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此木是柴的博客

世间一粒尘埃,出自茫茫人海。

 
 
 

日志

 
 

(原创)立冬  

2013-11-08 09:57:13|  分类: 云水禅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立冬 - 此木是柴 - 此木是柴的博客
 

 

       这个节气,一般我是记不得的。这样的节气,也只有生活在农村的老人、50+的人对此有概念。今天这个节气的提及,是在我出差的当儿看望母亲时在母亲的口里听到的,正好母亲属于50+的人,而且在农村生活过,对阴历倍感兴趣那种,如今进了城,但仍改不了好关心阴历日期的嗜好,索性,就当是进了城的农村人吧。
       上楼到门口,轻轻一拍,就传来母亲唤我的声音,这声音没有半点犹豫,没有一点推测,尽管母亲的听力不是很好,尽管我跟她提前联系使她心里有底,但客观的事实是,母亲唤我的音速之急、开门的速度之快,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能想到的,是居住的小区里像老邻居、“自家屋”类型的熟人几乎是没有的,更甭提有多少敲门声了。除非家里水电有恙、煤气网管不听使唤之类事关物业的上门服务,但那样的敲门声往往是任何人也不盼望同时也很苦恼的“哑巴吃黄连”了。
       一进门,年龄与母亲相仿的老同事便打起趣来:哪个当妈的还不都是爱见娃?哪怕娃把她“对两下”(澄城方言,意指顶嘴、犟嘴的意思)后沉默,心里也是高兴的。母亲合不拢嘴地答了一串“就是”,然后补一句:咱与人家不是同龄人,有代沟啊!老同事再回一句:我家的娃就是这样,每次西安回来跟我和他妈热热火火聊几句,然后屁股一拍就找人家自个的圈去了!说罢,他们“哈哈”起来,果然,同龄有共言,道同志相兼。
       我询问着母亲治胃打针的情况,她学叨了没几句,便兴致勃勃地谈起自个晨练、送嘟嘟上学以及嘟嘟每天早晨起来谈自己做了什么梦的情况,一说一笑,愈谈愈乐,好像一切适应的很好或是已经适应了似得。学着学着,猛不防来了句“时间过的真快,今都立冬了!”,瞬间,我似被人拖入九霄云外的黄鹤,在所托之人抽手之后,一下子落到了一切真实的自然。
       我看到母亲话里被形容着“一切都好”的背后,她以失去自由呼吸的农村天地为代价,换取了一份看似风光繁华但却清淡无味的城市留守生活,将蓬勃向上的生命热量一天天撒向周围似若无人的城市躯壳,眼里驻留的芳华,不是车水马龙和高楼大厦,而是嘟嘟嘴里每天早上那一句句似懂非懂的童言梦话!所幸,充满阴霾的城市上空飞来轰隆隆的直升机一架,暂停了我几欲脱口而出的“妈妈”!在我眼观城市上空的余光中,看见她脸上浮挂着仍很自然的笑花。
       冬天来了,来到了我的身边,母亲的身边,以及许多像我,像我母亲一般的城里人、农村人和城里农村人的身边。结果是什么呢?结果,是我今早清晨躺在床上听刀郎《西海情歌》时写的一段话:
       最近三个晚上,梦见“两个女人”、“哭了一滴泪”,细数“两个女人”“一滴泪”的模样,一个枯瘦如柴,隐约的面纱后藏着一张朴实善良的脸,怎么看怎么泪眼;一个幽香心起,匀称的身材间衬托着优美的曲线,怎么看怎么是沙漠里的一泓清泉。快乐,忧伤,惆怅,迷惘,我都忘了是泪泡上了眼,还是眼唤醒了泪,两者相依相伴,累了搀搀,渴了潺潺,伤了颤颤,别了婵婵,一路驶向禅。趁我梦境还清的时候,我记住了她们的名字,一个叫爱,一个叫梦,泪呢,却被冠上了生的名。
    
                                                                              

                                                                                      2013年11月7日晚敬素轩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