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此木是柴的博客

世间一粒尘埃,出自茫茫人海。

 
 
 

日志

 
 

(原创)生命的石河  

2009-03-08 18:37:52|  分类: 精神伊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它没有大海的气势磅礴,也没有长江的数船漂泊,它有的是万涓细流,有的是永不停歇。

 我讨厌大江大河,甚至有种眩晕的感觉,缘于我以前在游泳池里落水后喝过两次水,要不是好心人搭手相救我差点小命呜呼,因而至今见水大就“犯病”。

 我不知道这条河的东西南北走向,因为我本身就迷失了方向;我又不知这条河的来历名称,鉴于河边石多,也就自作主张,取名“石河”。

 那是一个天气晴朗的下午,车子行至陕南秦岭山南麓,郁郁葱葱的山上全是秀木林荫,车子沿川而行,我想这有山的地方必然有水,山水难分离嘛。我们沿川而上,便看到路边用泥石盖成的房子,人们弯腰背篓,篓子里有的装着玉米,有的装着红薯叶,还有装豆子蔓的,听司机说,这里的人们条件十分艰苦,比陕北人还要苦。陕北的矿藏还较为丰富,可陕南什么也没有,唯一的林木资源也被国家封山绿化,动弹不得,况且还要承受泥石流、山体滑坡和洪水等自然灾害的侵袭。我一联想到泥房子和穿着褴褛的人也就不免为陕南人叫苦,感叹上苍:同在蓝天下,各得所乐然又各得其苦啊!

 川道随车子的前行也不停地变宽变窄,窄的地方感觉车像在山的夹缝中穿行,到宽的地方,就看见许多水流,河槽里的滩上遍地石头,其大小有致,大到成吨,小到沙砾,看似形乱,然而整中有乱,乱中有整,别看它们平躺的平躺,斜身的斜身,突兀的突兀,紧缩的紧缩,形象各异,它们却似在诉说着无数个古老的故事,它们在人们生命的记忆里凝滞着某段心灵的往事,证明着某段历史的沧桑,收敛着某段日月的宝气,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却一直是人们和它们心中永难知晓的谜。

 水却是神来点睛之笔,使得清清的水、白白的石浑然成一体,相互依赖,相互并存。河上一条用铁丝制成的木桥将岸与岸联通,仿佛是月老,仿佛是红娘,那种自然的默契沟通着心灵的火花,我惊叹这自然的神奇与人类的伟大!逆流而上,还有几条这样的桥悬在河中。

  看河里的水,恬静起来宛若室内文竹,风华少女。乱石满地,倚石而过,流速平缓,静中有动,动中有静,默默的在诉说;调皮起来又似河塘之鱼,大海之鲸。高处出发,低处落下,但非瀑布,距离之短,两石之间,跌落之处,水花四溅,像无数个精灵在洗澡打闹;活泼起来像奔腾野马,捕食饿虎。一处为很大一块石层,一处为一巨石,巨石下一堆很分散且大小不等的石头,水见缝插针,像探索者在追寻谁也不知道的秘密。

  当我感叹这自然的绝妙时,司机让我搬到这大山里长住,我不由得脱口而出一句话:大山有大山的寂寞,城市有城市的烦恼。庄稼盼雨蚂蚁望晴——各有所难啊!他再没有说什么,我不知是无言以对,还是缄口不答。

  这河,这水,这满河的石头,藏在大山的深处,默默地流淌,也在默默地承受。岸边那一间间就地取材盖成的木房子,向我昭示着生命的另一种风景。然而,我只是一位南来北往的过客,石河的默默却像烙印一样深深地印在我心底做了一张美丽的底片,永远、永远、永远……

 

                                                             20 04年9月14日安康宁陕县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