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此木是柴的博客

世间一粒尘埃,出自茫茫人海。

 
 
 

日志

 
 

(原创)收麦  

2009-02-27 17:22:03|  分类: 黄土风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到农庄,听到天籁间流淌最多的声音是“算黄算割”的鸟叫,这种鸟打我记事起,就不知道它真正的名字,只是用它的叫声“算黄算割”称谓它的名字,它会在每年麦子成熟时节准时出现。
       今年国家取消了农业税,可粮食却减产了,农民们虽没有怨天尤人,可心里多少有些美中不足,——这种性格是农庄的人们长期以来形成的,他们已经习惯了承受各种意料之中和意料之外的压力。他们仍然为国家制定的优惠政策叫好。
        我们农庄人历来是靠天吃饭,每家虽有水地,可数量如阴天里的星星,寥寥可数;虽有一条小河常年不息,可水利发展依然停滞不前,农业发展相当缓慢。我们这里有的是大片的沟坡地,有的是无限期的干旱。
       农庄人适逢一场透雨,就放佛看到了生命的源头。
       年迈的父亲在屋檐下喜滋滋地说起书来:传说皇帝派孙大圣视察民情,看庄稼旱涝。结果第一次落到石头上,孙大圣看到一块土糊基没有湿透,回去禀告皇帝,皇帝遂下令“下雨七七四十九天”;之后,又派孙大圣下凡考察,这次落到了厕所坑里的灰上,孙大圣两脚踏得灰天土冒,就直奔天上报告皇帝人间的旱情,皇帝又下令“下雨七七四十九天”;之后,第三次孙大圣又来人间查看旱情,这次落到了黄河之上,看到遍地是水,遍地是船,叫道:好天!这岂能成?!说着,一金箍棒打得沟壑纵横,棱脉可见……听到父亲的评说,我的眼睛瞅到了农庄院子里一个个倒立人影的水潭,人心不由感叹:农家一场雨,感受最多的是坎坷和泥泞;城市一场雨,感受最多的是潮湿和风情。这雨不能多不能少要刚好,可谁也难以把握它的规律和节奏。
       这时,我害怕外人随便就涉足院子,就好比毛泽东每当下雪,他老人家就见不得人在雪上乱踩。不能理解,爱美之心,人人有之!当人们的脚步踩在纯洁的雪地和松软的院子,美似乎就会在一霎那消失不再,有的最多的便是肮脏和无奈。
        麦,这两天可以在这场透雨的滋润下放开手脚休息了。
       院子里除了窑洞外,我猛然不希望那些人为的东西太多,只想让院子绿树成荫,秀木繁生,桃李争芳,蜂蝶争蕊,或许太多的文明会破坏自然的流程,让绿色充当起农庄的能工巧匠,也让绿色成为所有人类的保护伞,就像尚未收割到瓮的麦子一样,它是生命的食粮,一样都不能少,否则和谐只是空谈的纸上兵了。
我将视线投向院外,远处的山在烟雨迷蒙的天底下,变得雾濛濛一片,宛如海市蜃楼,时隐时现,更如人间仙境,其乐势必无之穷尽。
        ——此乃收者希望、割者脉相,麦色自然一片金黄。

                                                                                                               

                                                                   2005年6月5日农庄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