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此木是柴的博客

世间一粒尘埃,出自茫茫人海。

 
 
 

日志

 
 

(原创)生命农庄(3)  

2010-01-06 07:48:34|  分类: 黄土风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农庄上冬后,我第一次回去,重归于朴的感觉就似刚招的魂灵,舞动跳跃。虽然今冬气候不像往年的寒冷,但这样的气候仍然只会使身上的衣服穿少几件,对于一片片梯田式的山峁来说,黄土里依然一片萧瑟,没有生出一星星绿来。
        ——尽管如此,可我思念的心依然没有停滞,只因山水之恋、故土之缘、亲人之念。到菜市场上,同妻子买了些肉、鸡蛋和醪糟胚等食物,与兄弟和弟媳,带上雪域、翔域两姐妹回了一趟农庄,看望了我七十多岁的外公外婆。
       经常口口声声在电话里问候他们,老说“抽空回去看看您们”,可做起回去的决定总是很难很难,借故生出些许无缘无故、莫名其妙的托词来。当然,世上并无绝对之事,江湖上还真有些“身不由己”、这样那样的麻烦。
        红色渐褪的大门虚掩,门外的老槐树残躯秃枝,门里静悄悄地,喊几声心里无底但却着急的“婆”,也算是游子心归、鱼传尺素的发泄。当外婆瘦小的身影出现在窑洞前,后面紧接的是妻子、弟弟和弟媳七茬八合的叫声,雪域、翔域两姐妹眼里充满着一片片陌生,脚下的步伐显得蹒跚了许多,跟七十岁多的外婆并无两样。
        农庄人家院里的清净就这样被突如其来的我们打破了,看得出来外婆是高兴的,她笑得很彻底,发自肺腑。未等我们坐定,就蹒跚着步子翻箱子倒柜,试图拿出一些招呼我们的“好吃货”来。摆上桌面的依然是我们小时候喜欢的麻饼、芝麻滚之类,——那时的我们每当看到这些,心里那简直是莫大的虚荣,——好比英国的劳斯莱斯,它已经成了人生富贵和社会地位的一种体现了,——但现在看到过去这些“好东西”,我们却都不爱吃了,——为了避免与外婆的爱戴之心生分隔阂,我们“有点委屈”地接过“好吃货”,感受着她七十古稀的慈爱。
        然而,雪域和翔域的生分是掩饰不了的。俩小姐妹没有我和妻子、弟弟以及弟媳的“年龄成熟”,——她们总会天真的拒绝、腼腆的犯难和稚嫩的对视!她们不会试图去接过那些“委曲求全”的麻饼芝麻滚,因为她们喝的是奶粉,吃的是“娃娃头”蛋糕;她们不会试图去接受这些姥姥面孔的“盛情邀请”,因为她们的舞蹈、她们的快乐只会建立在情愿的基础之上;她们更不会在觉醒后试图去接受一个分外陌生的世界,因为她们睁眼后是熟悉的父母、熟悉的爷爷奶奶和熟悉的房子家什。这份生分一定不会随着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包括我和妻子、弟弟以及弟媳在内也是如此。生命之水就是这样,有源有根,有依有据。
        这时,外公家的大花猫从门外猛蹿进来,窑洞里雪域和翔域的生分氛围这才被打破了。她们迅速去追撵随处躲藏的花猫,直撵得它“喵喵”直叫,接着,雪域便是笑盈“咯咯”,学叫“喵喵”,自娱自乐起来。小点的翔域嘴角只是浮现一掬笑,等笑圆的时候,只是露两排不太完整的牙齿,但却不会出声。“婆,看咱这猫喂得,跑动起来也是慢慢腾腾得,一点也不利索!”我指着肥猫的身板问外婆。“嗯,这猫跑动慢的原因,除了很能吃外,再就是老了!不过,猫虽如此,但它却有着天生的灵性,你想想——”外婆在回忆里数着家珍。“咱家前些年,你爷(读“ya”,澄城方言,爷爷的意思)从‘北山’(延安地区黄龙一带)逮回的那只?!”
