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此木是柴的博客

世间一粒尘埃,出自茫茫人海。

 
 
 

日志

 
 

【原创】六姨  

2009-10-17 11:54:43|  分类: 黄土风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六姨 - 此木是柴 - 此木是柴的博客

 

        一连好些天的连绵秋雨下得街道不那么浮尘滚滚了。——最近这天似乎挺纳闷,久阴不霁,风雨凑兴,人们由此也将下雨的起始日从记忆里淡去了,或者从记忆的小屋里搬出了。于是,下雨的起始日在人们的心目中显得有些模糊不清了。
       活跃的是眼前这城。——人们的心情随连阴天久阴雨的延续而发霉发怵,而城却因这一切变得“焕然一新、脉络可见”。不用再担心与浮尘的搅和了,一切似乎都恢复了它本该有的东西。
        我被置身这城里而一发不可收拾,为了工作,为了生命,为了未知的一切。——这不,我正在一家小饭店里要了碗旋面(也叫“踅面”,读“xué  mian”,是陕西合阳、澄城独有的地方风味食品)吃的正香呢,一种特殊的“咿呀”声使我放下了筷子,当然,这不是我家雪域那种小孩学话的“咿呀”声,这是位三十已满四十不到的青年女子说话,尽管如此,在我的感觉里,我对这声音仍有一种一言难尽的敏感和熟悉。
        从背影上看,臃肿的身材,宽大的着装,辫子在脊背上垂得老长,左手边牵着一小男孩的手,口齿伶俐地朝眼前给我背影、刚才“咿呀”的女人喊:“妈妈,我要吃!”忙于端饭的老板娘与这“咿呀”女人相遇在刚出操作间的门口,指着别人饭桌上两个品种问:“你—吃—?”一种是旋面,一种是饸饹,语气慢慢腾腾,“咿呀”女人带着一种特有的口吃卷舌音回答道:“旋—面—!”发出的音调低沉而艰难。
        等“咿呀”女人转过头来,坐在离我不远的桌子上,我心里惊魂一叹:这,这不是我的六姨吗?真不敢相信,在这里能遇见阔别多年的她。

 

——*美*——

 

        六姨,老舅家的六女,这数字排行在我们中国人传统的文化意识观念里显得“挺顺”“挺吉利”,其“姬”姓氏也容易使人产生美轮美奂之感,查字典即有四种意思,除了第四种解释为姓氏外,其余三种几乎都与美沾边:一则曰“古代对妇女的美称”,一则曰“古代称妾”,一则曰“旧时称以歌舞为业的女子”。即便是最后一种关于姓氏的解释,稍微了解历史或是看过《封神榜》的人,都清楚“姬”姓最早源于周朝,属于皇室贵族的古代姓氏,这在我们古徵大地也是为数不多的一种姓氏。
       六姨的家乡有一条沧浪河,每年从南到北,不分冬夏,一直流淌,河水清澈见底,鱼虾作美,姬姓康乐,豆蔬齐稼,农业兴达,其村在整个沧浪河川道也是数一数二的“尖子村”、“红旗村”。生活在沧浪河周边村庄的人们很清楚,河里的水除了源头供给,还有相当一部分是靠河里无数泛水的泉眼补充的,因此,这河水小有可能,但却不会干涸,就像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六姨的眼睛有着沧浪河水的灵性,一记樱桃小嘴看到何时,醉到何时,甜到何时,尤其是她那白皙的皮肤,像被河水刚刚擦拭,玉润光滑,最是那一头瀑发,一水黑,齐刷刷地从头到脚,也曾有人出500元高价收购,却被爱发如命的六姨拒绝了——每年夏天当她将一头秀发在水里浸泡漂洗,周边不知有多少年轻人梦想一睹此景到她身旁,也不知有多少年轻人因此而泯灭幻想。关于她美貌的传言,从她小到大,从未间断。
       于是,过去但凡有露天电影、秦腔大戏等交流场所的村子出现六姨,她身边就总会有一些“不怀好意”的小伙转悠,总会有一筛子又一筛子苦恼横在他面前,缠绕着她,困惑着她。
       好多年了都这样。直到有一天——

 

——*家*——

 

