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此木是柴的博客

世间一粒尘埃,出自茫茫人海。

 
 
 

日志

 
 

(原创)喧嚣深处话“梁祝”  

2008-06-17 17:17:24|  分类: 精神伊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始的或许才是最美的!

      (原创)喧嚣深处话“梁祝” - 此木是柴 - 此木是柴的博客

太阳总是普照众生!

(原创)喧嚣深处话“梁祝” - 此木是柴 - 此木是柴的博客

小树构成了生命的风景。

(原创)喧嚣深处话“梁祝” - 此木是柴 - 此木是柴的博客

  生命的白桦林是生命的最后归宿吗?

(原创)喧嚣深处话“梁祝” - 此木是柴 - 此木是柴的博客

雪,还原了城市一些原始的美丽。

(原创)喧嚣深处话“梁祝” - 此木是柴 - 此木是柴的博客

在风雪交加的夜晚一曲“梁祝”是什么概念?

(原创)喧嚣深处话“梁祝” - 此木是柴 - 此木是柴的博客

是温暖心中的火炉?还是水泊梁山的醒梦?

(原创)喧嚣深处话“梁祝” - 此木是柴 - 此木是柴的博客

 

     2007年的冬天特别冷,雪也特别大,创近年之最,实属罕见。晚上暖气也开始“麻木不仁”,我无可奈何地和衣就寝,每每夜半醒来,还觉冷风穿骨,寒颤顿生;清晨推门而出,阳台雪盖冰裹,楼梯足以致人腰裂,道路更有“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之荒凉。
    
据有关消息称,南方有几辈未见过雪的人这下可“以饱眼福”了,更为叹为观止的是,北方的雪到南方演绎成了束手无策的“冻雨”,下到电线杆上迅速凝成冰块,致使由交通、电力构成的城市主命脉陷入一片瘫痪。沓至而来的,有冻死人现象发生,致使蔬菜、方便面、棉衣等人生活的必需品一度吃紧……
      我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也在和常人一样度过着这个令人难以捉摸的冬天。
      这天下午跟往常一样,下班后出了单位的门,一片片雪花依旧无所顾忌地下着,对于谁,这个冬天的下雪天都成家常便饭般习以为常了。我懒得听雪“簌簌”,就随手拿起MP3,塞上耳机,边走边听刚下载的新曲子。
       恰逢一曲久演不衰、堪称经典的“国粹”《梁祝》。
      一声悠扬而极富传神的长笛音,似乎来自天籁。是它把喜鹊召在祝家的门前的大树枝头,它在暗示祝家有女天生来,邻里啧啧,窗外雀跃。——当第一片雪花在这个冬天降临的时候,它依旧洁白无瑕。是它让天地银装素裹,粉妆玉砌;也是它让镁光灯闪烁不停,众留倩影,以便与雪共舞,秀出纯洁;更是它洗涤了人们心灵上的污垢,还原出一片善良的本色,开辟出至真至诚的世界。
      加上轻快而极富扩张的小提琴,它在召唤英台脱胎换骨,作别诗情画意的童年,奔向如花似玉的季节,所有美妙的词语在他面前都显得苍白无力,难以描素。可谓“美女初长成,天下皆纷涌。缘者识情趣,份者搅混沌。声色材论道,琴棋书诵经。蜜蜂叹路径,一跃万里迢。”——雪儿离开天宫,成群结队散花,时而含羞翩翩,时而轻舞飞扬,时而紧锣密鼓,时而闲庭信步,它以特有的魅力填堵着每一个世人的毛孔,以特有的姿色渲染着每一个世人的视径,更以特有的旖旎征服着每一个世人的世界。一片茫茫然,玉石俱损矣。梦想要作为,徒劳已无益。脚彩本有多,粉妆就无色。崇赏定成局,礼拜下士坡。
      乐曲开始舒缓,低沉的大提琴烘托着压抑的“梁祝”。天下的盛事莫过于明君圣主当道,天下的悲哀莫过于钟爱离弃。两小无猜的梁祝爱情在扑朔迷离中肝肠寸断,在追求自我中水泊梁山,在不甘现实中花团锦簇,那是一个荒谬时代所赐予的“黑色卡片”,里面有关于人性的扭曲、没落社会的构筑、夹缝爱情的悲壮、弱势群体的凄美、现实斗争的残酷、理想境界的完美等内容,记录着彷徨人们的呐喊。没有人知道自己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他们更不明白自己的未来却是别人主宰,行动的方向由别人拟定,自己的命运完全不由自己决定。——我头顶飘着雪花,道路上被来来往往的车辆碾成一道道黑黑的辙,心里叹道:这是一段漫长而泥泞的路!雪也不再美了,人们的脚下也不再稳当了,南方因此成灾了。我们的政府想着我们的人民,可每一家的灾情却不是我们的政府能够想到、周济到的。穷根未拔是最最根本的,于是人们“一切向钱看”,不顾良心,不讲道义,对交通瘫痪的置留车敢抢敢偷,对想凭方便面活命的人们敢幸灾乐祸地抬高市价……这太远太远了吧。目光聚近点,街道上的门店把不利自己生意的雪狠命地往街中间挥撒,碰撞的车辆先不顾人的死活却先顾及车辆的完好而不停地拼命侃价,更有脸皮厚的,家里盖着小楼还让政府将其确定为“贫困户”的说法……这一切,钱也是最最害人得!人性也不过从原始的丑恶披上了一层文明的外衣,社会也不过从过去的野蛮附和了一些和谐的音符,爱情也从起初的纯真包裹了一层庸俗的臭气。在这灯光辉煌的街市,在这车流滚滚的雪地,“梁祝”是什么?只因我知道所以我孤独,声音很小也就在所难免。谈者论者莫过于一群疯人自嘲,谈者论者比不了没有文化却收入很高的泥水匠、保姆,谈者论者还得从头计议,昂头往天,低头犁地……
      长笛又起了,好似绕着坟冢纷飞的两只蝴蝶,不对,确切地说是一对精灵。坟冢是最后的归宿,也是最好的归宿,更是理想与现实难以统一后的矛盾良宿。一切都会平静,一切都将安息,如同一切的起初。坟冢上开放着的黄色小花是“梁祝”爱情的唯一见证,更是不屈爱情的传世墓志铭;纷飞的蝴蝶就是“梁祝”的魂灵,更是升华了的绝版爱情。至于墓碑上刻写的人名也不过是了草的字句,普通的百姓。——我随着嘎然而止的音乐声木讷了,呆滞了,望着满天飘雪的天空,脸上已分不清是泪是水还是雪了,心里只想让这一刻停止、沉淀,凝结的却是一阵阵刻骨铭心地酸楚。
      雪还在一直下着,MP3的电池用完了,“梁祝”的曲子因此再也没响起来,耳边响彻的,似乎全是些琐碎的躁音。我不觉记起一副清代某大学士遗留的对联,上联曰:望天空空望天天天有空望空天,下联至今也未有人对出来。
      2007年的冬天特别冷,雪也特别大,有一个在“梁祝”中漫步的下午。

                                      2008年3月22日晚敬素轩

  评论这张
 
阅读(156)|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