        于是,我还真想起了。那时我还很小,外公从“北山”逮回的一只黑猫,硕大的体形,警觉的眼神,转悠的慢腾,无一不是一种成熟的稳健,——就是老姨把它装在一个很严的布袋,走了好几十里路逮到她家,那只老猫也能在第二天天明准时回到外公的家门口,依旧用熟悉的“喵喵”守卫着家园的大门。直到现在,那只老猫的识途能力仍然神奇,仍然让人听后有种自然的质疑,但那只猫后来的结局却是与众相同的老去。
        雪域和翔域俩正在为猫追逐嬉戏的时候,大门响了,我迅速拂起窑门的布帘,但见外公牵着一只吊着鼓鼓奶子的羊走了进来,脸色在阳光的映衬下有一种饱经风霜的黝黑,头上的黑毡帽更像是在刻画着他的老态龙钟,不过脚下依然流露着我熟悉的那份稳健。我喊出的“爷”刚一脱口,外公就敏感地向窑洞的方向望过来,尽管逆光的方向很少能看清我说话的脸庞,但我说话的声音对他来说却有着一种“从小到大的熟知”。“你先坐下,爷把羊拴好后就进来!”外公边向羊圈走边对我说着。我径直撵到羊圈,对外公说:“爷,最近你没感冒吧?前一阵子老说回来,听我婆说坡上的雪没消……”未等我解释的话说完,外公就替我“开解”:“回来啥哩嘛,干公家的事不容易,千万别把心思用在咱自己的闲事上。你要知道,我们为干这份事可付出了不少的心血呀,尤其是你爸!只要我娃把事干好了,爷比啥都高兴!”
       “那羊你以后就别放了……”
       “不放(羊)在屋也没事呀,冬天咱农村人都闲了,权当是学城里人锻炼身体和呼吸新鲜空气哩!”外公边和我说话,边招呼着取烟沏茶,当听到我不抽烟时,他眼里很异样地有些不太相信,“这才几个月呀!……其实,这样也好,这样也好。”
        此时,雪域和翔域已向羊圈的方向奔去,嘴里直喊“羊!—羊!—羊!”我很清楚,她们对羊的宠爱来自《喜羊羊和灰太狼》的电视动漫教化,而非现实里的生物写真感触,正是有了这样的先后顺序,羊在她们幼小的心灵里形成了乖巧可爱、阳光善良的形象。于是,雪域先伸出拿饼干的左手对羊说“吃吃吃”,看着躲在墙角的小奶羊半天没有反应,就又伸出拿钱的右手说“给给给”,呆在墙角的奶羊还是一动不动,雪域说:“咩咩羊不要!咩咩羊不要!”然后跳起“咚嗤—咚嗤—”的个人特色舞蹈。翔域随着雪域的话而咿呀学语,随其乐而抿嘴含笑。看到此,外公高兴地说:“娃娃们从城里只能从电视上见到羊,就让娃娃乐趣吧!”
        是啊,她们哪里知道这么可爱的羊全是乡下的,她们哪里知道乡下七十多岁的留守老人在操持着正常的家务,挺起着农村的脊梁,放养着生活的圈羊。我想,这样的课堂在学校的书本里一定是找不到的,这也是当今社会教育所缺失的,——死搬硬套的理论知识只是填鸭充圆,而从根本上不会顾及孩子们现实荒芜的心灵之渴。
        “冬来了,春天的脚步就不远了。”——对于农庄应该是这样,可对于七十岁以上像我外公外婆类似这样的人群来说,他们的春天一部分在小桥流水的温馨记忆,一部分则在如数家珍的未来希冀。过去,他们想着儿女和我们这些子孙,现在,他们脑子里除了想儿女和子孙外,还要被曾孙占据一席之地。
        这,或许就是那份永恒的生命力量、执着的生命追求,或许就是农庄超越时空、超越人性的秘密所在吧。

                         

                                                                 2010年元月5日敬素轩

 

 

 


 

  评论这张
 
阅读(320)| 评论(6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