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此木是柴的博客

世间一粒尘埃,出自茫茫人海。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置顶] 【原创】五十二月后关于“箫谷尘埃”

2017-2-24 14:40:17 阅读45 评论7 242017/02 Feb24

近日,我申请了一个微信公众号,取名“箫谷尘埃”,许多人不知何意,都来问我。尽管,我作了“思想从这里开始,交流从这里开花,成长从这里起步!通过读书与交流,让我们认识世界,从而为生存创造一片清静,带来一片文明!”的“功能介绍”,但问者仍不乏少数,有男女,有老少,有近亲,也有远朋,有政要,也有学生。

      所答过程中,围观者只图“一知半解”,我为其稍作“功能介绍”即可;闻我“功能介绍”者,先赞不绝口,再“嘿嘿”作叹——“我要开始做文明人了”,我忙又作出“倡导而已,可没说你不文明”的“进一步解释”;此番仍不畅快达心者,于是,我再作“今之喧嚣令发其忧,安心立命者少矣”的“尾赘”,以填其壑,不在话下。

       答罢,一些闻兴者,先要我帮其取名,后向我咨询公众号的申请程序,我似乎成了“导航”,导着我也并未熟悉的路。

       最是一位与我“知心同流”者,谈及对“箫谷尘埃”的感想,竟告我“你那名字宛如僧人道士之名”。听罢,哭笑不得,遂想起三年前的一个晚上。

       其时年过未久,寒气尚未完全褪尽,距离暖春还有一段距离。身在故城的我,暂时抛开下午雪域放学,回到“晚亭”后母亲大哭的眼前纷扰,一个人径直摸着黑,绕过乐楼,沿着西下的土路,向刚刚实施完小流域治理工程的西河走去。

作者  | 2017-2-24 14:40:17 | 阅读(45) |评论(7) | 阅读全文>>

[置顶] 【原创】听雨

2017-6-7 9:45:31 阅读17 评论6 72017/06 June7

听到窗外的雨声,便想起“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的诗句来,心吟一遍过后,自己又不由得笑了:那句子可是杜工部的《春夜喜雨》,与目下刚入五月的雨,实在有些“同床异梦”,——不搭调啊!

想想也是,少年听雨,听的是场景;青年听雨,听的是意境;中年听雨,听的是心境;而老年听雨呢,应该就是往事了。杜工部的《春夜喜雨》,看似老少皆宜,皆有喜韵,但喜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了。

我听过农庄屋檐下的雨,那时会凑好多人。有坐小木凳的,有圪蹴墙角的,还有我这样,——站着摩拳擦掌,随时准备冲到院子试雨的。坐小木凳的会赞“这雨下得及时下得好”,圪蹴墙角的会——手指夹纸烟,吐了一口,叹“这雨只够点眼药,丰收还得看后来是否有雨水”。而我,听此如听天书,只关心我伸到雨地的脚,是取得父亲的笑,还是恼。

我还睡着听过父亲教书宿办房外的雨,那夜无论如何都听不到雨声,只有父亲的叹息和我的牙疼声。当时,我老想不通一个问题:中午父亲可是给我熬了黄连的,尽管——起初我不喝,后经父亲写了“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的字开导后,我还是喝了啊。——药,喝是喝了,可牙仍疼,父亲仍不能睡,天仍不见明啊!次日,我看到校园里积了许多水,得连晴几天方可晒干,何况——雨还在下着!我和父亲打着伞,在雨中开出一高一低“两朵花”,按“泥浆路—柏油路”的顺序,各走了五六里到县城,找名医,寻偏方,直到下午雨晴,牙疼才好。完后,穷尽浑身力气,才回忆起前夜至天晴前的雨,为何听不到,究竟是什么声。

