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此木是柴的博客

世间一粒尘埃,出自茫茫人海。

 
 
 

日志

 
 

(原创)六月后的旅行札记  

2013-04-24 10:25:27|  分类: 月后系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六月后的旅行札记 - 此木是柴 - 此木是柴的博客
 
 
 

       一个真正的旅行家必是一个流浪者,经历着流浪者的快乐、诱惑和探险意念。旅行必须流浪式,否则便不成其为旅行。旅行的要点在于无责任、无定时、无来往信札、无嚅嚅好问的邻人、无来客和无目的地。一个好的旅行家决不知道他往那里去,更好的甚至不知道从何处而来。他甚至忘却了自己的姓名。                       
                                                                                                                                        ——林语堂

 

 

六月后的旅行札记

 

 

        旅行,一个对当代人充满N多诱惑的字眼,动辄被当代人纳入爱好范畴,我也不例外,在迷人的风景中陶冶情操,在山水的纵深处广修涵养,在信念的守望间丰满灵魂,其旅行的根本,在于心灵的感触、研磨和推敲,也可曰:心灵的旅行。
        就在两年前的本月26日,我便在自己博客里的“心情随笔”栏目上记下了一句林语堂关于旅行的话:
一个真正的旅行家必是一个流浪者,经历着流浪者的快乐、诱惑和探险意念。旅行必须流浪式,否则便不成其为旅行。旅行的要点在于无责任、无定时、无来往信札、无嚅嚅好问的邻人、无来客和无目的地。一个好的旅行家决不知道他往那里去,更好的甚至不知道从何处而来。他甚至忘却了自己的姓名。我忘记了当时的心境,忘记了为何对这句话如此感兴趣,直至今天,也觉得意味深长,百思不得其解。莫非,这一辈子就注定了流浪?肯定,否定,两者如水火,互不相容,反复斗争,结果,理智战胜了冲动,肯定代替了否定,原来我就是那传说中的流浪者之一?而且那些有关旅行的印记已根植骨髓,流浪着的状态已不是后天所培养出来的,而是与生俱来从娘胎里带来的。
        曾有这样一则故事:一辆班车载满乘客行走在蜿蜒的山路,车厢内所有的人都紧绷着脸,或许是因路况的崎岖,或许是因彼此陌生,彼此戒备不语, 只有陌生的目光穿梭来去,神儿深藏于心,毫无生机可言。等车子行至某处,但见山花开得漫山遍野,蓬蓬勃勃。这时,一位乘客对着班车的司机说:师傅,可否停一下,哪怕五分钟而已!司机伴着开车的疲倦,便愉快地答应了,喊停的乘客下车后,迅速向车窗外的山花丛中奔去,采回一束五颜六色的山花来,为车上的每一位乘客各发一
支,一时间,车上有了欢声笑语,有人夸赞花的香,有人说几分钟停的值, 也有人说自己懂得了如何生活,进而触碰到了生命的力量,从此灵魂充满色彩,不再荒凉,云云。就这样,那位喊停车的乘客把心中的春天带给了车上的每一位人,每一位乘客也都因赶路途中的稍息停留丰富了几近荒凉的生命,这个世界由此变得美丽起来,每一单个的灵魂都沐浴在阳光之中。这个故事没有多少人有印象,包括我自己,在世间无涯的荒野里,这则曾经印象深刻的故事,都将要淡出我记忆的视线了。
        当然,世上的风景有千万种,能够入目过目的,也不过区区可数;能够入心动心的,更是屈指可数了。或许,你会为自然的鬼斧神工所惊叹,也会为人为的风情神韵所陶醉,更会为历史的尘埃铺张所折服,然而,这些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得印象模糊,概念不清,但独独有一种东西,能够让人入心动心,且一辈子永世难忘,——什么时候提及什么时候精神倍增,那便是生身养身之地的风土人情,——身边看似平淡但却充满无数依恋和玄机的风景。
        我生在黄土高坡,长在黄土高坡,打记事时起,沟坡,山峁,土梁,埝畔,窑洞,热炕,坟冢,蒸馍,酸枣,四邻,乡亲,玩伴,亲人,桐花,老槐树,秦川牛,曲辕犁,小河,石桥,等等,所有这些具有黄土高坡特点的景致,都一一在我的脑海里打下了深刻的烙印,渐渐地,我习惯了一二月的大地苏醒,三四月的尘土飞扬,五六月的春夏交替,七八月的酷暑难当,九十月的瓜果飘香,十一二月的北风凛冽,似乎一年下来,荒凉的景象要占去大多数时间,久而久之,我爱上了黄土高坡的荒凉,感觉那是一种不朽生命的本真,一种不老精神的传承,一种不竭大美的咏叹,也是区别我处与它处的最大分界线,我习惯性地称之为“美”!毕竟,这是心灵的家园!现实的伊甸!梦想的缪斯!与生俱来的机缘!
        也有人做过类似这样的旅行美梦:去一个遥远而不知名的地方,没有熟悉的人,也不熟悉观景的路,一路走一路打听。喝一壶壮行的酒,就可以无忧无虑的向路人倾诉自己的积郁,不担心心事外泄,不计较个人得失,不考虑瞻前顾后,使性情尽享山水之间、尽品风景之恋、尽受流浪之感!不知道酒醒何处,不知道明餐何来,用“洞府无穷岁月、壶天别有乾坤”的百无聊赖看人,观景,赏月,探花,品心,逐行,今宵醉为谁,只为醉知己。深处秀色之中,一览荒凉之巅。情至动心之处,浮现娇花之容。倘若有人问君“去往何处”,君指冰心玉壶;倘若问人不解,君等附带一句:数风数景数天下,一壶一心一浪者。如此而已。此时,最好不过边上有几位席地打坐的僧人,敲几声木鱼,念一会阿弥,算是天籁伴奏了。等梦醒了,才发觉:风景还是风景,心情还是心情,作弄造化的,往往是看风景的心情。
        去哪儿?我说不清。哪儿有风景?我也说不清。刚才说什么,我都忘了。
    
                 

                                                                                                                        2013年4月24日凌晨敬素轩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