往注重左右逢源,以十当一;年长者交往注重源远流长,以一当十。算是讨教金陵托梦、追寻突然悟语的究竟了。
      唯恐梦里不知所云,何况又是春日之梦,遂记之。
    
              

                                                                                     2014年4月1日凌晨敬素轩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