现在,我仍会听雨,但只是偶尔,且是都市楼房下的雨。

作者  | 2017-6-7 9:45:31 | 阅读(17) |评论(6) | 阅读全文>>

面对档案,就是与历史对话,与知识同行——

起这么长的题目,是为首次。长了,或许人能记住罢,但也不一定。而我所以长题,却是因为我要说的——实在太多的缘故。比如前几日,有人跑来要我查他们公司的一些原始档案,来时所拿证物的时间已超出我管档案的时间,鉴于我的服务口号是“只有客户想不到的,没有我们办不到的”的立身宗旨,愣是接过这令我“瞠目结舌”的单子。结果如开始所料,翻遍满带蛛丝浮尘的柜子卷子,还是没有找到来人所查的资料。我无奈地说:“抱歉,看来我们都不知道我们是谁了!”他脸上笑成深秋的丝瓜。

我是什么,很清楚,一普通的档案资料保管员。但他们是什么,怎么来的,以及他们所涉及的我们又是什么,明摆着“是翻遍满带蛛丝浮尘的柜子卷子”,也不知道是什么。这种状态让我实在难以形容,太空中有种难以称谓其名的飞行物叫“UFO”,可在地上无处查出的人物呢,真是一件绞尽脑汁的事。既然如此,就先放着。——用老家常说的话就是:打不下壶让人家的白铁先放着。

先放着就先放着,那就说说别的。别的说什么,既然说档案,就说说再前一阵召开档案管理会的事罢。诸多如我类同的档案管理者“不远万里”,扎堆一起,探讨有关档案管理事宜。会上,所谓“重要管理者”“演讲前移”,草草讲完,一走了之;所剩“行家里手”“一板一眼”“唱起本戏”。其实,许多会议大可不必“兴师动众”,设置诸多程序,让莫须有的程序冲淡了“本戏”,——从而粉末倒置,使化妆好了演员待在场边长时间难以上场,上场后因无所适从而让味道变得不伦不类。

好在,我经了这样的事故多了,不致自己的认真早早收场浓缩,临了,要各方表态,

作者  | 2017-7-4 17:40:56 | 阅读(6) |评论(1) | 阅读全文>>

【原创】缺,一旦深入骨髓,便不再是缺

2017-7-4 17:16:00 阅读9 评论2 42017/07 July4

Q君,我朋友圈之一,普通小店员。他给我发信:“注意收信,下班后给你把中奖的礼品送过去,我不上班了。”收信当时,忙于“正事”,以为歇班或其他,也就只敲了两字:“改天!”当“正事”忙完,又看到他已发来半天的信:“好的,你抽空来取,我不上班了。”我猛地一怔,问他“你辞职了”,他说“是”,然后我们讲好,“一会去取”,结果,我去时他忙着给店里送货,未见到人,只留我问他“钱挣够了?对工作不满意了?”的“此后无下文”的缺。

生活中“缺”的例子很多,于是,山下英子于2000年提出“断舍离”福泽人类,最狠的一条,连亲妈也得离了去。诸如Q君这样的小店员,朋友圈之一,又有何离不得?

缺是空,空是缺。缺的,空的,是Q君“站好最后一班岗”后,一大家子的养活之事如何料理,一切皆无下文。

缺者良多如星,且以诸形呈现。说缺钱者多吧,缺爱者说“爱比钱重要”;说缺爱者多吧,缺钱者说“没钱哪有爱的资本”。但就此二大项都如此“鸡蛋先有”难辨,更不必提从属此二项下的衣食住用行,貂馐房奢车的缺者之辩,之说了。

Q君其缺之贵,在于坚持底线,有始有终,守信履职。这也是我论缺之因。其店什么情况,其君什么情况,不得而知。莫如沉如默兔,守着时日,机遇和历史的株,待胞。

在我的意念里,尚不缺乏“怀疑未来”的因素,有,且只有木鱼落下,沉石坠尻的冷静了。这是我值得庆幸的事,也是我与诸有别的地方。此时,我可心念一句“阿弥陀佛”,也可“阿门”,反正我这立于鸡群的鹤类,已是“诸神”眼中的“异端”了。

