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此木是柴的博客

世间一粒尘埃,出自茫茫人海。

 
 
 

日志

 
 

(原创) 清明时节  

2009-03-31 15:49:53|  分类: 精神伊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每年到清明这天,就自然不自然地想起这首唐代诗人杜牧写的《清明》,他当时把清明作为“游”的背景,而我则是将清明当成一种特殊的寄托哀思的方式。
    
就在这天,我想起了我的姥姥,她已过世六个年头了。

在这六年时间里,我没有到她的坟前烧过一片纸,祭过一杯酒,上过一次坟。我不能自圆其说,——她死后不久,我讲过每年一定要去姥姥的坟头转转,还会想她的。看来,这些年是姥姥在另外一个世界的“伤心岁月”,也是我的“编谎岁月”。她在世的时候,虽未将大半生给我,可她仍将一个未知世事的毛孩子拉扯成一个知晓世事、通达事理、虽未完全成熟的少年。在我之前,她还为外婆照管了四个孩子;在我之后,她还帮孙子、孙女照管了三个孩子。——这已经是一组很不简单的数字了,这就是她在我心目中之所以伟大和无法忘记的前因后果。——尽管我在她的灵堂前只留下少许泪花,尽管没有哭出声来。
    她去世的时候,正值五月前后,我当时在初中二年级读书,去世的前一天晚上,我梦见家里的窑掌上开了一个小洞,顺洞而入,抬头可见日月星辰,碧水蓝天作垫;俯首可见河流湖泊,小溪花木作伴;平视但见四腿竹床上平躺着一位穿着可观的老妇,眼睛微闭,神态安详,就像刚睡着一样。第二天正放星期天,未进家门就听见姥姥去世的传言。
    她去世的前奏,是从前一年八九月份脱鞋上炕到次年的五月份,几个月一直坐着,没有平躺一个晚上,整个身体在在疼痛难忍、坐卧不宁的情况下彻底垮了下来,后来渐渐浮肿,浮肿到连眼睛也无法完全睁开,两腿脚乌青,最后全身化水。人常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可这句话怎么到姥姥的人生故事里就形同虚设了呢?她就是这样在受尽了苦难、历经了磨难后走完了人生,告别了人间。
    渐渐地,我长大了,随之而来的是缠绕自身的凡间世事。从上学到工作,从农民到干部,从少年到青年,给姥姥的时间既少又短,几乎没有正式想过一回。
    直到今年的今天,我看着一页页黄历从自己的手中无奈的撕掉,在快要落地的一霎那,才感觉到时间不知不觉将自己慢慢变老,看见日子的指针指向清明的钟点,逝去的人和事才在我脑中变得渐渐清晰,此时,我第一念想到姥姥——我的亲人!挣脱她的怀抱,我厚着脸皮已活了六年;背叛她的情感,我麻木不仁的混了六年。顿时,感情的潮水迅速冲垮了我世事公务的大堤……窗外的东风狠命地将黄土卷向空中开始弥漫,可我的情思似那一缕缕发芽的柳条,萌发的春意般执着难了,仿佛那春意成了姥姥温暖的怀抱,备受的煎熬和走路的小脚。
    此刻,那些“不安”的人早已泼好了油面,掂起了铁锨,提着柳花,到坟头烧纸祈祷去了,然而心情各有各的重

                         

                            2001年4月5日晚在旭洲

 

此文2009年4月5日发表于渭南一网。


  评论这张
 
阅读(176)|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