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此木是柴的博客

世间一粒尘埃,出自茫茫人海。

 
 
 

日志

 
 

(原创)两月后的平安夜  

2012-12-29 13:07:34|  分类: 月后系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两月后的平安夜 - 此木是柴 - 此木是柴的博客
 
 
 

         24日,没有多少人会记得住这个日子,平凡的就像路上匆匆遇见又匆匆离去的过客,平淡的像喝进口里的某杯水,倘若追忆,忆必犯难。
        尽管如此,但仍会有人给这个日子打上特殊的标记,比如有心的美国人,他们将每年的12月24日确定为圣诞来临前的平安夜日,就像我们国人讲究的大年三十除夕夜日一样。不同的是,美国人有明确的概念,用一切平安的理念来迎接新年。而我们则笼统的多,只是一个大而化之的除夕迎接,吃饱的,没吃饱的,有新衣穿的,没新衣穿的,有钱花的,没钱花的……统统除了死去的,都可以一步跨新,一揽迎新,一应求新,事儿显得简单,不琐碎,操作起来也方便,放两挂鞭炮,吃碗饺子,这事就算打发了。美国人复杂,年轻的、年老的统统要带上圣诞帽,用金色的、银色的、花色的饰物要装扮圣诞树,更有甚者,还要有满脸胡子白花花、满身红色笑哈哈、满腿走路弓嘎嘎的圣诞老人,等把这些装饰褪下来的时候,我们才会大吃一惊,——呀!平安竟让小伙老了几十岁!罢罢罢,姑且就当为了追求可以不计成本,为了追求可以安然虚伪。临了来一句:笑一个!这才够平安氛围。
        我忽然记起了一件事,中午阳光照进窗子后的一幕。放在窗台上好久但我却没太怎么在意的玻璃瓶,这个瓶子的概念就是一个吃完罐头后的废弃瓶,这么说,显得我迂腐,但不这么说,任何人却难以理解我“没怎么在意”的原因,就当是我故弄玄虚吧,毕竟我是为了解释两个概念:一个有关玻璃瓶,一个有关我“没怎么在意”。我在24日这天显得也有点美国人的“虚伪”了,明明是癞蛤蟆,却偏偏要插上一个鸡毛掸,——冒充大尾巴狼了!
        其实,我想说的是瓶子里盛的两条鱼。这是雪域两月前吩咐她的母亲买的,——当时也就凭着孩子的一时兴起,妻子也就一不做二不休,牙一咬就满足了孩子的童心和好奇。尽管大人都知道,孩子上街见东西齐要,买回来的也不一定就是她所喜欢的,姑且将此放至一边不谈,大人都有“乱花渐欲迷人眼”的时候,何况心里洁白如纸的真正儿童呢?三天两后晌的结果,也就成了再正常不过的意料之中的事了。
        需要说明的是,买鱼事花去妻子成天算计能买多少油盐酱醋、米面柴馍的十元人民币,就为了欣赏五条看似与生活不沾边的“务虚”鱼事。——翻箱子倒柜,找出我几年前“务虚”的鱼缸,把里面着灰尘的水磨石冲洗干净,将塑料袋提回来的鱼卸袋归缸,一切就算自然了。——车走车路,马走马路,鱼呢,不游在水里池塘,就游在室内鱼缸。另外,还专门给鱼缸的清水上面挤牛奶似的,挤几粒咖啡色的鱼食,也算是入了“清水则无鱼”的行,看起来挺美,也挺像回事。室内瞬间因游鱼的存在多了几份清新、自然和雅致,生活的死水一下子活跃起来。
        如果生活是一台永不停息的机器,那么时间将是机器上一道道或深或浅被打磨的痕迹。然而,再好的景色也会有审美疲劳,再专注的目光也会有视线转移。经过一段时间的细心照料,隔三岔五的换水,喂食,人的心志已完全没有当初刚买回来时的新鲜和激动,越来越多的是疲劳、烦躁,且此期间还夹杂着几条鱼相继死去的因素,彷佛细心与否都会只有一个死亡的结局。心淡成了一种应运而生的状态,自生自灭,顺其自然,随其造化;心力就像攥了劲的麻绳,愈日愈松,愈松愈乱,直至现回麻形。
        故事远远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似乎一切都将要迈向清静的死寂,其实不然。这鱼贱跟人贱似乎还有得一拼,好生好养反而死亡频发,贱生贱养倒却成就景象。——仅剩的两条鱼在换水不勤、喂食不及时的情况下,自由自在,好不快活。这种难以名状的心理积郁就像一块越滚越大的雪球谜团,甚至我有时怀疑这种心理已开始走向道德畸形,甚或都有人性变态的痕迹,可眼前的事实我又不得不承认这种非正常心理不合理却合情的正确性。但我此时,已陷入一种空前的矛盾中,抉择起来不亚于生命中遇见的某个谁,是画圈?还是放逐?——画圈要承担永远选择的责任,放逐则要付出高额遗憾的代价,此时没有对与错,没有好和坏,没有美与恶,只有眼前左右为难、两厢滴血的选与弃。
       我沉默了,沉默的面对着时间的推移,面对着我在自然的残酷淘汰中形成的选与弃的最终结局。意象中毫无生还希望的两条鱼,从大缸换回到小瓶,走过了秋天,迈入了冬天,就像一个不老的神话传说,每天在仅有的空间,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你贴着我,我贴着你,兴奋了,还会四目异处,交尾言欢。尽管目前还没有繁殖的迹象,但我仍然怀疑它们是公母成对,至于鱼究竟有没有记忆、眼泪和悲伤,既然有人探讨多年,我也就不想累赘般的纠缠“蛋和鸡的起源说”,况且这也不是我文中需要坚持的东西。我所知道的,是它们在同伴相继死去之后,依然快乐地活着!甚至有点下贱式的活着!我虽不推崇这个令人刺耳的字眼,但我却欣赏这种行通现实的活法,尊重仅留下来的两条鱼的鱼格!
       人生是一部书,平安夜不过是其中众多剧幕之一。我不在乎有多少人能记住24,也不在乎有多少人在老美的提醒下,才让这一天变得更具意义价值,我只在乎这一天我想起了什么,经历过什么,丈量着什么,因为我以及我的自私。在两月后的今夜,我想说,今晚我将没心没肺,抛弃一切肉体和心灵上的累赘,这里没有欢乐,没有伤悲,没有欢笑,没有泪水,只有一具属于我自己的躯壳,一架供我作息的生命野床,一处四壁做白的暂时避住之所,一首百听不厌的旅行老歌。
        请所有遇见的和没有遇见的人,不要因相遇而欢乐悲伤,也不要因没有遇见而彷徨怨恨,就当这一段,是我乘着平安夜的兴头说的黑话,醉话,不着边的话,过了头的话,甚至也可能是毫无意义的话。
 
               

                                                                                                                        2012年12月28日凌晨敬素轩

 

  评论这张
 
阅读(139)|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