“诸神”会以我口中的Q君离店之事为由头,以我为的,组建一支扛

作者  | 2017-7-4 17:16:00 | 阅读(9) |评论(2) | 阅读全文>>

【原创】雪域送我的父亲节礼物

2017-7-4 16:50:51 阅读3 评论1 42017/07 July4

父亲节上,雪域送了我两件礼物:一张“我心目中的爸爸”画像,一封标有“爸爸:节日happy!”的信件。

画像是昨天上完美术课,我接她回来时送给我的;而信件,却是前天我下班回家后,晚上我打盹时送给我的。

画像上,我戴着方框眼镜,穿着蓝短袖,打着黄领带,铁壁阿童木的波形脑袋上,镌刻了两只兰若宝石的眼睛。

我质疑她说:“那是阿童木,不是我!”

她说:“咋不是?您就是能战胜生活中各种困难的阿童木!,其实,您还是紧随白雪公主身后的‘万事通’,但他的个子矮,我就没选他!”

信件是长方形纸叠的,四角粘了蓝绿紫橙四色蚊香状海绵彩泥,标有“爸爸:节日happy!”的主题字下,粘了一块粉红的蚊香状海绵彩泥。

我打开它,“啪”地一声,掉出一块印有“奇胜”的“香橙味硬糖棒棒糖”。我反问她:“你妈给你买的?”

她摇摇头,说:“我妈买的我会吃掉的,不会送给你。”

我又问:“别人送的?”

她还是摇摇头,说:“自己的事情自己办,那是我花了我存钱罐五毛钱的积蓄买的,存点钱可不容易了。”

信件里面装着折叠的纸笺,打开后,上面是用水彩笔画的一只蓝花瓶。瓶上插有红色的太阳花和紫色的郁金香竞相开放,瓶身系有粉红的燕结;瓶旁各放一盆,长有植物草和小红花;其他各处则是大小不一的小装饰。

最引人注目的,是图画最上角的一行钢笔字:爸爸,我想让你和花儿们一样香!犹如点睛之笔,沁润心脾。

在这副色彩鲜艳的图画上,我还是找出了一点破绽:孩子的画总是那么满,而我的心里,却

作者  | 2017-7-4 16:50:51 | 阅读(3) |评论(1) | 阅读全文>>

【原创】冠军之路,其实是不断质疑人生的过程

2017-7-4 16:28:04 阅读9 评论1 42017/07 July4

勇士一路豪杀,除了第四战深陷主场麻烦,以及强弩之末的垂死挣扎,诸等——可意会而不可言传的干扰之后,今日果然重见天日,捧起奥布莱恩杯,二次问鼎总冠军。冠军宝座上,最为光鲜灼眼的,莫过于传说中的“阿杜”了。

“阿杜”是支最为悲情也最为有势的“干股”,悲情时,可得苍天眼泪;有势时,直叫九州风吹。

遥想2007榜眼入道当年,“真龙天子”告别母校德克萨斯大学,下凡西雅图。仅有大一学历的七尺歪头小年轻,面对雷阿伦和刘易斯改换门庭的“残局”,其责任和担当之压,常常让他苦笑,每每看着西雅图的天空有“超音速” 飞过头顶,他便陷入沉思:跳出龙门,超音速怎是我的理想国?

西雅图在舆论和立足的风口浪尖上徘徊之际,阿杜身担道义,救队出水火。“打下去!”这是他唯一的信念。可这信念在让他鹤立鸡群的同时,历史让他独木难支,四面楚歌。这时,又逢球馆改建,使本来“屋漏偏逢连阴雨”的球队,雪上加霜。老板克雷?贝内特一怒之下,将球队迁至家乡俄克拉荷马城。老板获了个“回乡创业”的典范,而阿杜,在立足未稳的重压下,背上落败迁徙的霉运。

