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此木是柴的博客

世间一粒尘埃,出自茫茫人海。

 
 
 

日志

 
 

(原创)穷的就剩经济霓裳了  

2011-07-29 17:17:15|  分类: 时事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穷的就剩经济霓裳了 - 此木是柴 - 此木是柴的博客

 我爱你中国!

 

       中国,请停下你飞奔的脚步,等一等你的人民,等一等你的灵魂,等一等你的道德,等一等你的良知!不要让列车脱轨,不要让桥梁坍塌,不要让道路成为陷阱,不要让房屋成为废墟。慢点走,让每一个生命都享有自由和尊严。每一个个体,都不应该被这个时代抛弃!

                                                                                       ——《纽约时报》


 

        大凡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我对雨有所偏爱,可称得上是人生的“一大快事”,我给大伙的解释是“毕竟下雨的天气少”,——想不到,我也会将“物以稀为贵”的原理深化得如此“道貌岸然”。昨夜,我有幸又听雨了。
       听到雨声之前,我在疲惫和酒精的催促下,已处于一种休眠状态,谁知朋友的电话打来“提醒下雨”,本来睡眠很轻的我这才“惊回千里梦”,没有作响,没有开灯,躺在床上聆听起淅淅沥沥的雨来。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雨声时而紧凑,时而舒缓,宛如一首节奏不一、快慢有驰、轻重有别的乐曲。特别响的,是落在塑料纸、易拉罐、泡沫板等轻微地方上的雨滴,而落在地面、楼房等坚硬地方的雨滴,则不声不响,无形中人们念觉“滋润”——“感恩”于大地,“感恩”于城市,“感恩”于一切能叫上和不能叫上的坚硬之处,其实呢,似乎并不是这么回事,岁月如水,日子亦如水,我们倘若用执着的目光和心志去关注那些坚硬之处,我们一定会从意念和现实里惊奇而平淡地接受“水滴石穿”的事实,这也就是说,那些落于坚硬之处、看似不声不响的雨滴,绝不等于轻微到足以令人忽视。
        联想到我前几日摘发的一条在纽约时报头条刊发的微博内容:
        中国,请停下你飞奔的脚步,等一等你的人民,等一等你的灵魂,等一等你的道德,等一等你的良知!不要让列车脱轨,不要让桥梁坍塌,不要让道路成为陷阱,不要让房屋成为废墟。慢点走,让每一个生命都享有自由和尊严。每一个个体,都不应该被这个时代抛弃!
       作为我一个很没有影响力、不足以改变事局的草根民众,将其在我草根博客上引用后,短短几个小时,便有六条回复之多,顿时我草根的有些凄清的博客热闹起来,虽不足以达到“一石激起千层浪”,但足以“平湖面上泛清波”。回复的观点分三派:激进派认为“说到了点子上”,保守派认为“家丑不可外扬”,中间派表示“沉默到底不吱声”。这其中,最数激进派的声音洪亮,情绪也高亢。我在保持理性的基础上,分别给予了“分析”、“探讨”、“感谢”三种不同角度的回复,终归觉得这是一个值得商榷再商榷的问题,因为这是一个牵涉我们的国家和人民“到底怎么了”的深刻问题。
       近年来,由于我国经济上的迅速崛起才引起了世界他国的关注,但这是不是意味着我国就是一个世界强国呢?或者至少在明面上说是经济强国
呢?
       我们姑且先搁着这一个问题不说,先打一个有关我个人人格独立的小比方。我的人格独立在什么时候,就是在走上工作岗位拿到工资不再依靠父母供养、不再依靠朋友接济以后,这也仅仅只是一个经济独立的标志,倘若我在暗处偷鸡摸狗、非法获取、强行占有,我的经济仍然可以独立,但这毕竟很片面,人格的独立应当除了经济独立外,更重要的,应该是思想上的独立。换句话说就是,自己不仅要断生理上的奶,而且还要断心理上的奶,而且在断奶的过程中,要坚持在道德和文化的底线上具备造奶功能,而非在污秽和肮脏的中线上不择手段抢奶。终归一句话,思想的成分决定着经济的成分,而经济的成分则佐证着思想的成分。
       同样,作为一个强国,并不单单是因为经济上的强势,还要有政治上的强势、军事上的强势,而最最根本的却是民众生活的强势和文化道德的强势。我们呢,只是片面的看重了经济总量,而忽略了个人质量,在个人质量方面还存在着大量“白猫”和“黑猫”“痛并快乐着”的鱼目混杂,我想,这是有关文化道德范畴的,是为改革开放的最大诟病。于是,我们见怪不怪地习惯了三鹿掺聚、上房着火、拆迁革命、矿难频发、明星晒私、房价上扬、上访迂回、三公蒸发、红会苟且、动车出轨、经适房变味的种种标有“和谐”印记的生活,仿佛只有中国才会有如此特产、如此版权,甚或,还贴上一句“版权所有、侵权必究”的广告用以警示。
       可怜的是,我们将一袭经济霓裳披在了自个枯瘦如柴的身子骨上,见了外人炫耀似地强打几声饱嗝,剔几下牙缝,翘一会二郎腿,装大似地掏几张印有先人头像的票子,美其名曰:花去吧,孩子们!不够了,我这还有!那些被视为“孩子们”的挺知趣,给足了我们“所谓大人”的面子,却背后 在牙缝里挤出一句狠话来:给了钱你就是大爷了吗?今个可没到你们的春节!素不知,为他这一次出门,家里的老婆、孩子们已变卖了所有家当,包括每人身上遮体的衣裳。从此,形成的家规是,谁出门谁才能披那件看似华丽的唯一霓裳。
       我还躺在床上,没有作响,没有开灯,细细品着每一滴自天而降、淅淅沥沥的雨声,落脚处相对较弱,便“滴答”作响,落脚处相对较硬,便
哑口无声,只留一片日积月累、韧性滋润的意念久久徘徊在失眠人的心房。
 
                                                                                   2011年7月29日衔泥斋

 

(注:文中所用图片非本人原创。)

  评论这张
 
阅读(351)|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