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此木是柴的博客

世间一粒尘埃,出自茫茫人海。

 
 
 

日志

 
 

(原创)时势造英雄  

2010-06-29 07:27:18|  分类: 精神伊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世界杯热,黄土高原的渭北大地更热。南方大涝,北方大旱,生活在夹缝中间的群众显得难过多了。连日来,渭北大地高温不退,一丁点雨星不落,整个黄土高原紫烟四起、苍穹如炉了。
        白日,我像幽灵一样穿梭在生活的各个战线,但凡人的皮肤总免不了要暴晒在毒光的世间,膳食也不能像往常一样吃辣子那样随便,唯恐无名之火攻击心间,爱妻便有意无意给餐桌上加了西红柿撒白糖特色菜一盘,最会领情的,是未知世事的雪域摆出的一副副喜笑颜开的造型。夜晚,我更像是一个十足的幽灵,脊背汗渍渍的,别人睡觉我拉灯,赶上世界杯的木鱼敲两声,其实,我敲的不是情钟悟道,而是难过热躁。昨晚,自观英格兰、墨西哥两难兄难弟打道回府、痛心失地后,我在感觉德国“装甲师”和阿根廷“犀利哥”的强大外,一种时势仰止、英雄江湖的感觉油然而生,这便是今天流行的“裁判门”事件。
         大凡球迷都清楚,裁判是里外不是人、体坛自称雄的矛盾结合体。其大概有此三种常规类型:一种曰“客观公正、六亲不认”的黑脸包公,此谓“上等理想裁判”;一种曰“维护利益、尽善尽美”的说客专员,此谓“中等角色裁判”;一种曰“授人以柄、中饱私囊”的奸贼小人,此谓“下等破烂裁判”。而昨晚的裁判不上不中不下,却是属于一种超过常规范畴的特殊类型,那是什么呢?是“时运造就、势定胜天”的白脸曹操,此谓“特等枭雄裁判”。今天之所以有喊冤之苦,那是因为我们是标准的中国人,——有同情弱者的品性;今天之所以有同情之声,那是因为我们是偏激的足球迷,——有忠贞不二的雅兴。
        此时,我的头开始焖胀,于是,便生出了理头的想法。驻足的地方依旧是“顽石”工作室,刚一出门,迎面走来的便是熟悉的小帅哥超超的热情招呼:“几日不见,哥还是那么帅呀!”四川籍的他从不缺乏热情、美言和心眼,别说像我这样的顾客喜欢,就是与他心思各异的主子老板看他如何招客揽活的心里更喜欢。
        “——嗨,这么热的天,不理头难受,不到你们这不行呀!你们不热呀?!”我连说带问。
        “怎不热?成天就像烤红薯,最近都熟了,谁来都可以啃两口!”
        “哈哈哈……”我被“小四川”的他逗乐了,“那你们老板没给你们开空调?”
        “空调哪是给我们开呀,那只会给顾客开的!……”“小四川”心里似乎满腹委屈。
        “那哥给你们老板将你的意见说说?!”
        “哥,你可千万别!别!”……
        尽管我跟他们老板十分熟悉,但这样打开天窗、指点脊梁的亮话我还是没有说出来;尽管我很反对被和谐,但我的心里、人们的心里对和谐依旧窥谷忘返,望峰兴叹。
        最后作点声明,倘若有球迷怒骂我为何不质疑裁判、不提出异议,我的说法是:胜方创造了时势,裁判定性了英雄。如果还不解,我再进一步说明:即便赢家的胜利充满了水分,但充满水分的赢家往往一定是极具实力的押注庄家。谁能解释德国“装甲师”的所向披靡?又有谁能道清阿根廷“犀利哥”的红透半天?现实残酷,历史难改,对此,仅凭我们的中庸之道很难解释这其中的曲曲弯弯。
        当然,黑马也有,但它却不是时势造英雄的常规范畴。只有人民,哪怕是裁判、老板,才是时势的最大英雄,因为他们往往是影响着我们生活、决定我们生活的人群。

                   

                                                                                                            2010年6月28日晚敬素轩

 


  评论这张
 
阅读(425)|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