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此木是柴的博客

世间一粒尘埃,出自茫茫人海。

 
 
 

日志

 
 

(原创)我拙眼里的木心  

2014-03-05 17:50:33|  分类: 读书频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我拙眼里的木心 - 此木是柴 - 此木是柴的博客
  

 

       结识木心,是在我母亲患疾住院以后。
       每天面对母亲的病痛折磨,我都会显得手足无措,来回在房间踱步,不轻不重跺脚,眼睛无主的张望,这都是些习以为常、能看得见的动作,但内心里的纠结,酸楚,无奈,却是常人所不能看见、所无法感受的,这时的心境,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得到的浮躁。
       就在这期间,兄长“半解斋”每天不定时的,都会在微信朋友圈里发许多有关木心的言论摘抄,无奈、酸楚、纠结的我显得异常浮躁,瞌睡也非常少,动辄会在坐卧不宁时像许多人一样,低头看手机,看这里面千奇百怪的世界,无论早晨,中午,晚上,还是深夜,都会自觉不自觉的,一遍又一遍浏览朋友圈里有关他的动态,他的木心言论摘抄。
       “生命的悲哀是衰老、死亡,在这之前,谁也别看不起谁。”“一个人到世界上,来做什么?爱是最可爱的、最好听的、最好看的、最好吃的。”“一个艺术家,一个天才,第一步,要离开故乡,像一条鱼,游啊、游啊,游到大海去。没有人教他。但是天才就会游到大海去。”
       “文学到现在,都用比喻、形容词,积重难返。陶渊明的秘诀,直写印象:微雨从东来,好风与之俱。好像有点意思,想想又没意思,再想想,还是有点什么意思:那种进进退退,有意无意,最是艺术家的气度,涵养,性情,是文学的非常逸乐的过程。”
       “为什么政客,有政见的人,都从来不问宇宙?避而不谈世界?避不开时,像孔孟一样敷衍几句?他们要欺骗人。进化论,乐观主义,都是要骗人。研究宇宙、世界,必然涉及衰退、毁灭,必然导致悲观主义。文学家的乐观主义是糊涂,政客的乐观主义是欺骗,商人的乐观主义是既糊涂,又欺骗。目前世界就是这个样子。我们呢,要做既清醒又诚实的人。”“我也想写党的颂诗,可是一触这主题,才气马上横溢不出来。你看,这种题目一不许悲哀,二不许怀疑,三不许说俏皮话,四不许别出新裁……那完了。”“一个没有文化的富国,等于肥胖的白痴。”“明于析物力,陋于知人心,这是马克思理论的要害。”
       “我愿意生在现在,因为比较容易了解宇宙,透视人生。如果你是淡泊名利的人,那么生在这个疯狂夺取名利的时代,那是真有看头。”“地铁上看见三个男孩轮流和一个女孩接吻,她爱谁呢?我们生在这样一个时代。”“有人对我说,洞庭湖出一书家,超过王羲之,我说:操他妈!”
       “诗,是高贵。中国的酒、茶,很近于诗的本质。好酒、好茶,都有特质、品性,好酒不能掺一点点水,好茶不能有一点点油渍。这品性,就是上帝的意思。”“人类的黄金时代并不属于人类,而是属于少数人。贝多芬、肖邦、陶渊明,早就成就了他们个人的黄金时代。艺术是最大的魔术。艺术家是最大的魔术家。”“中国文学有一天要复兴,两种天才一定要出现一一创作的天才、批评的天才。能不能兼?可以,但必须是天才。”

        ……
       看着这些深浅不一、涉猎之广、视野开阔的林林总总,从普通人到天才,从宇宙到人间,从国外到国内,从男人到女人,从政治到人性,从人性到到艺术,通过揭示人类活动的思考、探索、见解,告诉我们什么是文学,我们为什么而活着,我们在浩瀚的宇宙中充当着怎样的角色,在人类的进程中我们又该承担着怎样的历史责任感……
       这些只有在童话故事里才会出现的蓝色城堡,完全吸引了我的目光和心思,我如饥似渴地翻看了一段又一段,复制了一段又一段。我在忘乎所以地享受着这些来自手机的快餐,直至,——有人提醒我有“刷屏的嫌疑”,我才明白我已经成为许多人眼里的“无聊者”;直至,——每天早上我空腹吃着苹果走过大街,在人们的眼里我才悟出自己周围的空气还是有点冷的。
       对于一向很难接受另类思维的我来说,此时的木心顿时从手机里的“快餐食粮”中走了出来,走入了我的精神生活,浮躁的心一下子清净了许多,眼前的世界也开明了许多。在自己被受影响的感觉里,毫无半点喧嚣式的刻意继承,而是在如梦如幻的美好世界里,与一位旁征博引者、先知先觉者、博学大师者对话、切磋、商榷,这个美,可以是世界范围的,历史范围的,人性范围的,爱情范围的,精神范围的,现实范围的,艺术范围的,等等,不一概而论,不盲从入流,不流于形式,不脱离人性,不脱离生活,让人触手可及而又高不可攀,让人一晃而过而又记忆犹新。美,自然而来,自然而去,有门道,而不需任何一点点刻意。
       在母亲这场病痛中,我得到了上天的赐予,上天让我认识了木心,认识了《文学回忆录》,我的世界获得了重生的充盈,好生欢喜!感谢木心的精神力量!感谢兄长“半解斋”的善心指引!感谢我所有遇见者的知遇光芒!
    
    
                                                                                     2014年3月5日长宏堂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