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此木是柴的博客

世间一粒尘埃,出自茫茫人海。

 
 
 

日志

 
 

(原创)所幸,我们都还活着!  

2011-05-12 17:41:33|  分类: 柴夫呓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所幸,我们都还活着! - 此木是柴 - 此木是柴的博客
 我的梦是由无数颗跳动的爱心做成的! 
 
 
       天空有没有云彩,沉没沉脸,这些似乎与我当时的心情没有多少关系,我所注意的,是班上同学们的学习,尤其是脸始终红扑扑的女同学Y,她卖力我也会卖力,她松气我也会松气,总以为男孩落后女孩不是件什么光彩事,那时的明比暗赛现在看来还算是一种相当纯真的友谊了。
       Y的弟弟W和我同处一楼,他带我到他们教室,容易羞脸的他边解释因为性别而没有请教他姐姐的原因,边向我说明自己知识上的迷茫。谈话没进行多久,只听见“轰隆隆”震耳欲聋的骇声四起,受惊的我俩透过窗子向外望去,只见后面和前面的教学楼顿时化为废墟,W即刻用稚嫩的双手捂着一张只露偷窥眼睛的脸,我的大脑里瞬间只有出走教室时Y的孤身只影,只有她眼睛不停看书、右手不停写作的认真。
       出了W的教室门,我们所处的整栋楼已裂开了大大的缝口,眼看就要塌下来了,整栋楼以及楼的四周有着死一般的寂静,此时的校园,放佛只有我和W了。于是,我拉着背着书包的他疯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推开我们的教室门,谁知Y还在若无其事地翻着一页页书,一脸毫不知情,看到我俩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责怪我俩“什么事非得要不顾命地跑”,当我俩给她指着后面倒塌的楼和教室的裂缝看时,她脸上的粉色瞬间褪净,只留一片呆滞的苍白。
       这时,我仿佛都听见了楼梯“咯吱咯吱”扭动的声音,紧张的我们身上剩余的理智屈指可数,只有一声声化作歇斯底里的呼喊:赶快走!赶快走!我和Y迅速收拾好书包,带着W逃命在教学楼即将倒塌的路上。
       逃命的路上没有一个人,只有无数山石峭壁,伴随我们三人的,是一声声耳边撕心裂肺的风和我们三人的呼吸,以及脊梁上背负的或轻或重的书包……
       睁开惺忪的双眼,日历显示的是——“五月十二日”。在我的记忆里,“5·12”就像一个幽灵操纵着的梦靥,至今我们还有难以呼吸的残梦,——但这又不是梦,是实实在在发生过的,所以这个梦,应该有它的前呼后应,有它的自圆其说。
       假如我还在那个梦中没醒,我一定会看到更多的嗜书如命的Y,会看到更多的我、Y和W三个友情纯真的伙伴生态,会看到书里无数防震避震的高科技知识,会看到一栋栋具有抗震性能的坚挺楼房,会看到地球花园的处处暖春,会看到……
       所幸,我们还都活着!
 
                  
                                                                               2011年5月12日长宏堂

 

  评论这张
 
阅读(298)| 评论(7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