人挪活,树挪死。俄克拉荷马城是个春城,一切都向理想中的圣地靠拢。“威少”的到来,更让这座城市充满希望,让阿杜看到麦加的圣光。“双子星”的头衔,促使他们一道,心手相牵,彼此甘做对方的嫁衣。

“威少”年长阿杜两月,又身兼篮球控主,但在心目中,阿杜出道先他一年,顺位又高他两格,虽然自己司职控卫,但他却是球队基石。

阿杜则想着自己虽出道早,顺位高,但篮球得与兄弟们分享:“球若传我,我将担起该担的责任,不让兄弟们失望;假若没给,我也无谓,只要兄弟们赢球了,快乐了,这俄克拉荷马城来的便值了。”

作者  | 2017-7-4 16:28:04 | 阅读(9) |评论(1) | 阅读全文>>

【原创】麦儿黄,杏儿黄,绣女齐下床

2017-7-4 16:14:44 阅读5 评论3 42017/07 July4

麦儿黄,

杏儿黄,

绣女齐下床……

『老家麦熟了』

『杏儿凑热闹』

『麦熟不等人』

作者  | 2017-7-4 16:14:44 | 阅读(5) |评论(3) | 阅读全文>>

【原创】半开帘的故事

2017-7-4 15:48:37 阅读7 评论3 42017/07 July4

芒种当夜,雨停,天还未霁,但气温可降了良多,穿上长袖衬衫外套,也还是冷嗖嗖的袭人骨。脱衣上床,还是。要命的是,窗帘还未拉着。孩她娘像改了名,——“巧儿娘”似得走过来,就被我“就地取材”“使唤”:“把那帘子给我拉上……”

“巧儿娘”刚把帘子拉上,我又“提线戏娃娃”般吩咐:“还是半开着好。”

她从牙缝迸出三个字:“你这人!”

我这人到底是啥人?

拉开窗帘,怕咄咄寒气逼了我;不拉,又惧乌烟瘴气焖了我;只有帘儿半开,才符合我。

这样半遮半掩的“半开帘”现象,在现实生活中已屡见不鲜。

比如写文章的御差,至少是十年以上资历的,词语推敲总喜欢“不出头,也不失底线”的状态,其说辞是“我这样说可以,我那样解释又不无道理”,其结果是“我得不到褒奖,至少不挨批”。

比如穿旗袍的某女,借助一道叉口,两条撑腿,抖落一会风情,测评一下吸了多少睛,拢了多少胸,正当自我陶醉而又无法自拨之刻,忽有个别不善布衣来者,于远处指指点点,从而“重整河山”,一字猫步修正。

还比如某台面的某星,三十年河东是男儿,三十年河西变淑女,在台面上,挤眉弄眼吸了睛,举止谈吐淡定从容,私欲得以满足,四座哗众神明。好比古时阉者,皇上放心,后宫得宠。

对此,我百思不得其解。

有天,我无意中听了这么句话:是是而非,正符合国人传统——中庸,尤其对于步入中年的人而言,更觉此道是谓“精髓”,“大道”。

直听得我这——对诸事不得其解的“二楞”来说,一下子醍醐灌顶,灵醒良多。于是,我直握住言者的手,就像与多年失散的亲人重逢,一把鼻涕一把泪,调着调腔说:“难得,难得啊!”

作者  | 2017-7-4 15:48:37 | 阅读(7) |评论(3) | 阅读全文>>

【原创】我们奔走在时光的隧道,相逢何言“断舍离”!

2017-6-12 17:00:29 阅读15 评论9 122017/06 June12

朋友的母亲“去了”,匆如一阵风,一切都似传说中的——“来不及”!

