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此木是柴的博客

世间一粒尘埃,出自茫茫人海。

 
 
 

日志

 
 

【原创】杀猪过年  

2012-01-19 19:21:04|  分类: 精神伊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杀猪 - 此木是柴 - 此木是柴的博客
 近二十年过去了,我至今依然还记得杀猪的当年!

 

         静然一年的村子,到过年的前几天,沉寂便到头了。
       小商小贩云集乡下,叫嚷着“烂鞋绳头子换洋火了”,变幻着除旧迎新的节奏;爆米花机子“嘭嘭”作响,一刻也不闲着,让黄苞谷赶着新儿穿上春日的盛妆;谁家的喇叭不再播老调的“信天游”、“黄土高坡”,而是城里时下流行的三步四步舞曲,——还有每当舞曲响起,舞者必穿着暴露,让许多农庄人羞得要么捂脸,要么不看的伦巴、恰恰。
       前奏的这些不足为奇,最热闹的,莫过于屠夫紧握挽子(指带着铁钩的木棍,陕西澄城一带农村杀猪时常用此钩着猪鼻向前拉),钩住猪鼻子往烫锅走的事了。单看那些小孩青年的起哄劲,老人妇女的围观度,摩肩接踵、前赴后继的场面可想而知。若诸公不具想象能力不打紧,恰有给烫锅搭火的伙计拿一只快要烧着的鞋子喊:这谁的鞋,要取迟的话,连鞋影也见不上了。真可谓:看热闹事小,丢鞋儿事大。
       诸公一定觉得:看热闹也如此受益匪浅!
       再看看农庄养猪的人们。普通的家庭,年初都会捉一头仔猪开始育养,赶过年出槽,到腊月一宰,这是许多庄稼户生活的常规计划和规律,对我家而言,多年来都是如此。母亲厮守着一年又一年的穷窝,把一头头支撑过年开支的仔猪从开年喂到年底。
       今年也不例外,腊月二十五一大早,父亲便把我从睡梦中唤醒,说今个要杀猪,明天去赶D村的肉会。依照父亲吩咐,我提前给指定的杀猪地点抱了一大堆苞谷杆。鉴于去屠夫胡三叔家抬杀猪锅的父亲和弟弟没有来,我正欲向胡三叔家走去看个究竟,却远远看见力不从心的父亲和身单力薄的弟弟,抬着直径接近两米的大口烫锅,深一脚浅一脚地朝我的方向挪移。
       眼看母亲一年的“劳动成果”换作“维持现状”,全家每个人的心理,皆有一种难以名状的掏空,除了猪圈里不知好歹的肥猪。——此刻,它仍被铁链拴着,要么用鼻子拱脚下及跟前的黄土,要么使出周身的力气将铁链趁,试图寻找一份自由自在,素不知——它的命里带着与生俱来的枷锁!
       我在院子怔了半天,不一会儿,只见胡三叔拿着挽子进了院门,跑堂的教书匠父亲紧跟其后,尾随一群孩童,还有几位拄着拐杖的老人。
        “又要杀猪喽!”孩童们欢呼雀跃。
        “可,可—又能吃肉—卖钱了!”老人不紧不慢地向父亲祝贺。父亲“唉唉”应着,强装作笑。
        “笑啥哩嘛!看不见忙着,还顾得笑?!”胡三叔有点恼,可恼归恼,但他明白教书匠的人学八年也学不成杀猪人的料,所以还得悉心指导,“把两个后腿按住!”他钩着猪鼻子,猪“嗷嗷”嚎叫,——不知它是否意识到死亡的征兆。
       父亲和邻居按着猪两条乱蹬的后腿。我如匪徒的帮凶,给胡三叔递着弯月杀猪刀。弟弟端着盆子时刻准备着,——盛即将从捅开的刀口上冒溅的猪血。母亲勉强睁着双眼,看喂养了一年的生命怎样在一霎那间消亡。
       胡三叔接过我递的刀,先在猪腿上用刀背快速劈两下,后朝猪脖子猛地捅入,只听猪一长串留有间隙的“嗷—嗷—嗷”叫,刀捅口顿时血如泉涌。弟弟放置猪脖子下的盆子很快盛了多半盆,猪不再“嗷”叫,两腿不再猛蹬,也不慢蹬,前后仅几分钟而已!
       猪不再挣扎的时候,就是快入烫锅的时候。抬猪的人们宛若一组祈雨求神的祭祀队伍,浩浩荡荡向烫锅走去。接下来便是去毛,吹膛,开膛,分脏,剁头,去尾诸等事宜,不在话下。
       到后晌,杀好的左右两扇猪肉放到我家案上。父亲在饭桌上反复答谢着屠夫胡三:“哎呀—这下可就轻松了,多亏你,手麻利,脚蚕火,早早就弄零干(澄城方言,意指事情处理妥帖)了。”胡三倒似领导最后讲话,总结到位且不乏重要:“下来,就剩点钱了!”母亲听得对着碗里的饭微笑。
       窑洞一片喜悦之声。
       没喜悦多久,外公登门而至,一脸愁云,未站稳脚跟便直奔主题:“咱把猪都杀了?!听说明天D村的肉会上,县副食公司要来人收税,人家公司把职员工资与税收挂钩,一个人好像分了成百块钱的税收任务。我看明天不敢去D村了,咱一队今都杀了八头猪,今年猪肉又掉价,就这——还没人好好要……”
       顿时,家里的喜悦烟消云散,一片死寂。父亲拧起了眉,母亲紧绷着脸,我撅起了嘴。对着书本发呆的弟弟,似观天书,一字不识。因为我们每人都清楚:卖到手的猪钱早已计划好了,要置办年货,买新衣服,交学费,用于生活日用开支……
                                                                                                                                   


                                                                        1999年2月11日初草农庄
                                                                      2012年1月19日改于敬素轩
                                                                   2017年1月24日再改于水轩心斋

              

(注:文中图片非本人原创。)

 

  评论这张
 
阅读(279)| 评论(8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