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此木是柴的博客

世间一粒尘埃,出自茫茫人海。

 
 
 

日志

 
 

(原创)温暖中国农民工——申志夫妇打工办学记  

2009-05-16 13:45:06|  分类: 时事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由立白赞助支持的贵州电视台栏目《温暖中国农民工》我是第一次看到,当期讲述的是关于申志夫妇打工办学的真实故事,故事发生在贵州省德江县。

 

(原创)温暖中国农民工——申志夫妇打工办学记 - 此木是柴 - 此木是柴的博客(原创)温暖中国农民工——申志夫妇打工办学记 - 此木是柴 - 此木是柴的博客

打工经历使夫妇俩悟出“知识改变命运”的道理

 

      1993年贵州省德江县第一批农民工申志只身来到广州,从起初只有高中学历的普通打工仔干到某厂副厂长,可由于自己的老乡经常由于不会写字、不会填写表格、不会写请假条、不会在工资表上签字,导致在外打工的贵州人背上了“不识字的土老冒”这样一个黑锅。在打工期间,申志认识了没有一点文化程度的杨福珍,最后双方相恋步入爱河结为夫妻,同样妻子也曾因不会写请假条而被打工的厂里罚过款,这些都让申志头疼不已,没有面子,往往不识字、没有文化知识就可能会改变自己的命运。于是,申志夫妇悟出了“知识改变命运”的道理。

 

乡亲的境遇使夫妇俩坚定“知识冲击落后”的认识

 

     乡亲们身居大山,距离孩子们上学的地方很远。用申志的话说,大一点的孩子为上学每天要在学校和家里之间来来往往走几十里的山路;小一点的孩子则要在大清早让家人蒸些土豆、红薯等食物,装上两个当作一天的干粮去上学,这一上学就是一整天;有些小孩子实在跑不动了,走到半路就不去了,回家后骗家长说“自己上学去了”,说谎只是为了避免其被家长挨打。落后的家乡面貌使打工赚钱后有一部分积蓄的夫妇俩萌生了办学的念头。

 

办学的艰辛使夫妇俩甘于“节衣缩食”的生活

 

      申志夫妇俩一边在广州打工,一边让身在家乡的父亲料理学校事务,学校开学的那一天申志夫妇也未来得及到现场观看。德江县泉口坝子弟学校起初由20个学生发展到200个,以至于最多时达270个,收费方面比其他学校低,因此夫妇俩亏掉了4、5万元。看到乡亲们欢喜和孩子们高兴的样子,夫妇俩心里觉得值了,对此更加乐此不疲,每月从辛辛苦苦挣到的4000元工资里省吃俭用、节衣缩食挤出2000元寄往学校,不断硬化基础设施,不断完善办学条件,包括乒乓球案和篮球场这些体育设施,前后共投进20万元左右。夫妇俩认为,学校虽是他俩半辈子的心血,但更是乡亲们改变命运的希望。为此,因费用紧张而充当临时教师的申志也曾走进过教室,为渴望知识的孩子们上过认真负责却实属无奈的课。

 

现实的残酷使夫妇俩忙于“筹集医药费”的奔波

 

       苍天无情,善良人的命运总是多桀得!申志的妻子杨福珍患上了尿毒症!为救妻子,申志5万元变卖了自己温馨的家,目前每个礼拜还要承受1500元的两次身体透析费。当记者问及“家里还有什么可卖”的话时,申志说,家里再剩几根木材了。在此期间,为节省花费,妻子杨福珍宁愿付出截肢的代价,尽管此做法医生认为“不妥”,因为截掉的骨头还没有完全坏死,但在申志夫妇看来,与其在3个月内承受9万元的治疗费用压力,还不如花2万元费用截肢减少花费开支。申志面对记者“那你不是要背负妻子下半生失去劳动能力的沉重负担”的问话时,他对此表示,虽然妻子在下半生失去了劳动能力,生活不能完全自理,但他背负这样的压力也比背上高额债务强得多。

       为给妻子治病,申志在向朋友和亲戚借钱的过程中犯了好多难。他说,——将心比心!别人对他这样,只因家里只有他一个劳动力挣钱,况且现在唯一的财路也因妻子的病情治疗而断送了,别人推脱自己理解,因为一旦借给了他,就与血本无归没什么两样!

       当记者问及“有没有想到把学校卖了给妻子治病”的话时,申志说经他与妻子杨福珍商量,妻子坚决不同意,她认为学校是他俩半辈子打工的心血,更是乡亲们改变命运的希望,即便卖掉拿着20万元也不能感化恶疾,救活自己一条不值得一救的性命。与其这样,还不如不卖,给乡亲们留一点改变命运的念想,尽管学校已停学休课。

 

理想的远大使夫妇俩充满“渴望未来”的憧憬

 

     在节目快要结束时,申志在回答现场观众“在这么困难的条件下,你一边想着办学,一边救助妻子,你想到过放弃吗?支撑你或者支配你的信念是什么呢?”的提问时,神态镇定的申志说,“与妻子风风雨雨恩爱了多少年,我要撑到最后一秒钟,以尽自己作为丈夫的一份责任;在家乡祖祖辈辈生活了多少代,我要撑到最后一秒钟,以尽自己作为村民的一份责任。

       在回答现场观众“今后你对办学有希望吗”的提问时,他满怀信心,尽管自己的学校在创办过程中遇到过这样那样的压力困难,尽管大山里的孩子们每当看见如今挂满蜘蛛网的泉口坝子弟学校心寒酸楚,但他依旧相信有希望存在,因为这一希望正在由于他的办学而使在外打工的贵州人不会写字的说法已渐渐退出历史舞台,不再成为现实

        这份希望究竟得让他等待多少年,这份希望是否注定成为空白,我们却不得而知了。

 

(注:文中所用图片非本人原创。)

 

                                                                  2009年5月16日凌晨同州

  评论这张
 
阅读(202)|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