以这样的口吻,叙这样的事,我实在有些麻木,有些不屑一顾,甚至懒得敲这“不得已下”迸出的每一个字句,标点,似乎我真的要跟自己“断舍离”,追求时下流行的新生方式。

我在判断自己“断舍离”是否真伪的同时,我在想“看望朋友母亲”的过程:冒着滂沱大雨,任由刮雨器以最高的速度在眼前晃动,左撇,右捺,右捺,左撇,这样的程序持续了一百余公里。可正当朋友母亲真正“离去”的时候,我走了,而且,连本已想好的“打招呼”也没打。

就连平常爱笑不语的老孙,也不计几百公里的路遥,出外办事的心累,从安徽打电话过来,言谈完今日送别母亲大家伙如何如何热闹,问我:“你今天咋回事?连群也不合了?”

他实在是真真的爱我,就像中学我用饭票换了钞票,买了磁带,他给我管饭;像中学别后我们彼此书信往来,如今还保留着当初的墨迹……如今问我,必是他实在“看不下去”,不愿看我“脱离人群、渐行渐远”。

记得新年过后大家伙相聚,我又独独不在,听着老孙叫老李吃饭的声音,老李正为我展示他书架上的《巴黎圣母院》,我心头一热,在看到大家伙自觉正道的希望之火虽然零星燃烧,暗自庆幸我们这一蚁群尚未完全堕入乌合之流。而我,却在百公里之外静坐渴阅《查令十字街84号》,玄想他们一群人如何孤单,也玄想自己一个人如此狂欢。

我想到了一个很合乎世理但不合乎人情的字眼为自己解脱:江湖。此二字说出来实在有些俗气,俗气得有些让人掉牙,但我得咬着牙儿说,末了还得补几句“我这情况如何如何特殊,跟别的如何如何不同”。

作者  | 2017-6-12 17:00:29 | 阅读(15) |评论(9) | 阅读全文>>

【原创】睡前小诗,让我们警醒在时间的匆匆中!

2017-6-12 16:44:55 阅读10 评论2 122017/06 June12

今夜,准时十点,合书,熄灯,关机,睡觉。

许久以来,都未曾“这般规矩”了。大概是谓“教导有方”“逻辑感染”的罢。

想想上床前构想的《匆匆》,心里不免有些空荡,曰:

给你一支画笔,

你能否画出我,

童年的彩妆?

无下文,这可如何是好?索性,又断了觉,补文曰:

我不在乎,

你是否定还是伪装,

我只在乎将要改变的模样。

雪域手中的锅巴即将吃完,

我怀里的她即将走开,

窗外的雨声继续默哀。

雨,明日还有。

但今夜将不再。

明日终将是明日的。

我已看到这一切,

你还能说:

“我能画出你童年的彩妆来?!”

心踏实了,睡。

2017年6月4日水轩心斋

作者  | 2017-6-12 16:44:55 | 阅读(10) |评论(2) | 阅读全文>>

【原创】致我们不死的梦:年年高考复年年

2017-6-7 10:58:25 阅读7 评论0 72017/06 June7

每年这日之前——

我们会闻鸡起舞,挑灯鏖战,只为今日;

我们会租房,做饭,陪读。

房租得要离学校近点,不能太吵;面积得大点,孩子得有个人自主空间,又不能超出预支。

饭不能做得太咸,又不能太淡,咸了损味觉,淡了失饭味,总之,不能让孩子因吃饭问题而影响了学习。

这每日精挑细选过下来,年轻的疲乏,年长的散架;一年下来到除夕,大概拨了一下算盘子,孩子稳居上珠,鸡零狗碎也不抵其一;三年下来,“逆子”丛生,似乎怎么也算不过帐,甚至还有“哪如抱个狗猫养了”的抱怨。

这些,又何尝不是为了今日?