       六姨的家全是他的父亲——我的老舅做主,大到儿女嫁娶,小到油盐开支。说起儿女嫁娶,确切地说是有关六个女儿的出嫁和一个儿子的迎娶,老舅儿子的事呢,却相当复杂。
       老舅有了六个女儿后,鉴于没儿,便让别人牵线,从“老北山”(延安地区黄龙山一带)什么地方要来一个“干儿”,老舅说他自己一直将其当“亲儿”看,——这不,他四个女儿出嫁后,眼看这儿也到了当婚年龄,却始终无媒人提婚,心里这个着急,——拿上他这样在乡公社上过班、家庭条件较为殷实的“有头有脸”“体面”户来说,无人提婚是件极其伤脑筋、伤自尊、伤面子的事情。心里琢磨来琢磨去,这外头没人来提婚,干脆自提算了。突然,他冒出一个近乎疯狂的“炸弹想法”——让儿和五女结婚岂不是两全齐美、一箭双雕的事。于是,老舅一不做二不休,说干就干,三把两抓就把两个“自家娃”给撮合地照了相,过了门,结果,好景不长,双双散伙,三方熏眼。事后,老舅始终认为此婚的拆除主要负责人在儿不在女,隔三岔五与儿寻机滋事,声讨做人良心,理论养育之恩,老实免言的“北山儿”忍无可忍,一走了之。这时,老舅才想起家里二三十亩地没了真正耕作的主人,自己曾经不过是个忙了才当下手的角,这一下就要转变成为耕耩耙耱的主手,怎么说从心里、精神、肉体上一时半会都难以承受。但为了顾及面子,当有外界人问他“儿子”的去向时,他总是很不自然地说:“人家娃大了,翅膀硬了,还认我这大(读“da”,关中方言,父亲的意思)呀?!”
       老舅嗜酒,逢饭必喝,每喝必有连篇长理,听者除了我老妗子和六姨外,有时也可能是他的兄弟姐妹、女子女婿、亲戚客人、邻里乡亲,诉说起谁来,吹胡子瞪眼,讨古骂今,这个看不惯,哪个没长眼。每每这时,跟前的人静悄悄的,任凭他自个吆五喝六,因此他时常忘了跟前人的感受,只是一股脑儿似的喷发。说到动情处,甚或流一两滴泪,擦罢长“哎”一声,然后说:“好我的你哩,人都说我日子过得好,你是不知道好多事呢,要不是凭这酒,我早都死了……”未等说完,“咕咚”又是一杯下肚了。
       酒醒了,一切照旧。有一次三女婿给正在村中间担水的他说什么,却不想他暴跳如雷,将满满两筒水摔倒在地,抄起扁担在村子直撵“气他”的女婿,嘴里还不停地骂:“你驴日的,你给谁说话呢,你把我当啥了?!……”此后这事在村子广传开来,我当初年幼无知,并不知晓事为何因,多年过去,才知当初那事的原委是三女婿从他借了100元后,在未还的情况下再借时,被他骂了个狗血喷头。从那以后,老舅的兄弟姐妹、女子女婿、亲戚客人、邻里乡亲,但凡与他有经济手续的都快快还了,没借过的谁也不愿去向他开口,尽管他很有钱,家道殷实。于是,老舅成了村里唯一六个女儿、撵端(澄城方言,扫地出门之意)“干儿”、大门常开、无人往来的家庭。
       好多年了都这样。直到有一天——

 

——*祸*——

 

       这一天,是什么天气,或许阴霾重重,或许万里晴空,到底在哪年,其实在我的印象里也难以说清。只是听大人们说当时六姨患了脑膜炎发高烧,直把六姨的如花似玉烧飞,烧成了“咿呀”残美,老舅尽管有钱,但钱却在这中间似乎没有摧枯拉朽之神,似乎也有靠不住的时候。——这中间他听村人说我六姨是“着鬼了”,老舅一听这话喜了,心理安慰自己:这不是自己不掏钱的事,而是与钱无关的事!就这样,他请来那些装神弄鬼的妖婆子,收拾宅院,拿着一个小布娃用针扎,用扫帚打,最后直接将那“招祸”(澄城方言,有问题之意)了的小布娃扔到划着石灰水圈中的火堆中烧了,他们说“这样可以驱邪”,老舅信了,很实诚地信了。
       但六姨依旧是村人和周边人的焦点,身边依旧有着不知她认不认为的“烦恼”。——有一年她赶乡会走亲戚,晚上在看戏时被一小伙跟踪,当戏演完后她回到亲戚家中,那小伙子“贼心不死”,仍然在六姨亲戚家门口转悠,直到她那亲戚晚上上厕所,才听到门口窸窸窣窣的脚步声,起初还以为是贼呢,最后问明情况后骂了一句:她是哑巴你还喜欢吗?你这瞎眼货跑这干啥来了?!小伙这才悻悻离去。六姨时常走在村子,总会有三两个小毛孩尾随其后,唱着顺口溜:
        六娃六娃,一车车猪娃换不下,亲亲的人儿,漂亮的怕怕(澄城方言,语气加重之意,可理解为相当漂亮、十分漂亮),见人却只会“咿呀”!
        在给六姨择偶的问题上,老舅依然牢牢掌权,这个不行,那个不要,其择偶标准是老实可靠,老实到挨板不倒窍,可靠到至少要能干他家二三十亩地的苦力。后来经过父女俩“长期拉锯”、“各自让步”,总算讨了一个勉强满足双方要求的“如意郎君”、“上门女婿”。起初,老舅只允许他们在家上地干活,后来近几年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社会的不断发展、家庭的长期饰翻(澄城方言,折腾、捯饬之意),现在听说六姨在城里给孩子做饭,过着现代流行的男人出外打工、女人居家留守的养家糊口生活。仿佛,那一团团愁云已烟消云散了,沧浪河里的水似乎也没有了过去的澎湃,只漂流着一些不知所向的小小浪花。
       其实,我记得六姨当年也曾向我打听过一位现在可称为“帅哥”的情况,现在认为是六姨的“意中人”吧!但对于她,那“帅哥”的心志显得高多了,压根是件与她不着边的事,在她的理想中,也就只能“自我感觉”那份充景当影的“意中人”了,——虚归虚,总比没有强多了!
       好多年了都这样。直到有一天——
       今天。我祝六姨幸福。
 

                         

                                                                     2009年10月16日长宏堂

 

(注:文中所用图片、音频非本人原创。)


  评论这张
 
阅读(742)| 评论(5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