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此木是柴的博客

世间一粒尘埃,出自茫茫人海。

 
 
 

日志

 
 

(原创)雨思  

2009-04-16 18:46:44|  分类: 精神伊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在朦胧的睡意中,迷迷糊糊听到同事说“下雨了”。我顿时睁开惺忪的双眼,顾不上单衣的小寒,直奔房外的阳台了。
        ——多美的雨景啊!扑进我鼻孔里的是一股潮气的清爽,多久都没见到雨影了啊!最近农村的马路上尘土飞扬,麦苗都承受着干旱的煎熬,这久旱逢雨可是大喜事啊!何况这又是开春的第一场雨!
        我干涸的心在尽情地享受着感官上春雨的滋润的时候,一首小时候的歌如同北回的候鸟找到了故乡的家。
       “细雨濛濛落江面,船头撑开花纸伞,好似彩云从天降,美似荷花静似水莲,啊……啊……花纸伞呀花纸伞,你是母亲你是摇篮……”
        曲子我能哼唱,可里面的歌词早已记得支离破碎了。就像当时把这首歌编成舞跳时曾经的人已所剩无几了,去的去了,走的走了,童年的梦想就像刚吹的、五颜六色的肥皂泡,美丽极了,但美丽的实质是一种虚空的东西,童心未泯是最好的诠释,肥皂泡先开始离开吹肥皂泡人手中的小棒,从低空越升越高,飘飘渺渺,如同人生的沉沉浮浮,然而最后的结局是高空里的粉身碎骨,人生何尝也不是这样?我又想起童年时看的由作家梁晓声的小说《年轮》改编的电视剧,剧中的高晓松、郝梅、韩德宝等等,我生命中也有类似他们的影子,如今看来我那时的缪斯是初始的萌动,以至于到现在的觉起,我一生的喜怒哀乐亦由之主宰了。白桦林里曾经的影影绰绰,如今在一场大雪之后,人迹罕至,只有静悄悄地一片沉寂,留给我一片生命的白桦,带给我无尽的思索。这是去的!
       偶然间,我冰冷的心头盛开了几支傲放的腊梅,它们抛弃了世上所有的世俗,只留一片冰清玉洁,我遗失的心暂时得到了驿站的温馨,火炉边的笑话,篝火旁的歌舞,沙滩上的休憩,都成了我记忆的片断,“你的语言优美如画,正如你的丝丝牵挂;我的心渐渐醉了,正如黄昏时夕阳的倒影。于是,我就陷入了空前的情漩。不知是将世俗的小脚伸进河里刺探水的深浅,还是静静地查颜色变而站在高尚的河岸。”年轻让我们错了!尽管我在白天里来,黑夜里去,不想带走一粒尘,但最终还是带走了不该带走的东西——你的心!同时也遗失了我的心!我们的浪漫被厚厚的泥土埋葬了,世俗的东西就像我们自己的影子,想甩也甩不掉,有时真想你如果是一朵玫瑰,哪怕扎疼了,也比这一世的黄连苦好啊!如果是易初莲花,哪怕萍水相逢,凄清的美总比一世的痛好啊!可我手上戴着美貌的手铐,自由的枷锁,世俗的脚镣啊!我不能给人生划上自由原则的圈,更不能随便交上一个“太美”的圆,我只能让我青春的心在情怨的火里煎熬变老,由此寻得一份生命的浪漫。这是走的!
        我站在雨里,任凭雨水的冲洗,我感到自己灵魂之上艰难的喘息!曲终人散的落寞!冷冷清清的生命悲哀!残花败柳的凝思!春雨柔柔的,像多情的少女、善良的姑娘,浸润着这苍狼的大地,空旷的原野,浮躁的空间,我的心也被它滋润着,可我又想起去年的灾,不由得对越来越大的雨存一种空洞的余悸,来历不明的担心,更有一种难以把握度的矛盾。

                          
                                                                      2004年2月20日在旭洲

  评论这张
 
阅读(188)|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