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此木是柴的博客

世间一粒尘埃,出自茫茫人海。

 
 
 

日志

 
 

(原创)一窝腊梅的力量  

2014-02-22 09:35:26|  分类: 念亲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一窝腊梅的力量 - 此木是柴 - 此木是柴的博客
  

 

       年上初六,我眼前的城市渭南飘起去年入冬以来第一场雪,在许多人眼里,总以为雪花成了频临灭绝的稀罕之物,空气只会永远持续在雾霾侵染的混沌状态,人们的身心因此种种只能停留在苟延残喘的病态时节,但眼前这场雪的降临,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净化着空气,消除着人们心灵上的污垢……
       我因了母亲的病痛几乎把自个囚禁在她的身边,我不愿意太过随心的脚步娇惯起没有底线没有原则的自由,更不愿意让没有底线没有原则的自由换得半生心灵的恐慌与不安,从而让后悔为我的人生打上灰色的标记……我几乎对外面飘起的第一场雪没有知觉,要不是出门为母亲买药,我想这些完全只是一种可有可无的摆设而已,就像聋子的耳朵。
       买完药的间隙,我没有直接回家,而是鬼使神差地走向通往尤河公园的路上,或许因为幻想风景的贪念,或许只是想走走这么简单。刚下过雪的公园召集了一群群怀着希冀赏景的人们,到处是欢乐的笑声和留影的卡嚓声,我这才记起自己也有摄影的爱好和习惯,今天也不例外地背着鼓鼓囊囊的家具,可是我的镜头里该摄点什么呢?似乎并没有多少入眼入心的玩意,眼里心里尽是顽冬不化的萧条和独身留守的苍凉了,人们的欢笑也不过是令我奢望的噪音罢了。
       “喂,小子,都拍啥了?”周围空无一人,我确定这是问我的话后,仔细打量起问我话的人,年龄与我的父辈相仿,胸前挂着NIKON,胳膊被头戴卫生帽的女人搀得很紧很紧,似乎把那手从胳膊上分开就会伤筋动骨,触到疼处。“喜庆都不知道到哪去了?城市比不得乡村,年味仿佛就只剩街边卖灯笼的小摊了,拍的东西不多啊!”我似乎是在打着回答别人问话的幌子,在不知不觉中袒露了自己的心迹和忧伤,但他,——貌似我的知性同乐者,竟然也给——懂了!“别灰心!前面那儿一窝腊梅呢,不妨看看!”边说边用手给我指了一个方向。
        腊梅?听过许多,但并没有亲历目见。我顾不得脚下的雪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快步走去,只见寂静苍凉的树林深处,一大片枯枝上开出密密麻麻的黄色小花,这些花儿土的掉渣,连色彩都有那种等同于泥土般的朴素,可是它们却有着许多花儿不能媲美并论的坚强,盛开总会选在瑞雪纷飞的凌寒之时,这种孤傲让许多人望而却步,以至于讨得多少古今文人的泼墨笔耕、浪吟广颂之情调,对于我这后人,情愫境界自然与先辈先贤先哲不可同语,但它也给了我常人所不能带给我、常物所不能带给我的力量和感染,这些力量会像草原之星火,可掂量而不可小瞧;亦如崖边之稻草,易入心而不易触及;更如浪头之摆渡,化危机而为善流。凑巧,刚才指引腊梅的知性同乐者也如我般顿悟,放弃了那些前面未曾开辟的希冀,重又回到眼前的遇见,生命如此这般美好!
       这次回来他没有与我言语,彼此心照不宣地一笑,我细细打量着他携同女人的卫生帽下面,头发似乎已经脱落的所剩无几了。我对着两朵带雪的腊梅洋装拍摄,用余光瞥见知性同乐者对着搀他胳膊的女人,很认真地按下了一次又一次快门,并不时提醒说:笑一笑,这样就很好,很好!
       我被眼前的腊梅震呆了,心里一热,就把焦对在了渭南家里的父母,对在了江西莲花山乡的龚全珍“老阿姨”,对在了“鱼传尺素”的佛光传递,当然,也对在了身旁类似帮我指引腊梅认识腊梅享受腊梅的知性同乐者……
       这焦,我称之为“心焦”。
    
                 
                                                                            2014年2月22日凌晨敬素轩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