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此木是柴的博客

世间一粒尘埃,出自茫茫人海。

 
 
 

日志

 
 

(原创)我的第二次死  

2009-07-22 07:46:43|  分类: 柴夫呓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生无非两种概念,要么生,要么死。只是标准各不相同,这正好验证了臧克家为纪念鲁迅而作的诗《有的人》:

   有的人活着
  他已经死了;
  有的人死了
  他还活着。

  有的人
  骑在人民头上:“呵,我多伟大!”
  有的人
  俯下身子给人民当牛马。

  有的人
  把名字刻入石头想“不朽”;
  有的人
  情愿作野草,等着地下的火烧。

  有的人
  他活着别人就不能活;
  有的人
  他活着为了多数人更好地活。

  骑在人民头上的,
  人民把他摔垮;
  给人民作牛马的,
  人民永远记住他!

  把名字刻入石头的,
  名字比尸首烂得更早;
  只要春风吹到的地方,
  到处是青青的野草。

  他活着别人就不能活的人,
  他的下场可以看到;
  他活着为了多数人更好活的人,
  群众把他抬举得很高,很高。

        关于自己的生死,我累计算来,已死过两次了:一次是前几年的车祸,一次是昨晚的注死梦里。前几年的车祸致使下颌至今还隐隐作痛,而昨晚的注死梦里至刚才还虚汗颤栗。
        不知何时,我“因病”被人拉去注液,事罢,但见有人恶狠狠地称我其名,并告知我说:你已被注射(死亡)药液,下来由一名武警战士押送你回家!对了,说话的人用“凶神恶煞”形容一点也不为过。
       那一刻,我知道留给自己生的时候不多了。
       我没有言语,只是用带着手铐的双手艰难地点起一支细长酷似上学时一些女孩子所吸的日本HOPE香烟,抽起来嘴边有一丝丝麻麻的味道。——这还是好心的武警战士在我的无力央求下提供的!
       他带我如古典文学《水浒传》里的董超、薛霸、林冲三人行一样,不同的是,他们路过的是野猪林,我们路过的则是武警战士和我临行前的“领导请示”。到了所谓的领导家中,那领导似乎认识我,连喊了两声我的正名,然后说一句“我们马上说你的事”后就匆匆离开了,好像是说他要上厕所,又好像是说他要理什么公务。
        我和武警战士一等就是半天多,一天就要完了,在等待的时间里,我愈发感觉自己有种瘟神的嫌疑。忘了当时有没有现代的通讯工具——手机,但似乎押送我的武警战士领了什么新旨意,还是悟出什么新道理,——原先的步行计划调整为拖拉机押送。
       我又点起一支细长酷似上学时一些女孩子所吸的日本HOPE香烟,这会却不是烟本身麻的厉害,而是我身上开始发麻了。——据人说,囚犯注射(死亡)药液后就会有一种被麻醉的感觉。——这感觉应验了。于是,一种源于本能的紧张感觉油然而生。——自己真要死了,我的亲人们可是一个没见呀!
       我坐在颠簸不定的拖拉机上,路途行至一段还未到家,我看见了突从天降的妻子。面如白纸的她抱着孩子很守规矩地站在路边,等待开着拖拉机押送我的武警战士在她面前停下,以便让我和她做临刑前的最后告别!我未来得及询问妻子的来龙去脉和生活闲喧,就从她怀里接过孩子单刀赴会,直奔中心话题:我死后给你找个好人家,千万别找像我一样不能给你幸福的男人生活……未等话说完,妻子的眼里闪动着足以渗透眼球但不会夺眶而出的泪花,紧紧地抱住我——已经感觉发麻的躯体,使劲地摇着不愿放弃的头。孩子左顾右盼的眼里掠过一丝单纯的无辜。
       我生怕没有时间见到父母,与承受了很多的妻子做别后,便乞求押送我的武警战士捎话给他们,让他们不要为我伤心,因为我没有争气,不配他们为我流下动情的泪水!
       那一刻,我没有吸武警战士给我的日本HOPE香烟!有的,只是最原始的冲动。——因为在路过一架沟壑的时候,我朝山谷歇斯底里喊了一句:这还有活路吗?——这话在山谷回荡了好久好久!

       的确,我是不知道自己被判刑的原因的!
        ……
       梦醒了,临睡前的雨住了,留给我一身惊醒的虚汗和无端甚至可笑的寒悸,以及一声声雨后近乎黑煞的“呼呼”凉风。
        ——这就是关于我第二次死的噩梦!今天,是百年一遇的日全食发生时间,天文学家不断解释:这是一种自然现象,与人间流传的“天狗吞食、祸害人间”的迷信说法毫无关联。——我的梦终归是梦,你可以认为这是聊斋里的鬼魅笑话,也可以认为是沧海里的浮尘话柄,但却不要与我的死梦共舞!文明、科学、现代的社会里是不会给那些迷信说法存留余地得!
       ——记住!

                       

                                                                                      2009年7月22日晨敬素轩

 

 

 

 

(注:文中所用音频非本人原创。)

  评论这张
 
阅读(160)|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