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此木是柴的博客

世间一粒尘埃,出自茫茫人海。

 
 
 

日志

 
 

(原创)五月后的突然来电  

2013-03-27 17:14:35|  分类: 月后系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五月后的突然来电 - 此木是柴 - 此木是柴的博客
 

 

        每年这个时候,天气就跟孩子的脸似的,昨晚还秋裤衬衫,今早就得加衣裹棉,早上还阳光一片,下午便扬沙漫天,弄得天不是天,地不是地,混沌之中难辨万物,跟人生一模一样,你也看不清我,我也看不清你,相遇不过是偶然中彼此的过客,春天相遇的人们,秋天却未必有果。
        论起这个时代,似乎也不是什么好年景,风调雨顺早已上升到了传说的层面之上,动辄不是洪涝灾害,便是人心变恶,一切理想、合适,已是一去不复返的事了。因此,这个时代的人很容易贴上两种标签,一种是“浮躁”,另一种是“累”。
        莫名其妙的,琢磨起记忆里一直没有被冷落和忘记的歌曲,那首出自“大陆摇滚之父”崔健的《假行僧》,尤其是里面脍炙人口的歌词:我要从南走到北,我要从白走到黑,我要人们都看到我,但不知道我是谁;假如你看我有点累,就请你给我倒碗水,假如你已经爱上我,就请你吻我的嘴;我有这双脚我有这双腿,我有这千山和万水,我要所有的所有,但不要恨和悔;要爱上我你就别怕后悔,因为有一天我会远走高飞,我不想留在一个地方,也不愿有人跟随;我只想看到你长得美,但不想知道你在受罪,我想要得到天上的水,但不是你的泪;我不愿相信世上真的有魔鬼,也不愿与任何人作对,你别想知道我到底是谁,也别想看到我的虚伪。这样的歌词在古筝的伴奏下唱出来,思潮与时俱进,反叛连根拔起,其迸发的火花四溅,流传的韵味绵延,扩散的张力无限,可谓是摇滚里的“上品”。我很享受这首歌所烘托的氛围、气场,学着在别人的感悟中淡定、长大、世故,甚至想着去做一个心可以感受、事不易琢磨的“假行僧”。
        或许大多数人有着如我一样的心理和想法,便涉及了佛教、道教等可以让身心清净、安放灵魂的地方,渴望在人生的渡口找到另一扇看得见灵魂的心门,求得浮生的安稳与太平,我也不例外。在被现代建筑群快要吞噬的兴善寺里,我熏着修行于万念之中的沉香,踏上差点不懂规矩的佛门之槛,跟随方丈师父打坐、绕经、阿弥,心里也只是得到了暂时的清静,过后虽想法万千,但也就只化作了一念。难怪,前一阵在宜昌的途中萌生了上武当之打算?我想,自己绝不会为“问道武当山、养生太极湖”的广而告之所动念?
        一念,一念其实就是一世界啊。一刹那会产生一念,一念会改变自己无数光阴,造化自己多种世界。好比熟悉了多年的朋友,突然间的消失,突然间的出现,让习惯反复折返,世界因此不断改变。刚才还在春天,突然一下子,一念让你处在了冬眠。想通了是一念,想不通了也是一念;向上向善是一念,向下向恶也是一念。一念一世界,一步几指远。
        突然一念,突然来电。
                  

 

                                                                                                                         2013年3月27日长宏堂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