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此木是柴的博客

世间一粒尘埃,出自茫茫人海。

 
 
 

日志

 
 

(原创)那一声熟悉的火车笛鸣  

2013-01-21 11:24:47|  分类: 精神伊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那一声熟悉的火车笛鸣 - 此木是柴 - 此木是柴的博客
 
 
 
 

       前天晚上到昨晚,雨夹雪的状态整整持续了24小时。想着年前再理一次发就算今年打发了,谁知昨晚又在不知不觉中,迈入了熟悉了八年的顽石理发店。
       记得在回家的出租车上,司机说,明早汽车修理厂一定会停满出了事故的车,他纳闷的是,为何昨天还有那么多的人接新车,结果不是把车追尾了,就是直接把车开到了县城桥下的西沟里,他在乡下送完人途径大桥的时候,遇见一对鼻子脸上沾满雪的夫妇,经一番询问后得知,夫妇俩是接了新车的主儿,喜悦的状态也就持续了那么短暂的一瞬间,过后就把车驾到了深沟里,脸上鼻子上的雪是刚才在沟底往桥上爬的时候沾的。弄得出租司机哭笑不得,我亦如此,顺便我试探性的问了一句:你没事吧?司机似乎更委屈,眼瞪得跟核桃似的,“咋能没事?我压根就不想去乡下接人,见是熟人叫实在没法,结果人送到村口的土坡时,后轱辘陷进一个窝子,车前的两个轱辘像头犟驴,一蹦三尺高,我头发整个都直了,就跟阅兵似的,好在村里几个好心人拿了几根木椽,连掀带抬才把车从窝子里弄了出来,唉——”一声长叹过后,他又补了一句感慨:“人都想着接车过年图个吉利,喜上加喜的心情可以理解,可当喜事多了就泛滥成灾了,——犯冲!”后两个字的语气特重,跟押韵或许有着很重要的关系。听后,我想的最多的是两句话,一句是“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一句是“既然环境造就人,怎会有那么多的逆天行事者”。在此方面,我身上的谨慎从事倒成了一种曾被别人眼里“瞧不起”的“胆小怕事”,——在雪天,我不愿自驾操心而代步,能够信任的,是我谨慎踏实而不招摇过市的双脚。
        时钟走在无法停止的路上,就像人生不会因四季的变化而停止,也不会因情绪的喜怒哀乐而停止,更不会因人间的旦夕祸福而停止,一步一步,或铿锵有力,或苟延残喘。——无疑!苍生在自然灾害面前是脆弱的,在时间面前一切都是苍白无力的,它永远都只会用素描的手法,用仅有的黑和白描述着岁月的所见所闻。
        我睁开惺忪的双眼,看着滴滴答答的时钟,此刻已是凌晨四点,从我昨晚熄灯合眼到现在,已整整六个小时。似乎在最近好长一段时间,这已是我最长的一段睡眠了。我愈发裹紧了贴身的棉被,生怕这窃喜逃走似的,在这当儿,随着一声长长的“呜——”,我窃喜、宁静的思绪再也无法回到刚才睡眠着的状态,手轻轻一点,床灯就鬼使神差般的亮了,看到的世界亦如时间般苍白。
        刚才的“呜”声,打我在记事时起就有了,每每晚上睡在农庄的大土炕上,它会成为世界上最美妙的天籁之声,朴实无华,大气高雅,真切而不张扬,动听而不时尚,它就是夜晚远处一声声火车的笛鸣;后来,我到了异乡求学的续书堂,蹊跷的是附近仍有火车站,夜晚仍能听到家乡农庄一样的火车笛鸣声,它仿佛就是那归家的信号,屡屡点燃了我人生思乡的渴望,让我一次次挑灯夜战,伏案躬耕,扬鞭奋蹄,教我在求学的路上扎扎实实的走好了每一步,打下了一个个锲而不舍、报效家乡的烙印;现在,我回到了距离农庄不远的城里,在人生概念上,我仍然呆在家乡,可我似乎好久都没有听到过小时候、续书堂那时的火车笛鸣了,此刻一听,恍如隔世的明灯在我眼前一亮,亦如喻世的惆怅在我身边不曾离开,更如醒世的预言在我耳边提醒过往。我不会在这样的夜里睡去,我会因找回生命中的自己而再次窃喜,哪怕毫不吝啬的付出有损于健康的失眠代价。——久违不因时光的流逝而苍白,它是一缕淡而久恒的馨香,直叫人生死相许、肝肠寸断;情愫亦不因时光的流逝而苍白,它是一种与生俱来的离殇,直叫人有的光荣,无的伟大;本色更不因时光的流逝而苍白,它是一股永无止境的精神,直叫人心系一处、静坐玄想。
       给予我这一切的,是那一声声熟悉的火车笛鸣,就在东方不远处,就在小时十几里、现在几十里的地方,就在我天涯咫尺的身旁。雨夹雪停了的夜晚,空中的寒气似乎冻僵了一切,汽笛,喧嚣,人鼾,包括那些藏匿暗处的深深浅浅的、听得见听不见的种种声响,都在这一瞬戛然而止,无声无息,此刻,只留远处一声声熟悉的火车笛鸣,只有床灯下一颗不眠的灵魂,独有除了我还是我的自己。一切,都将化为一种痛而无底、乐而无极的难言空旷,一种痛而非痛、乐而非乐的难言提醒。此刻,我庆幸着一件事,就是昨晚“莫名其妙”的理发了,老以为那是超出计划外的“多余”。
       关了灯,房子仍然黑乎乎一片,可窗外,已有了明显天亮的迹象。
    
    
                                                                                                           

                                                                                                                       2013年1月21日凌晨敬素轩
    
  

后记:
  ——今早,站在结冰的路上挡出租车,好半天才挡了一辆,刚坐到车上就听见司机陈述出车的原因:要不是送娃上学,谁也不会起这么早担这么大的心挣这卖命钱,梦里都是追尾撞车的情景,惊了,我也就醒了,也就想起送娃上学的事了。——原来大家都有惊梦,只是各有各的不同。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