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此木是柴的博客

世间一粒尘埃,出自茫茫人海。

 
 
 

日志

 
 

【原创】新居  

2014-11-27 16:47:56|  分类: 哺育摇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新居 - 此木是柴 - 此木是柴的博客
 

       新居。到街道有一截距离。
       那些所谓的喧嚣侵扰起我来还有一定困难,免了这份打扰,我才有幸独享到这片远离故乡、身居城市的清静。多像,多像大浴河边老家井里的水,茫茫山沟里从窑背上升起的炊烟,还有农庄头顶上,那一片纯洁的如母亲的眼睛的天空,多像,多像。尽管,新居的旁边还附着一所学校。我心里这么想的。
       谁知,在雪域的话语里,渗透着对新居的满心欢喜。街道之宽,之净,之绿,古徵无法比拟;可玩场所之多,之阔,之奇,古徵亦无可比拟;更重要的是,这里有她的家。在她的眼里,古徵的家被我们拉了整整一车,包括她喜欢的几大袋玩具、衣服和图书画报,那儿的家已经被我们搬走迁来了,迁来时我们收拾了满满三天。她倘若回去,是没有落脚之地的,索性,也就没有了回去的想法。
       唯独让我欣慰的是,她仍能记得她和我共同的老家,泉沟。只有那儿,才有她眼里来神的话题,才有渭水以南所不能替代的欢喜。旧河槽里游水晒暖的鸭群,大浴河里不善露面的螃蟹,邻居家见她不吠只顾摆尾的灰灰,尤其是在自家庭院里,可以不必像古徵渭水以南的街道行路般,无所顾忌地穿梭在窑洞和院子中间,无所顾忌地用碳锨铲起的土乱扬,甚或,在适当的时候,尾随爷爷去井边挑水,数着爷爷身后地上一串串滴落的水滴。或是,跟着奶奶去井边帮忙似的洗衣,争着抢着自己洗哪件都可以完全独立……然而,家的迁走就给她只留了一段泉沟的记忆,就连她生活过三年的校园,却只字未提。
       我翻开雪域成长的轨迹。她出生的时候正是在泉沟的窑洞里,在窑洞里最活跃的是我的母亲。她的每一天,黄历上几乎都是这样写的:要不停地务弄炉子,让它始终保持生生不息而不致死焰灭火;要勤洗尿布,用百米外的死井水洗怎么也没有五里外的活泉水对娃的皮肤好;要做变样饭,变着样的饭吃起来不仅能赶上营养,而且更不会让坐月子的人吃腻。一天下来,母亲的双眼双臂双手双腿双脚重复交替着晕酸疼麻困的经历,但这一切不适,又很快会被睁大眼睛看她的小雪域所溶解,她会很满足地发出“呵呵呵”的笑声,让笑声水云般流淌在土炕上,窑洞里,和所能听到听懂人的耳朵里。
       在雪域的言语里,奶奶已是一句无法感知的简单逝去。而新居,却似乎在替代着她昨日同样满心欢喜的记忆。昨日她的满心欢喜,又都移花接木式的留给了我,留给了反复搬她家而居无定所的我。我则在到街道一截距离的新居,在难得的清静中拼接着她移花接木给我的记忆。
       我看着眼前的新居,窗外的墙角搁着一盆盆郁郁葱葱的花草,一阵阵抑扬顿挫铿锵有力的读书声从隔壁传来,校园学生的嘴里,哪一句不是青春蜜语?在这一瞬,我的新居成了草原上的蒙古包,马头琴演奏的心曲从里面飞出,飞出天外,飞出我一直在路上浮浮沉沉的记忆。


                                                                                 2014年11月27日彼岸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