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此木是柴的博客

世间一粒尘埃,出自茫茫人海。

 
 
 

日志

 
 

(原创)乘“TITANIC”   

2008-06-17 17:06:24|  分类: 影视拾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乘“TITANIC”  - 此木是柴 - 此木是柴的博客(原创)乘“TITANIC”  - 此木是柴 - 此木是柴的博客(原创)乘“TITANIC”  - 此木是柴 - 此木是柴的博客(原创)乘“TITANIC”  - 此木是柴 - 此木是柴的博客 

乘“TITANIC”

 

——98影视回眸

   

 

  二十世纪初的——刚才的——现在难免心灵上的光辉洗礼!
       不是世上的东西本来就有,而因富于创造的人是为“富有”。——想不到这二十世纪初的东西在二十世纪末刮起了一股狂袭地球的“龙卷风”,——时速之快,覆盖面之广,事件之永恒,——有如四五十年代的阿波罗登月,1964年我国的原子弹爆炸……这些令人大为欣喜的巨闻,在历史的空间确定了它的永恒位置。
       黄土高原或许是位置优势、接收信号强的原因,那些外界敏感的信息很快就传到了这里。窑洞里的人们呆在家里一年年看着那些欣赏价值贫乏的电视片、可望而不可及的广告片,怎晓得外面世界精彩的诠释。
       夜临眠期,我躺在窑洞的炕上,任由“MY   HEART   WILL   GO   ON(爱无止境)”的曲子在窑洞流淌回荡,柔似水,平似镜,心里时而暖意腾腾,时而肝肠寸断,织就的浪漫天衣无缝。
       旧式观念的根深蒂固,城里同乡里有了明显的界限。叔在外教书,偶一日他忙顾不上去校接娃,就打发我去。我到校遇到一名朴实无华、谈吐文雅的女老师,年纪与我相仿。言谈中,听叔的娃讲,女老师是城里人,她能歌善舞,教音乐课,他很喜欢这个从城里来到偏僻乡下的女老师。和她谈话期间,知道她叫王玮,在这工作一年多了,高中毕业后来的。而我毕业后却呆在家“修地球”,农村人说是“戳牛尻子的”。她教了一年书,我却戳了一年牛尻子,——这命运多么不同!相对于我来说,她几乎是“富有的人”了,而我,则是一个“画家”,一个“再造秀美山川”的画家。
       她同我简短地谈了些有关“命运”之类的话题,我们就匆匆相互道了声“再见”。确切地说,这是城里人特有的“离别语言”,而我这一个“大老粗”,只说了声“我走了,有机会到我们那儿来。”回来后连续几天,我脑海里尽是她和气的笑容、轻微的言语、动人的眉目,我的心完全被她磁石般吸引住了!——甚至梦里!闲时遇见叔家的娃,问及关于王玮的事,我显得有些凄惨。——从我记忆的长河里,就没了父母的影子,只有他们留给我的几亩土地。有时我望着地,抓起一抷土,看着手里攥着的父母遗像,心里说,父亲母亲,这就是您们留给我的遗产吧!村里人无不为我的命苦忧叹,自己的命运总得自己承受!我的同龄人,他们娶的娶,嫁的嫁,我却是独自过活的“快乐单身汉”!加之几个叔家境清贫,因此娶媳妇的事对我而言,比登天还难。偶尔有时想起,只能望望远处模糊的小山,就算是打发了自己暂时孤寂的心情。可我也还有个伙伴,也是父母留给我的,它是牛兄。我把它喂得又肥又壮,耩起地来,我同牛兄还不服气别人,我吆着它,在“咑”的一声鞭响后,就“呼呼呼”地把几亩地翻成一片红光红光。人们啧啧不停,每当我听到这些夸奖的声音,我心里好不惬意。可往往惬意后的酸楚,被我一次次坚强地抑制住欲要夺眶的清泪。
       这几天没了这些“与生俱来的想法”侵扰,却有了另一个生存目标——王玮。
       还算不错。事隔不久,一天我从果园回来路过村里小学的门口,看见穿着一件牛仔裙的姑娘,很“洋气”地同村里小学的几个老师拉着他们的“教学家常”,我的出现并没有使他们的谈话停下来,但她却冲我喊着我的名字“浪”,接着是一口孤注无靠的强调,“到你门口了,你不认得了?!”我双目无神的眼睛顿时豁然发亮,不觉扪心自问:这不是梦吧!她咋会来我这个穷山沟沟!后来才知道,学校马上要进行期末考试了,她被分到这儿来监考。我随手给了她和周围几个老师几个苹果,看着是青的,却已经熟了!天色不早了,她还要在我们这住上一晚。
       我回家简单收拾了一下自己来到学校,问她“还要不要吃饭”等一些寒暄过后,当我谈及村上有“舞厅”的话后,她便很惊讶的和我来到村里办的“舞厅”跳舞。村里人都给我投来异样的目光,我跟她边学跳舞边谈了起来。
       原来她的父亲也过世了,她是接她爸的班。她母亲在城里一所幼儿园当园长,把她许给县上一位领导的儿子,其仰仗他父亲的官职财势,把王玮当作一个不起眼的“玩物”,需要她时她就成了一个发泄兽欲的工具,不需要时爱理不理。她生活在一个没有自由、呼吸窒息的空间,就像我的牛兄一样,——奴驾于辕犁之间!甚至还不如我的牛兄!
       我俩尽兴地在人群舞着,或许因她,我的舞姿显得特好,人们啧啧不断。临别时我约她到七月七继续在我们这见面,她欲要问“为什么”,话到嘴边又止了,只是淡淡一笑说:“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谁知,七月七这天她真的来了。我的一位朋友借来了时下世界爱情经典——泰坦尼克号。当晚,我家来的朋友都走了,只有我和王玮依偎在一起,将它看了个透彻。从此,她再也没有来过,也没有听到关于她的消息。真如不敢想的——
       “TITANIC”。

 

(原创)乘“TITANIC”  - 此木是柴 - 此木是柴的博客

 

 

 

                                                          1998年11月12日晚于罗文站

 

 

(注:文中所用图片、音频非本人原创。)

 

  评论这张
 
阅读(176)|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