到了每年这日——

我们会以“大考”的名义,让工地停工,——市政重点工程也不行;设置“禁区”,干扰交通,阻止车辆通行,鸣笛;关停一切娱乐场所,噪音污染源,还城市一片安宁,为“大考”优化环境;

我们也会以“大考”的名义,不施工,不鸣笛,不营生,设置服务点,提供爱心车,渴了有水,饿了有餐,病了有医,累了有车,甚至“人工降雨”,要“改了老天的脾气”;

我们心随“考”动,未进考场烦吃啥,进了考场烦考啥,出了考场烦干啥,一肚子的“烦”让人坐卧不宁,场外苦等,真真如入夏收麦,忙而乱,焦而躁,一番“于事无补”。

被一切“关注和重视”的我们,欲吃鸡蛋以求少食轻装上阵,刚提及“鸡蛋”二字,就遭到家长们的“一剑封喉”:“吃那玩意干嘛?啥时候吃不得,非得这时候吃啊?我看压根就没把我们的辛苦当回事!”一副谁吃鸡蛋就要跟谁拼命的架势。吃油条吧,他说“腻”;吃“豆腐脑”吧,他们又说

作者  | 2017-6-7 10:58:25 | 阅读(7) |评论(0) | 阅读全文>>

【原创】滚滚红尘

2017-6-7 10:44:35 阅读7 评论0 72017/06 June7

我想出去走走,往哪走?“雨这么大!”雨通了灵性似的,——出走的想法愈烈,雨愈大。

“室内活动!”——这似乎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但,我又似乎很享受这样的雨天。——不用上班,不用枕戈旦待,如履薄冰,可以肆无忌惮地读书,休息,做梦,“当夜猫子”,“玩黑白颠倒”……

捧了半日“鲁迅”,任《娜拉走后怎样》(其实已看数遍,直至今日才将它翻了过去,有节似得,难啃,此亦是“鲁迅难过”之因)《灯下漫笔》《秋夜》《腊叶》《阿长与<山海经>》《我观北大》《读书杂感》《卢梭和胃口》《文学和出汗》《书籍和财色》《唐朝的钉梢》《世故三昧》《听说梦》,——览遍“诸君”,是巧非巧地在《听说梦》时给睡去了……

待梦里的青纱遮了被雕琢成残酷的现实,一切都温柔起来,就连刚刚览遍的“诸君”也随了来:

先生因“娜拉出走”提到的伊孛生(易卜生),后来被雕刻在挪威航班机翼的尾部,自由地“在空中飞来飞去”(余华先生《鲁迅是我这辈子唯一讨厌过的作家》可佐其证);

“秋夜”里,先生对其后园“两棵枣树”——“他们简直落尽了叶子。先前,还有一两个孩子来打他们别人打剩的枣子,现在是一个也不剩了,连叶子也落尽了,他知道小粉红花的梦,秋后要有春;他也知道落叶的梦,春后还是秋”——如此精致的敬奠;

“谋死隐鼠”,“每晚挤我无睡”,但却“为我买来渴慕的《山海经》”,令先生爱憎难分的“阿长”,竟不知其姓名经历后的“自我反省”;

尤其《世故三昧》的开篇:人世间真是难处的地方,说一个人“不通世故”,固然不是好话,但说他“深于世故”也不是好话。

作者  | 2017-6-7 10:44:35 | 阅读(7) |评论(0) | 阅读全文>>

【原创】麦熟杏黄时

2017-6-7 9:27:25 阅读13 评论11 72017/06 June7

端午前,我给老家拨了一个电话:“三伯,咱家的麦啥时候熟?!”

那边立即传来惊喜而又警惕的语气,——我叫“三伯”后“噢”的应声拉得老长,自然地如步入“久违的隧道”。“出”后见到的不是阳光,却是“满目的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你问哪个干嘛?”

这个感觉我熟悉。如同每次接到“久不来电”同州姑父的电话,仿佛真有大事要发生。无事,已是偶尔。——这感觉对于中年,尤其近几年的我而言,更是如此。

给三伯打电话前,我正好翻到过去从老家拍的麦熟杏黄的照片。虽对端午节的事宜只字未提,但嘴里老说醉酒般语无伦次的话:“没啥,没啥,我就问问,我就问问,问问咱家的麦子啥时候熟。”

“连麦都不知道啥时候熟了?就这几天,端午前后。”三伯奚落着我,听我还在说醉酒般语无伦次的话,便“寒暄”一阵后,我极木讷地挂上电话,似乎还有话没有说完。

我努力地回忆他刚才在电话里说的每句话,似乎麦这几天就要熟了!那千枝柏的杏也该黄了!杏黄没黄,三伯虽没说,但我知道它们已是卖馍的不离笼伴的关系!

