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此木是柴的博客

世间一粒尘埃,出自茫茫人海。

 
 
 

日志

 
 

(原创)九月的童话  

2011-09-06 15:56:00|  分类: 哺育摇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九月的童话 - 此木是柴 - 此木是柴的博客

林子里有没有九月的痕迹?

 

       九月,距离金秋还有一段距离,整个夏季的蝉声似乎都消逝了,而独独九月的蝉声却显得那么动听,那么耐人寻味,那么印象深刻。它似乎带着某种宿命的感叹,还有些风华江南的烟雨凄迷,更或是尘归于土的挣扎与彷徨。于是,我记住了九月。
       雪域转眼间已成了学龄儿童,每一个像我一样的父亲都会忘记“上幼儿园难,难过考公务员;上幼儿园贵,贵过大学收费”诸如种种的现实“委屈”,都为孩子们尽力创造着很可能影响一生世界观、人生观的教育条件,心里却坚守着一个最最普通、最最朴素的信条:别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
       就在雪域上幼儿园的前一天,我回了一趟老家——生我养我的农庄。一路上,我拿着相机,一会儿到了栽满柿树的园子转转,一会儿走到空气里满是麻味的花椒地停停,一会儿又到了沟壑纵横的黄土沿边看看,让雪域在大自然的感染下尽情地陶冶她尚且稚嫩的情操,在相机的帮忙下,我将这些即将逝去的岁月痕迹一一定格,留在了她成长的数据库中。
       我的父母也像农庄其他人一样,都忙着在花椒地里摘椒。一颗颗,一树树,一片片,一地地,一个不拉,颗粒归笼,农庄人就是这么看待收成。累了,歇一小会;渴了,喝上几口;扎了,骂上几句;疼了,忍上几声。埝上,峁上,这些农庄人演绎戏剧的大舞台静悄悄一片,即便看到几个若隐若现的身影,那也会成为即刻谢幕的念想,舞台上最最大牌的主角,得数悬在每一位农庄人头顶的太阳了。太阳尽管温暖,但它需要每一位农庄人付出汗流浃背的基本回报。
       打破寂静的,不是别人,是刚刚从城里归来落脚农庄花椒地的雪域。她似乎将城里压抑了好久的郁闷一下子全部迸发出来,欢呼,跳跃,嘴里边喊着一声声稚嫩的“爷爷奶奶”。顿时,山沟活了,花椒笑了,父母亲脸上的劳累也褪了。他们亲着雪域的小脸蛋,抱着她的小身条,但却不会用带有麻味的手肆意去触碰她稚嫩的每一处。当雪域要学着大人的样子去摘椒,父母哄着说:要是把我娃麻着了,小脸蛋就不漂亮了!
        一阵见面折腾过后,父母意味深长地自责起他们没能给我们小时候创造良好教育的条件,为此他们买了一辈子吃在山沟、住在山沟的单,鼓励我和妻子别把昨日的历史重现在孩子的身上……我听着一句句宛如刻板的“家常话”,心里“咯噔—咯噔—”跳个不停,仿佛心眼就快要蹦出了喉咙,汇在口里成形的却只有星星点点的几句:这,…这事,…怪不得你们,…历史是由人创造的,…我个人身上也有诸多缺陷呢…
       雪域在玩着,她还不知道明天就要开始了人生的求学历程,“第二次断奶期”还很长很长……年事已高的父母在处处充满麻味的花椒地与我和妻子做着人生的探讨,素不知,生命的教科书在生活的深入下,永远都会重新生成新的篇章,老的要读,小的也要读……
         天高云淡虽然不是九月的模样,但它却在反复的酝酿中佐证着自然的灵光,这份灵光转化成一声声秋蝉的奏鸣,让我寻觅到一个个生命的密码,于是,我记下了这个童话。
 
                                                                                      2011年9月6日衔泥斋

 

  评论这张
 
阅读(358)| 评论(8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