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此木是柴的博客

世间一粒尘埃,出自茫茫人海。

 
 
 

日志

 
 

(原创)夜翻岁月  

2010-11-02 09:57:45|  分类: 精神伊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睁眼却易逝的记忆中,夜不知何时张开了神秘大口,吞食了城市,吞食了农庄,吞食了花草树木,吞食了虫鱼鸟兽,吞食了乾坤父母的宗子万物。此时,倘若没有灵性的星月和人造的灯光,我们的眼睛何尝不是睁着也是白睁么?
       城市的夜是比不得农庄的,除了车水马龙带来的浮华外,贫穷的似乎只有喧嚣了。相比之下,农庄倒显得阔绰了一些,仅出手大方的宁静,也足以养人千载百世、万古安康,更甭提儿时的乐土、墙角的蛐蛐、路边的萤火虫、河里的鱼蟹、看门的黄狗、憨憨的四邻、下蛋打鸣的家鸡、耕地招暮的毛驴……等等这些带来的潜徳幽光,然而,夜里的这些并不需要我们的眼睛去看,因为我们有放心的熟悉。
       最是那隐隐约约、或近或远的火车走动和鸣笛,竟成了农庄响彻云霄、灌满川道的动人天籁,让熟睡的人们露出陶醉的微笑,让环村的河水绕山爽朗的奔跑。
       “哐哐哐哐—哐哐哐哐—呜!”在它的旅程里,永远也找不到休憩的藤椅和歇脚的树荫;在它的面前,永远都不缺暑寒的陪伴和山川的磕绊;在它的身后,永远都会留下自信的芬芳和敬业的光芒。“哐哐哐哐—哐哐哐哐—呜!”——这,多像一支儿时的歌谣,能扎在人心里一辈子不动摇:发芽,开花,凋零,终老。——这,多像门前悬空的风铃,能飘在岁月的悬崖边不失脚:打喙,祛甲,拔毛,苍老。——这,多像戈壁沙漠的胡杨,能载在精神的标本里不消沉:强生,壮死,挺倒,不老。“哐哐哐哐—哐哐哐哐—呜!”我们从乡村出发,在城市驻脚,但别忘了,乡村才是我们的家根;我们从襁褓长大,在坟冢终老,但别忘了,襁褓才是我们的人本;我们从新春希望,在金秋收获,但别忘了,新春才是我们的良心。
       火车疾驰而过,夜又是出手大方的宁静。睡眠在这样的夜里成了一种无知的多余,天雨的滋润也只是一种无益的徒劳,夜色依然黯淡,眼睛依然闲闪。
       此时,天籁间闪入一袭人魅,高不见头,低不见脚,一手拉牵着拄过的拐杖,一手拍打着黎明的门栓。就在愣神的一瞬,一缕瑟风吹来,不觉一颤:噢,那人魅是夜!
(原创)夜翻岁月 - 此木是柴 - 此木是柴的博客                     

                                                                       2010年11月2日敬素轩

 

(原创)夜翻岁月 - 此木是柴 - 此木是柴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689)| 评论(4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