记忆开始清晰,境况却已今昔两向。拍照当日,是母亲的一周年祭日。

那天早上,我一个人背着相机,在太阳未出前,出门向北绕过沟渠,上到窑背顶上的娘娘庙,俯瞰红花沟和整个水地的麦田,黄灿灿一片。山坡上不时吹过的微风里,一片泥土和麦子的本香。阡陌垄上,头挂收割机的拖拉机正赶往麦田;枣红秦川牛和发黄的人们拉着架子车,已走在麦垛摆放整齐,只剩麦茬扎人的麦地;上地早的收麦人,手中的弯镰儿已不再是割麦工具,而是梵高(荷兰后印象派画家,终生共画麦田系列作品几十幅,

作者  | 2017-6-7 9:27:25 | 阅读(13) |评论(11) | 阅读全文>>

【原创】难得一见的“摔跤爸爸”

2017-6-1 8:47:34 阅读10 评论4 12017/06 June1

——观印度电影《摔跤吧,爸爸》随记

端午前,雪域听说我回来陪她去影院,不足20分钟的车程,便打了三次电话,临快进门还在电话里问我“爸爸,你到哪了?”——像我这样整日早出晚归,为生活奔波,与孩子一月多“未处”——彼此见了要么埋头读书作业,要么与之寒暄,或已入睡,而像今日,——暂且把许多事放下,心无所顾——的父亲,孩子的高兴自在情理之中。

到影院,简单;看什么?却难。国产电影除了冯小刚,还有少部分未知名的尚可观外,其余大多数尽是喧嚣之流,此境况让人老虎吃天,没法下爪;国外电影近来除了《加勒比海盗5》,就是五月初上映的印度电影《摔跤吧!爸爸》,鉴于“老美”抡大棍、不知所云的实际,就把目光投向印影,——有思想,有吸睛的歌舞美女等实惠;加之提前百度的“励志”“好评如潮”等标签因素,得,就它了。

一番“挑三拣四”后,散了六十个铜板,140分钟的人生耗时,总算没有白散白耗,捞得一些物什,现继续如散铜板般“散之”,耗人生般“耗之”,免去诸君进影院像受欺之劳,也算代劳扮君了。

言归正传,“摔跤爸爸”珀尕,曾经印度的摔跤冠军,夺得世界冠军一直是他的梦想。可是梦想没有在自己身上实现,他如中国式父亲一样,将这个梦想寄托在孩子们身上。而老天与他,就跟开玩笑似得,他想得子,偏偏生女,且一连四个。无望之时,却因两个女孩子打得邻居男孩上门讨理,让他重新看到希望。自此,又踏上了漫长的圆梦之路,直至将两个女儿培养成世界级冠军。

总结一下,“摔跤爸爸”的成功,不外乎内外两大因素:

内因即自身,即所具备的资格:

一是信念

作者  | 2017-6-1 8:47:34 | 阅读(10) |评论(4) | 阅读全文>>

【原创】樱桃红了古徵五月

2017-5-23 11:29:58 阅读16 评论13 232017/05 May23

五月来了,

澄城的樱桃红了。

这货不是一般货,

是红遍大江南北的火!

是群众发家致富的活!

是善鲜人士眼里的惑!

嘴憋着——

甭言传!

静静想——

郭家庄!

——※货※——

——※火※——

——※活※——

——※惑※——

2017年5月22日彼岸

作者  | 2017-5-23 11:29:58 | 阅读(16) |评论(13)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陕西省 西安市 双鱼座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天气

 
 
模块内容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网易新闻资讯

 
 
 
 
新闻标题 
列表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